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四十九章:泾河龙王寝宫作祟,陆远入宫陪王护驾

第四十九章:泾河龙王寝宫作祟,陆远入宫陪王护驾

  这时就听武凤仙急切的传音之声。

  “陆远,你赶紧到我这里来来一趟,我有重要事情找你!”

  “呵呵,公主殿下找我来,除了暖脚,莫非又是要...管鲍之交,细水长流?”

  武凤仙严肃地一挥手:“今天我叫你来,可不是为干那事,我现在是有极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陆远很少见到武凤仙露出这么严肃的神情,微微一愣。

  “陆远你可曾听过...泾河龙王的故事?”

  陆远错愕。

  他当然听说过泾河龙王的故事,不光是他,全京师的人都听说过泾河龙王的故事...

  这泾河龙王昔日和武王同时恋上一个女子,俩者打赌推算降雨的时间点数,并留言如若算错,谁便放弃对美人的追求。

  结果泾河龙王不愿服输,私改了下雨的时辰点数,触犯了天条,被天庭斩杀。泾河龙王其魂魄一直纠绕武王,这导致了武王身体每况愈下。

  最近武王一直梦见泾河龙王提头索命,这成了武王晚年最大的梦魇。

  武王想了各种办法来驱散泾河龙王的冤魂,可惜都没成功,反而泾河龙王煞气越来越重,有一种不将武王拉入地府决不罢休的姿态。

  武王讲了众多驱魔师,镇魔师,各路仙师来驱赶泾河龙王的怨灵都不管用。

  反而宫中今日诡异事件连连,武王命武凤仙全权负责宫殿内驱鬼的事情。

  那泾河龙王极为狡诈,神出鬼没,令武凤仙也大感头疼,于是她便想到了陆远。

  陆远对擒拿妖邪有一手,此刻也只能派他上去试试去咯。

  泾河龙王?据说他生前可是大乘境圆满的绝顶高手啊!

  要对付这么一个恐怖的怨灵,陆远想想都感觉头疼啊。

  “陆远,你这个人可是我亲自推荐给父皇的,如果你真能赶跑泾河龙王,那么你等于立了一大功,如果父皇能看上你,说不定能同意你娶我...”

  武凤仙粉面通红,对未来的美景心神向往。

  “咳咳。既然长公主殿下对我寄托如此厚望,那么我就权且一试!”

  陆远跟着武凤仙,去向“紫禁城内的武王寝宫”。

  他来到寝宫外顿时吃了一惊,但见宫门外御林军七层剑戟,朱幡皂盖,黄钺白旌,万队枪刀,挂甲披袍,杀气腾腾,威风八面。

  武凤仙低声道:“你没见过这阵势吧,这是利用阳气给皇帝壮胆,同时也是为了震慑鬼煞之气。”

  陆远运用神目偷偷施展“望炁术”,单间皇宫上气阴云像棉絮般浓重,实乃大衰之兆。

  这种皇宫禁地,规矩多,各方势力耳目众多,不宜多言多语...

  陆远收敛了锋芒,垂着头跟在武凤仙后面,默默走入寝宫。

  就见在宫殿四周,墙壁内外,贴满了各种驱鬼辟邪的符箓。

  他刚迈入寝宫门,迎面就丢来一个袖笼,紧接着是绣龙墩,果盘,花果。

  一个头梳宫妆的宫妃正在那里大发脾气,大吵大闹,乱丢东西,训斥宫娥才女。

  “我把你们这群废物,前些日子丢了我的御猫,现在又不知道怎么把泾河龙王的冤魂引进宫内作祟,现在陛下龙体越来越不好了,哎呦,这叫哀家怎么向臣民交代....”

  这女人蹲在地上又闹又嚷,像个街头泼妇...

  “陆远,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父皇最宠幸的...雷妃!”

  陆远心说,原来这个泼妇就是雷妃,也就是皇八子武云曌的亲娘...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武凤仙微微一躬身,不畏不亢道:“儿臣,见过母妃...”

  “哎呦呦,这不是咱的长公主殿下吗?我说凤仙啊,你身为大武长公主怎就不能为国分忧解难呢....”

  雷妃阴阳怪气。

  武凤仙冷冷道:“母妃勿要着急,这不,我带来一个奇人,这位是职掌镇仙司少司命职位的陆远,此人一贯能擒拿妖邪,这些年已经斩杀处刑了千百头穷凶极恶的妖怪,今次我带他来内宫,就是相信其人的能力!”

  “哦,你就是那陆远...”

  雷妃瞥了陆远一样,眼神中有不屑,更有警惕。

  “好吧,既然是长公主推荐的人,哀家就死马当活马医,将其带到陛下身边...”

  陆远来到寝宫内殿,就见在龙榻之上躺着骨瘦如柴的武王。

  昔日的武王风采翩翩,神荣伟岸,而现如今则是一个朽木般的病夫,不禁令人唏嘘。

  武凤仙三步两步走到床前,跪在父皇身边,双目垂泪:“父皇,儿臣来了,儿臣将陆远带来,相信他能祛除那些恶魔邪祟。”

  “陆远,他就是你常常念叨的那个小子?陆远,进前来,让朕看看你....”

  陆远赶紧走上前,躬身行礼:“微臣镇仙司陆远,见过吾皇,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万万岁?呵呵,这世上除了那些大罗金仙,血肉凡夫之中岂能真有人能活万岁万万岁?这种恭维奉承话,不用说了!”武王苦笑一下,有气无力道。

  “这样吧陆远,这些天你就睡在我床前,若是有妖魔邪祟再来侵扰,麻烦你将其斩杀!”

  “诺!”

  陆远于是在武王龙榻前弄了个桌案,瞪着两个眼珠子,警惕地环顾四周。

  夜半三更,宫殿内更加显得阴森可怖。

  就在此时,从宫墙之上突然传来一声嘶嘶声,紧接着一条乱窜的银蛇猛然从房梁落下,就见这条银蛇升腾起一汩雾气,张开血盆大口,直扑床榻上的武王。

  “何方妖孽,前来行刺官家!”

  说迟那快,陆远的身形化为一道龙形闪电,在原地划出一连串残象,一拳将那银蛇轰飞。

  咻!

  这银蛇万没想到这不起眼的侍卫竟然如斯恐怖,这一拳令它有天崩地裂的感觉。

  银蛇舍了武王,腾升在虚空,一股墨斗状的雾气打着旋儿,径直落在地上...

  此怪幻化成一具人头蛇身,浑身黏糊的银色鳞甲,从口中向外吐着猩红信子的恐怖怪物。

  这人头蛇身的怪物,头上伸着尺许长的一只赤色独角,一双贪婪的血色怪眼犹如铜铃大小,粘稠的唾液沿着它的嘴角往下淌,隔着十里八里都能闻到那股熏天臭气。

  “泾河龙王坐下,银蛇大将,前来为主公索命!”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