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六十六章:恐怖的陆远,战栗的白帝城

第六十六章:恐怖的陆远,战栗的白帝城

  白帝城:天下修真宗门心目中的圣地。

  自从陆远开始对这些桀骜不驯的宗门展开严打之后。

  这些年来,不断的有各家族的修士逃入此城。

  这也使得白帝城沦为对抗陆远的势力最后一个堡垒。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陆远调集了大量的人马囤积在白帝城外,将白帝城包围的水泄不通,随时准备对白帝城发动空前的进攻。

  这也使得白帝城内外高度紧张。

  白帝城内的修士陷入一种焦灼的状态,尤其是白帝城主白飘,更是不断斩杀散播谣言,破坏军心的修士!

  白帝城外,密密麻麻挂满了血腥的人头!

  此时在白帝城上空不断盘旋着各种巨大的战兽。

  数千名全副武装的修士驾驭着战兽飞来飞去,不停在周围盘桓侦察。

  在这群白飘派出的修士之中。

  有一个面色赤红的负剑青年正皱眉行进在泥泞中。

  青年名叫白火,乃是一名刚刚迈入元婴的小修士。

  白火坐在一头赤火凤凰的背上,跟着那些面色阴霾的白帝城修士,在白帝城周遭认真侦搜着。

  自从白飘下令白帝城全城戒备之后。

  这白火便被派往第一线的侦搜小队,没日没夜的保持着高强度的戒备...

  他已经一个多月都没合上眼,他的身心都疲惫至极,口中不断地嘟囔抱怨着。

  “我说咱白帝城这么多高手,竟然会畏惧一个陆远,岂不令人笑掉大牙。”

  在白火身旁的中年修士低声呵斥:“白火,你小子毛还忒嫩了点,需知修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修士之中,更是藏龙卧虎,什么样的奇才异能之士也都有,你想想看,这陆远要是没那么恐怖能让三十修仙大家族都忌惮如斯吗?白火啊,你还太年轻啦,很多事要多学着点哦。”

  “哈哈哈,白战烈大叔,你啊,是越活胆子越小,你相信这种鬼神话吗?你们都怕那陆远,我白火就不怕,我要是亲眼见到那陆远,我一定把他的脑瓜揪下来当球踢。”

  “哈哈。咱们的白火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众修士闻听白火狂妄的言语,顿时引起一片哄笑。

  “哼,拿下我的脑瓜当球踢?是吗?”

  就在此时,众白帝城修士的头顶上空,突然传出一个阴沉的声音,紧接着一朵漆黑的阴云突然浮现在他们的头顶,紧接着从这朵阴云内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哨声。

  “咻咻咻”。

  数十枚跳跃着激烈电弧的雷矛雨点般洒落,向着这一队的白帝城修士激射而来。

  “不好,有人伏击咱们,大伙赶紧祭出护体避雷盾!”

  这群白帝城修士大惊失色,立即手忙脚乱地展开结界。

  其余人更是急匆匆地撑起出数十面宽大的避雷盾。

  “哼哼,你们以为依仗着区区几面破盾牌,便能将我千斤顶步伐阻挡住吗,简直太幼稚!”

  就听从乌云中传出一个冰冷至极的声音。

  紧接着这些雷矛猛然向中间聚合,赫然化为一枚长约百丈的巨型雷戈,向着那些惊恐的白帝城修士重重戳下。

  砰砰!

  这些白帝城修士所展开的“避雷盾”,在这条金色雷戈面前,就好像纸糊的窗棱,稍微一捅就破了。

  就听“砰砰砰!”的连续爆响,这条犀利的雷戈像串糖葫芦般,将除了白火之外的全都白帝城修士全部戳穿,就见阴云中浮现出一个面目白皙的青年。

  这青年就像踏着鼓点一般,平稳地走来。

  他沿途走来,将这些还在呻吟的白帝城修士,全都无情地活活穿刺在上面,就像举着糖葫芦般,大踏步地向着白帝城继续进发。

  这一幕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的霎那....

  白火甚至还不及做出任何反击的动作,除他之外的战友们便全都毙命了。

  “你,你,莫非就是那陆远!”

  看着手里举着巨大的雷戈的陆远,这白火腿一软,不由自主地噗通跪倒在地--

  他的裤裆都湿了一片,竟然是被陆远的残忍和威压给吓尿了。

  陆远高举着雷戈大步向前,头也不回地冷冷道:“白火,你可知道为什么我把你的兄弟们全都活活穿刺,唯独就剩下你一人吗,我就是要你亲眼见证白帝城的覆灭,我要你今后的岁月,都活在对我的恐惧之中。”

  陆远看都不看这白火一眼,转眼就化为一道龙形疾电,凶猛地扑向下一个白帝城所派遣的战斗小队。

  那白火望着陆远那寂寞萧索的背影,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全身打摆子般的战栗着。

  从此之后,陆远那恐怖的背影不可磨灭地镌刻在他心底,直到他白发苍苍之时,想到今日这一幕还心有余悸....

  距离这个小队不远处,还有着同样的数个白帝城的小队,全部是精干的经验丰富白帝城修士,其中还不乏化神境的修士。

  此时,白帝城上方的阴霾愈发浓厚,黑云压城城欲摧...

  像一块沉重的铅锤,压得每一名白帝城修士的心情格外的压抑沉重。

  此时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这些白帝城修士在泥泞中艰难跋涉,语气中当然是颇多抱怨。

  “最近的天气真是太怪异了,好好地晴空万里,忽然间变得阴云密布,这种鬼天气让我心情格外的感觉不好,白战卜前辈,你身为化神后期的修士,你给咱们算一算,咱们白帝城到底交了什么霉运,老城主白帝刚刚去世,新上任的少城主白飘又那么残暴不仁,几乎将白家的直系杀绝,现在陆远又让所有人风声鹤戾,草木皆兵,这些所发生之事实在是,太过荒谬了。”

  “住嘴,你们几个都给我好好地干活,不要说这种泄气的话!”

  这小队中为首的化神后期的修士白战卜,皱着眉头,大手一挥,一杆青色长刀向着那悬挂头顶的厚重阴云劈去。

  喀嚓嚓!一道雷光炸现,便将那朵令人压抑的阴霾劈散。

  “都给我打起精神,刚才咱们的一个小队突然和我失去了传音符的联系,我怀疑此小队已经遭遇不测?”

  白战卜面色极为阴沉,从其的掌心飞出一只晶莹的白玉阵盘。

  这枚阵盘上面星罗棋布,就像一面立体的地图,清晰的显现出周遭的环境和其余小队的状况,整整一个白帝城的小队,突然从阵盘上消失不见了。

  其余白帝城修士闻听此言,大感震惊,俱都面露惊骇:“什么?一整队修士竟然被陆远一个人歼灭了,这怎么可能,这陆远怎么会如此恐怖?”

  白战卜一脸阴霾,手指猛然在额头一点,在眉宇间赫然出现一只青色的竖目。

  从其这枚竖目中放射出清冷的寒光,像雷达一般对方圆数百里的方位进行全方面的扫描,就连趴在草上的一只小蟋蟀的翅膀的轻微震颤,都无法逃开他的敏锐侦查。

  战卜快速扫视周遭,忽然回头发出一声爆喝:“什么怪物一直在后面悄悄的跟踪着咱们,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与此同时,他猛然一拍后脑,顿时有一道笔直的青色灵华,直接透出他的天灵盖。

  这道光华随即在虚空中化为一只头上长角,身上铺满赤色鳞片的硕大青鸟,它的翅膀卷起凛冽凌厉的青色风刃,如海啸一般向着那隐藏在后的怪物,全力地撞去。

  就听后面骤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兽吼,一头庞大如山岳的大鳄鱼懒洋洋地爬了过来。

  这头鳄鱼身长三百余丈,通体黝黑发亮,身上好像披着一层黑色的钢铁盔甲,尤其是那一双绿豆般的小眼睛里,透着说不出的猥琐和凶残....

  7017k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