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四章 用心制作的包子

第四章 用心制作的包子

  “这就是大运河啊,真是个伟大的工程。”

  始毕可汗张着大嘴,别看是突厥可汗,但此刻也是一副土包子的模样。

  他们正身处永安县,这里已经进入了剑南道辖区,只是仍旧靠近边境。不过由于一片山脉的阻拦,风沙无法侵袭这里的一草一木,反倒成就了一山之隔,死亡沙漠与生机丛林的壮丽奇景。

  永安县便是这丛林之后的第一个县城,也可以说是大运河的尽头之一了。

  “你能低调一点吗?很难说那些杀手会不会再追上来。”左舟递过来两个包子给始毕可汗。

  “主要是太过震撼了。”

  左舟看着微波荡漾的河水,这里只是一个支流中的支流,宽度满打满算也就是两三丈,你很难将其与‘伟大’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始毕可汗看着左舟脸上的疑惑,语气中满是向往,“你不懂,你不懂各国对于秦皇的敬佩,试问能有多少国王在势如破竹的时候止战息戈呢?没人认为他傻,哪怕我们是敌人,可这并不影响我们对他的尊敬!”

  左舟沉默的转头,目光落在河水上却是想起了这些年的时局变化。

  在他们这些流亡者出生的那一年,秦皇政哥登基开启了长达十年的征伐,数不清有多少的国家倒在了大秦铁蹄之下。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唐国、宋国、元国、明国、突厥、清国等等会在三年内被大秦摧垮的时候,秦皇却下令收兵,停止了长达十年的征伐。

  那一年,左舟正好十岁。

  没有人知道原因,也没有人关心原因,所有国家都害怕过多的探寻会再次激怒那只‘恶龙’,心心念念的也不外是期待他能够快点英年早逝,只有如此,他们才睡得着啊!

  如今六年过去了,这六年里秦皇的脾气似乎格外温和,重文化兴教育,修路修河搞基建,吏治清明,百姓民心所向。

  哪怕边境偶有摩擦,秦皇也会选择和谈为先再依法审判,似乎不愿意轻启战端了。

  “你说,为什么会有人想刺杀突厥使团?”

  左舟的话让始毕可汗愣了一下,接着好似受惊的老鼠,左右偷瞄将食指放在嘴唇上,“你小点声,你个平头百姓是可以谈论国家大事的吗?”

  左舟(;¬_¬)

  “算了,准备上船吧。”左舟说着朝前方码头走去,几个扛着大包的汉子正上上下下的卸货。

  “唉等等,这天色都快暗下来了,我们不用这么急吧,这几天我都没睡过一个好觉。”始毕可汗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竟然还非常应景的叫唤两声,“饿!”

  “给你包子了,吃狗肚子里去啦?”

  始毕可汗可怜兮兮的偏头,只见不远处的台阶上,一个身着青衣华服的贵公子,正被下人簇拥着往乞丐堆里扔包子。

  左舟老脸一红,幸好脸上脏也看不出什么,“咳咳,穷乡僻壤的,大家都用铜钱,我掏出碎银子有点显眼。再说这包子也是新鲜出炉的,不脏。”

  始毕可汗倒也没有无理取闹,只是点头,“我知道,但这包子确实不顶饿,个头小,素馅,里头还包了不少空气,差点烫着我。”

  这就有点尴尬了,人家毕竟是用来施舍乞丐的,你能期望人家多用心制作?

  “好吧,那我们租一条船,今晚停在前面的河段,这样水手都在船上,不用担心有人走漏消息。”

  左舟妥协了,眼前的毕竟是突厥可汗,真委屈坏了,之后自己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听你的,左护卫果然思虑周全!”

  左舟不理自去租船,别看银子很碎,但在这小县小乡里购买力非常足,指甲大的碎银子就让船老大乐开了花,晚上更是准备了好酒好菜的招待他们。

  这下可是让始毕可汗开心坏了,吃着白米饭和鸡腿,那真是眼泪都能感动下来。左舟坐在床上转过身去,没眼看!

  人这一静下来就开始思考,袈裟伏魔功到底练不练呢?

  当初左舟的三次机会分别抽到了三品箭术连珠箭,三品内功道家养生功,以及残缺剑招剑十一。

  这三品箭术是一种威力超强的攻击手段,可以先后发两箭,当后箭追上前箭的时候,能够将力量传导在一起,从而爆发前所未有的威力。之前他干掉蝮蛇那一箭就是这个。

  只可惜这连珠箭术没有配套内功,更没有什么武道真意,只能分属三品。

  至于道家养生功,这就太有吐槽点了,其虽然说是内功,可却根本修炼不出来任何内力!

  顾名思义,道家养生功的效果就是养生,修炼出来的所有内力都用来滋润经脉、内脏、筋肉、骨骼、皮肤甚至毛发了。

  现在左舟是刻意打扮的脏兮兮,好让自己在军中看起来更爷们儿一点,若是仔细清洗打扮,你会发现,他也是个漂亮的小白脸,任谁看了都有代入感那种。

  然而在这个世界,帅气并不能保护你,相反可能成为祸端,所以除了左老汉之外,基本上没人见过左舟漂漂亮亮的样子。

  如果说道家养生功有什么优势的话,那便是从婴儿时就能练,可谓打基础的另类‘绝学’。

  之所以归类到三品中,是因为除了自带记忆的流亡者们,又有哪个婴儿会自己修习功法呢?所以什么从婴儿阶段打基础的说法,对于这个世界土著来说就是扯淡。

  而从婴儿时期修炼和从少年时期修炼有着巨大差别,毕竟从出生开始,人类的身体就会受到环境影响,内脏也会被各种污秽之物沾染。这时再修炼道家养生功,那就不是滋润内脏,而是先排毒。等排毒结束都不知道几年了,那时候谁还会学习这种没有内力的功法?

  所以现在左舟身体基础是打好了,但他急需一种带内功的武学,如果是绝学就更好了。偏偏袈裟伏魔功不带内功。

  那么左舟有两个选择,直接献祭袈裟伏魔功继续抽奖,赌一赌之后得到的功法会不会带内功。要么,再等一等,毕竟佛门武功很普遍,也算是各派系武功中相对好得到,再说袈裟伏魔功看起来挺实用,有些舍不得。

  与献祭物品类似,功法献祭也需要代价,凡是被献祭的功法就不能再修炼至出神入化境界了。而不能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也就无法发挥出绝学中蕴含的意境,如果是招式精妙的还算好,若是主要靠意境出威力的,那这绝学就算废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办法,你要能先将某种武学练到出神入化,那就可以随意献祭了。

  至于左舟身上最后的那招剑十一……

  咚!

  “……”

  左舟的沉思被打断,张开双眼,一脸懵逼的看着始毕可汗,“你……死了吗?没死吱一声!”

  我的鸡腿……始毕可汗瘫倒在地,嘴角的鸡翅膀顺着油渍滑落,视线也跟着下移。

  “好吧,我知道你没死,那么……是菜有毒?可我也吃了啊!”左舟又瞄了一眼饭菜,同时侧耳倾听,外面有几个水手在吹牛打屁,一点进来打劫的意思都没有。

  “不像是他们,所以,是那两个包子!!!”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