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元芳? > 第一章 元芳:“丢人!”

第一章 元芳:“丢人!”

  六月初八,宜出行,宜安葬,煞东!

  大日炎炎,飞沙煌煌刺眼,刀芒旋转携起一道道沙流,李元芳每一次跳跃、每一次躲避都有人将刀剑递过来,好可怕的杀手。

  李元芳,剑南道节度使陈缨麾下先锋,现为突厥使团卫队长。一生经历大小战役两百余起,却从来不曾遇到这样的敌人。

  配合默契的刀剑合击之术,行动迅捷如同闪电,统一的黑衣蒙面夜行服,随便单拿出来一个都是江湖上的三品高手!

  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遭到了绿林强人的狙击,但这些人目标明确,视一切贡品如无物,只对突厥使团的使者始毕可汗杀意腾腾。

  始毕可汗是来做什么的?是来递交两国邦交的,如是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那定然再起战火,到时生灵涂炭,自己……便是罪人!

  “快带始毕可汗走!”

  李元芳断喝一声,刀势大改迅猛无铸,哪怕杀手们配合无间也不免被临时压制。

  始毕可汗闻言抱紧国书等一应重要物事转身就跑,然还没等迈出两步却又被身边的卫兵一把拽住。

  “你……”始毕可汗大惊,望向卫兵的眼神充满惊恐,难道你是奸的?

  这卫兵星目灿灿,与脏兮兮的脸完全不搭,明明不足双十之龄,眼中却尽是成熟。始毕可汗原本惶急的情绪渐渐平稳,这不像是敌人。

  “在大漠之中,风为父、水为母,沙子只是个表面奶凶的小孩子。外人只知黄沙的凶猛,却不知风水的阴狠。”

  始毕可汗见卫兵侃侃而谈却纹丝不动,不由大急,“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卫兵从背后解下一把硬弓,搭箭上弦形如满月,那弓弦紧绷形成的力道让始毕可汗吓了一跳,这小兵没有内劲反应,是单纯靠着身体力量在强拉。

  嘣!利箭离弦却并未射向任何一名杀手,反而径直钉进了黄沙之中。

  嗤一道血线从黄沙之下喷射而出,眨眼间就已经是一滩血泊。

  始毕可汗下意识的倒吸一口冫……

  卫兵及时捂住始毕可汗的嘴,将手指竖在唇边,接着再次搭箭拉弓,一箭又一箭,一道道血线从黄沙之下喷涌而出,一个两个三个……始毕可汗看着那一道道血线心中惊骇异常,想不到在他们的周围竟然隐藏着十几个杀手!

  “大漠的沙随风而动,任何与风向有分歧的沙面都是不正常的。就像旱鸭子不识水性一般,这些人也不懂沙子。类似土遁之术在丛林草地中施展尚算诡秘,至于在这大漠之中,嘿嘿……”

  “好,此劫过后我赏你黄金百两,快带我突出重围!”始毕可汗见这少年如此可靠,顿时放心了不少。

  左舟眉宇间可一点不见舒展,瞥了一眼始毕可汗,“你开心的太早了!”

  另一边,李元芳运刀如飞一时间将所有杀手压住,跳跃间却见始毕可汗与那小兵原地不动,周围却是喷了一大圈的血。

  “快走啊!”

  “走不了,这里距离边军驻地尚远,我们一无驼马、二无水粮,大漠无遮无拦的,怎么跑都会被追上,更不存在拉扯的空间,唯一的方法就是杀了他们!”

  左舟伸手拔出沙中的箭矢,再次将弓拉满,无形的压力瞬间降临在所有杀手身上。

  刹那间战局变化,李元芳压力顿减,只觉刚刚还严丝合缝的合击之术已经出现了破绽。

  有胜算!

  弓箭好手与暗器高手有着巨大的差别,同样是一种远程攻击,箭矢势大力沉,除非彼此功力天差地远,否则只有躲避才是上策。

  而暗器既然有个‘暗’字,其绝大多数走的奇诡风格,虽每每出乎意料但应对策略却相对较多。听声辨位、气机感应,或格挡、或躲避,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哪怕是纤细如牛毛的飞针也不过是挥手可落。

  正因如此,弓箭手的威胁永远比暗器好手大,只不过,弓箭之道易学难精!

  众杀手事先完全没有得到使团卫队中竟有如此弓箭好手的情报,直到压力临身却是为时已晚。

  李元芳战的兴起,手中短刀飞射而出,直接将一名猝不及防的杀手穿胸钉死在地,接着手臂回拉,一条纤细的锁链就缠在刀柄上,随这动作刹那回转。

  其余杀手原想趁机围攻,可耳边传来弓弦嘣裂之音,心惊来不及转头就被身边一同伙的脑浆溅到脸上。

  “好箭法!”

  李元芳大喜,使用弓箭爆头算不得什么高明,毕竟军中神箭手多数都能做到。但能够不靠内劲发射箭矢,还可以洞穿头颅的却是军旅生涯仅见。

  “先杀弓箭手!”

  两名杀手转身向左舟杀去,然而原本完美的合击阵型本就损了两人,这一分兵却是将李元芳彻底解放出来。

  短刀倒持身形低矮,也看不清脚下是怎么捣腾的,只是几个转圈就已经来到了那两名杀手身后。

  鲜血飞溅而出渗入沙中,原本两个奔跑的杀手已经变成了四截,而李元芳却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你们难道不懂,不要将后背留给敌人!”

  始毕可汗心中大定,有这两个高手护卫,此次危机过矣!

  这人精神一松就容易瞎想,哪怕是位高权重的可汗也不例外,始毕可汗看李元芳再次扑向杀手,轻声在左舟耳边道:“阁下箭法超群却只在护卫队中做一名小兵,实在太过屈才了。”

  左舟再一次开弓,眼神锐利的如同鹰一样,然而嘴上说的却没有表现那般郑重严肃,“大人下一句要说的,是不是良禽择木而栖呢?”

  始毕可汗愣了一下像是又发现了什么闪光点,“良禽择木而栖!想不到阁下也是出身书香门第。”

  这回倒是将左舟弄得有些不上不下,虽然已经到了这个世界十六年,可有些事情依旧没法习惯,比如当你随口蹦出一句成语时,就会被当成是文化人。唉,普及教育果然功在千秋啊!

  这么一打岔左舟倒是没有了跟他闲聊的兴趣,一箭脱手再次干掉一名杀手之后,直截了当的拒绝,“始毕可汗就莫要多费唇舌了,老实讲,生长在大秦与突厥边境,小人对突厥也算是了解不少,实在找不到什么变成突厥人的动机。”

  始毕可汗闻言有些别扭,这若是换成过去,他肯定让手下士兵将其拉出去阿鲁巴,现在却是形势不允许,只是依旧不甘,“我突厥那么大的疆土,难道就没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左舟眼中闪过一丝哀愁,“之前我有个朋友叫做毕玄,天赋、胆识、悟性皆是当世无两!原本我以为这辈子只需要抱紧这条大腿就可以吃香喝辣一辈子了,谁知道……三年前他却中了马贼的圈套,被削了脑袋,临死前,甚至连套像样的武学都没有留给我……”

  始毕可汗听到这里不禁慨叹,“原来如此,小兄弟重情重义令人佩服。”话说到这里,人家都明确表示突厥是伤心地不想去了,他也没法再劝。

  左舟当然不会解释什么,弯弓搭箭又是一名杀手被钉在了地上。至此在他与李元芳的配合之下,原本配合默契的一众杀手已经所剩无几了。

  “是谁指使你们来的,说出来,我不杀你们!”

  李元芳指着仅剩的三名杀手,眼中杀意凛然,那样子就像很期待他们什么都不说似的。

  对于某些心理阴暗的江湖人来说,这个天下就像是个蛊场,他们不过是场子里的一只只毒虫,能够活到最后的人才有资格享受。所以,他们没有什么忠诚的信念,有的只是求生欲望。

  于是,三人很干脆的放下了手上钢刀,甚至很有诚意的将蒙面巾都拉了下来。

  然而,他们还没有来的及说些什么,一道从沙中窜出的身影斩断了他们的喉咙!

  这一剑,快!快到只觉眼前一闪,生命就已经随之流逝,你甚至来不及喘上人世最后一口气。

  “高手!”

  李元芳此时全身紧绷,一手捏着锁链,一手横刀拦在左舟与始毕可汗的面前。

  左舟视线越过李元芳肩膀,他上下打量着对方,却并没有怎么惊讶。虽然年岁日久他已经忘记了很多细节,可大致的关键人物还是记得一些。

  只是……多年的经验也告诉他,梦想着按照剧情捞好处的人,死的都很惨!

  “来者何人?”

  一种庞大的压力时刻压迫着李元芳的神经,这是他平生所见最强之敌。这一次,李元芳没有再要求左舟和始毕可汗离开,虽然敌人就剩下一个了,但……他没有把握战胜敌人,若是多了左舟的利箭,倒是添了几分胜算。

  “你,很不错,我已经好久没有遇到这种对手了。”

  还别说,这个新出来的敌人声音挺好听,带着一丝成熟的磁性,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感觉。只可惜,他这作为可不像什么磊落之人。

  “问你名字呢,你装什么逼啊!”

  左舟搭箭在弓却没有拉开,只是一副警惕的模样,却也自有一股威慑力。

  来者同样一身黑衣,区别于其他杀手的就只有脸上多了一张青铜面具,“你可以叫我蝮蛇。”

  “蝮蛇?”李元芳满脸肃然,情不自禁的复述一遍。

  却听身后左舟安慰,“一般这种以动物命名的代号多数都是为了方便记忆,老实讲,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我还知道有个人叫三头蛟呢,结果不还是个龙套。嗯,当然,也有些蠢货在名号里暗藏自身特点和绝活。你该不会是这种蠢货吧,你该不会身上藏了条毒蛇吧,不会吧!不会吧!”

  蝮蛇:“……”

  李元芳得到提醒顿时警惕起来,眼神不停在蝮蛇身上游弋,那宽大的黑袍确实有点内含乾坤的意思。

  “好箭术,可惜了!”

  蝮蛇还是那种‘我欣赏你’的语气,但眼中的杀意骗不了人,而回应他的则是左舟隐隐抬起的强弓硬箭。

  风声呼啸,蝮蛇与李元芳同时出手,两道刃光于空中交击,接着便狠狠交缠在一起。

  蝮蛇的剑快且刁钻倒是符合他的名号,而李元芳的刀法也与寻常不同,毫无刀法应有的霸道之意,招法中几无劈砍全是侧路抢攻横斩。

  两人交手从风格来说正有惺惺相惜的意味,可仅仅片刻左舟心中就暗叫糟糕。

  李元芳竟然陷入了全然的下风!

  咻!咻!咻!

  左舟出了三箭,第一箭拦住了蝮蛇的踏前斩,第二箭挡住了蝮蛇的回身劈斩,而第三箭他试图射杀却仅仅带走了蝮蛇的一片衣袖。

  叮吟!

  如此短暂的交手,如此快的陷入下风,让李元芳心中大惊的同时狠拼一刀打算重整旗鼓。

  然而两人分别退开的时候,李元芳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从未有过的险境。

  看看短刀上指甲大的碎口,李元芳惊疑的望着蝮蛇手中宝剑,“你的剑……”

  那是一柄剑脊上刻满蓝色花纹的长剑,烈阳下闪烁着刺目的寒芒,一瞧就非同凡品。之前两人武功皆是走的刁钻路线,刀剑往往一触即分,力道不足下就是有宝剑也发挥不出来,如今硬拼一招却是占了神兵之利。

  蝮蛇手腕轻转,不屑轻哼,“若非有他的牵扯,你已经死了两次!”

  李元芳脸色阴沉,他知道对方说的没错,第一次蝮蛇踏步靠近竟是准确的踩中了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空档。第二次他以旋转方式从侧面抢攻,蝮蛇却用先后退再回身劈斩的方式精准劈中他转身蓄力的破绽。

  “你一直都藏在沙下!”

  聪明人不用提醒就已经能够想明白其中奥秘,李元芳在对付那些杀手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招式用尽。如今蝮蛇对他了解甚多,专思破解之法以无心算有心当然能够占据上风。

  蝮蛇冷笑却是没有回答,李元芳厉声喝问:“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可想明白与大秦对抗的后果?就算我等今日身死,大秦也有的是能人将你们找出来!”

  蝮蛇还没有开口,左舟却是劝道:“我刚刚射穿沙下隐藏之人时,围攻你的那些杀手竟没一人提醒,从那时我就猜到这些杀手恐怕相互关系并不好。或者说是一种松散的类似雇佣模式,平时大家互相谁都不认识,这样就算之后有大秦神捕出面调查也未必能够找到是谁动的手!”

  蝮蛇饶有兴趣的看着左舟,“好聪慧的孩子,本来想着杀掉李元芳后再解决你,现在看来却是……”

  话音未落突然出手,宝剑当空劈来,李元芳心惊剑锋之利不能硬接,但身后就是左舟与始毕可汗,只得一咬牙探手接剑,同时短刀横斩做同归于尽之势。

  他要赌一把,左舟说这些人都是类似雇佣的杀手,这种杀手绝不会像死士那般!

  他赌对了,蝮蛇果然临时收手挡住了他的短刀,但是在侧身之际却从其袖口中飞射出一条毒蛇。

  这毒蛇通体呈现黄黑相间两种颜色,一张口就是刺鼻的腥气,显然是经过特殊手段喂养的。

  左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回神之际那毒蛇已经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啊!”始毕可汗吓得倒退一步,接着掏出腰间匕首劈向毒蛇。

  那毒蛇还待躲避却被左舟一把捏住脑袋,刃光闪过,毒蛇被斩成两截。

  “呃!”

  一声闷哼让众人心中叫糟,左舟中毒也就算了,可这声闷哼却是来自于李元芳!

  就在刚刚,始毕可汗被惊吓一声尖叫,李元芳还以为被咬中的是始毕可汗,一刀将蝮蛇逼退后回头查看,却不想蝮蛇按动胸口机关,一根钢针直接射入了他的心脏。

  “哈哈哈哈哈,你们能够逼得我手段尽出也是难得了!”

  蝮蛇得意,挥剑劈砍,这一次尚未断气的李元芳可没能力躲了。然而就在这时,链子刀一卷缠在了宝剑之上,李元芳用尽最后的力气拉着宝剑砍在他的肩上,“就是现在!”

  嘣嘣,连续两声利箭离弦,由于有李元芳的身体遮挡,蝮蛇没有看到这两箭是怎么射的,但他如今选择不多只能弃剑抽身,反正李元芳快死了,左舟也中了毒,胜局已定。

  然后……蝮蛇死了,心口处一个拳头大的窟窿从前往后贯穿,风沙呼呼穿过,带走他最后的生机,致死他也没有明白这一箭是怎么射的。

  “李队长!”始毕可汗快跑几步扶住软倒的李元芳。

  左舟也快跑几步,不过却是跑向蝮蛇,自己有没有命,就看他身上有没有带蛇毒解药了。

  “李队长,你……你挺住,贡品里有疗伤圣药,我给你去拿!”

  李元芳拉住始毕可汗,“不用忙了。”原本浑身无力的他也不知哪来的力量,大概,这就是回光返照吧。

  此时左舟已经回来了,手中一个蓝汪汪的药瓶明显是已经找到了解药,“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疗伤圣药,但既然叫做圣药,那也该……”

  “人无心可活否?”

  左舟沉默,惨笑道:“你要这么问,我只能说道友请留步了。实在不行……你去问问蝮蛇?”

  李元芳似乎很开心自己在死去前看到的是一个笑容,指了指自己的链子刀,“我的刀法秘籍藏在刀柄中,送你了,别光练箭法,连条蛇都躲不过……丢人!”

  “李队长!李队长!”

  始毕可汗叫的嘶声裂肺,眼角甚至有泪珠滑落,这眼泪是为忠义之人而落。

  左舟没哭也没叫,他只是茫然的望着大漠,李元芳的挂还没到账就没得了,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看过《我,元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