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三章 我们分头去看看

第三章 我们分头去看看

  其实宇宙意志为了帮助他们也算是用心良苦了,所有流亡者在最初降临的时候,可以根据原本世界的财富积累获得抽奖机会。奖品自然是这个世界的立足之本,各种秘籍。

  只是很可惜,这个位面有自己的意志,宇宙意志求着人家融合自然也不能太干涉这个位面的运转。所以对流亡者们的帮助非常隐晦,比如抽奖得到的秘籍绝大多数都是三品武学,就算有哪个欧皇抽中了绝学,也只是残招而已。

  当时左舟内心是崩溃的,他这才知道,抽奖次数跟他前世的财产挂钩,原本他可以抽四次的,可因为给冰冰老婆点了个赞,生生将一次机会送了出去!

  ……

  呼,回忆过后,左舟重新将视线落在幽兰剑上。

  抽奖开始,抽奖结束,就这么简单,别说声光效果了,连个转盘都没有。

  一个金光闪闪的纸质秘籍出现在左舟的脑海中,这当然是虚无的,但却是可以真实阅读的。而金色,代表的是绝学!

  不要因为这‘绝学’两个字而有任何的心血澎湃,因为这个世界对于武学有着严格的界定。

  三品武学都是类似于搏击的经验总结,也就是说,都是招式,类似泰拳、空手道这种。二品武学则一般有着配套的内功,内外结合。而一品武学直接对标先天境界,标志就是其中带着武道真意,拳意、剑意、刀意,诸如此类。因此一品武学也被称之为绝学!

  ‘一品绝学’,这听起来非常有牌面,然而却是代表着绝学之中最弱的品级。

  虽然说是绝学中最弱的品级,但却还是让左舟很期待,毕竟他现在身上的武学连二品都没有。

  袈裟伏魔功!

  “……”

  嘶!左舟深深的抽了口大漠中的风沙,这个所谓的抽奖系统其实很拉胯,除了最开始的降临抽奖外,日常抽奖就只能抽出平级的东西,也就是说,你献祭了幽兰剑,得到的也只能是与幽兰剑同品级的武学。

  “唉?我怎么看到那把剑闪了一下?是我眼花了吗?”始毕可汗一脸古怪的靠近过来,顺手抓过幽兰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事啊,看来我该休息休息了。

  左舟瞥了一眼幽兰剑便不再看了,所谓献祭当然是有代价的,正常的神兵是有可能与主人达成心意相通的,那是一种很玄妙的状态,类似于滴血认主。一旦献祭之后,就意味着左舟跟幽兰剑无缘了,虽然依旧可以用,但却不会有那种玄妙状态。

  “你会用剑?”左舟伸手将幽兰剑拿回来,随意的往身后一背。

  始毕可汗抿了抿嘴,羞恼的哼了一声,“我是不会,但你会?你不是弓箭手吗!”

  “众所周知,弓箭手是不会近战的,所以当敌人冲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抽出一把剑,就算这把剑再漂亮,也不会有人觉得是什么宝剑,这样我就有了砍一剑救命的机会。”

  左舟一边翻着蝮蛇的尸体,一边解释,完全不管始毕可汗在旁边一脸‘你好贱’的表情。

  “可惜,没有找到什么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左舟有些遗憾,但看看翻出来的药瓶,心情又好了一些。

  这药瓶瞧着与之前的蛇毒解药一样,但瓶身上却多了很多的字,记述了一种能够引来金环蛇并培养金环蛇的方法。

  “我们走吧,带上最有价值的贡品,你也换一身衣服,换成平民服饰,你这一袭突厥人装束太扎眼了。”

  两人背好包袱,简单做了几个沙坑埋葬了使团众死者。

  一阵风沙掀起,模糊了视线也同时带走了搏杀的痕迹,这就是大漠,一个荒芜中尽是死亡的地方。无论你生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曾经有多么叱咤风云,在这里,你都不过是一具被黄沙掩埋的枯骨。

  然而,左舟与始毕可汗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走后不到两个时辰,便已经有人找了过来。

  那是两个很魁梧的男人,一者剑眉星目,仿佛刀锋勾勒出的线条,锐利的双眼像是一把剑,隐隐有锋芒刺出。除了黑衣黑冠黑剑,你很难将这样的长相与杀手联系在一起。

  另一者国字脸、络腮胡,宽衣大氅,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个憨厚的游方货郎。不过也正是这位货郎般的大叔,此时正伸手插入沙中,轻轻一抖便抓出了一条蛇尸。“蛇在这里,那么蝮蛇也该在这里。”

  黑衣剑客抽剑挥砍,地面大片黄沙翻起,顿时飞出了几具尸体。

  货郎大叔一副没脸看的样子,蹲身查看尸体,嘴上依旧在抱怨着,“你这样的方式太粗暴了,不光对死人不敬,还容易破坏尸体上本能够得到的信息。”

  黑衣剑客不言,只是我行我素将长剑挥舞的如飓风狂卷,一道道剑气射入黄沙深处,在随着诸多尸体迸射出来。

  货郎大叔没辙,只得闷头挨个查看,“突厥使团成员与护卫队多是被杀手们干掉的,至于这些杀手们,嗯,是被一种快刀斩死!”

  “快刀?”黑衣剑客言简意赅,似乎永远不会多说无用的话。

  货郎大叔抚摸着杀手们身上的刀痕,“人都被斩成两段了,还不够快?最重要的是,刀口前后顺滑无比,此人功力绝不在你我之下!”

  黑衣剑客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再说话,货郎大叔则自顾自的嘀咕,“根据剑南道那边传来的消息,这一次的护卫队中有一高手名为李元芳,乃是陈缨麾下先锋官,擅使奇门兵器链子刀。想来就是他吧!”

  “蝮蛇呢?”黑衣剑客只需要一眼就看出蝮蛇死亡方式不一样。

  “蝮蛇死于……”货郎大叔看着胸前那拳头大的窟窿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秘密武器吗?是什么样的功夫能够造成这样的伤势?

  “箭伤?”

  “不像,有几个杀手死于箭伤,但那种箭伤与这个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蝮蛇与杀手们死了,却没有找到始毕可汗的尸体,再加上除了三名杀手与一个护卫身上有幽兰剑伤外,就没有其它人死在幽兰剑下了。我有理由推断,保护始毕可汗的人中有两个高手。”货郎大叔站起,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蝮蛇胸前窟窿,“一个是使用链子刀的李元芳,一个是拥有未知武功的无名高手。”

  “计划。”黑衣剑客冷声吐出两个字。

  货郎大叔指了个方向,“始毕可汗身负重任一定会继续走,而想要走到帝都觐见秦皇有两条路线,我们只能分头追。追上之后不要轻举妄动,相互传信调集人马,否则怕是敌不过那两大高手。”

  黑衣剑客启动身形,大步迈开像是踩着风沙一般快速向前,完全不管身后货郎大叔的叫唤。

  “别冲动啊,那两大高手真是很厉害的啊!”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