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十九章:痛惜你心沉沦苦海

第十九章:痛惜你心沉沦苦海

  /

  他的眼神中有无限的惋惜...

  “杀史崇的真正凶手,便是你!白帝城的少主,镇魔使,白飘...”

  众人惊骇。

  春桃儿一脸难以置信。

  咪咪的嘴巴张大合不拢。

  法海不断念诵金刚咒,脸上没有什么惊讶之色。

  慈航剑斋的圣女孔染香面色铁青....

  陆远长叹一声:“白飘,我一直都怀疑在镇魔司里有个内奸,否则怎么可能三番五次将妖魔放进来捣乱,我真没想到,那个内奸就是你!你投靠了王希孟,潜伏在镇魔司内,暗中监视和捣乱,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飘缓缓道:“陆远,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能否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才是凶手的!”

  陆远的神色异常复杂,流露出一种对人性的深深失望:“我早说了,人性是不值得信赖的。从一开始我就有种疑惑,为什么你这种身份高贵的名门望族,愿意纡尊降贵,肯和我这种小处刑人交往?虽然我宁愿相信你是真心的,但是我还是更相信,你是有目的性的,你和我交往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我的行踪,通过我的手攫取镇魔司的情报和资源。”

  陆远走到屋角,捻起那些金色的玫瑰。

  “这种花名叫金色曼陀罗,本身就有致幻的作用,只要稍加利用,就算修为高深之士也会中招!”

  “起初我确实没有怀疑到你,但是当你执意邀请我来参加这个拍卖会,我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你明知道我不喜欢惨叫这种无聊的聚会,为什么还那么主动邀请我来参加史崇的聚会,从不那时起,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然后到了这里之后,我就感觉这里越发不对劲,于是我便开始暗中观察留意你,结果真的被我发现你的一些蛛丝马迹...”

  陆远从怀里掏出一枚造型怪异的机器,放在众人面前。

  这玩意造型像个金色的蟾蜍,此时从蟾蜍口中喷出一道光幕,一幕幕清晰的画面放映在光幕之上!

  在光幕之中中就像放电影般的回放出一幕幕惊悚的画面。

  ........

  时间回溯到几个时辰之前。

  就见白飘偷偷摸摸走到角落里,趁着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拍卖场内,偷偷地将一瓶神秘的液体洒入那些金色的玫瑰里…

  呼呼~

  这些金色的玫瑰散发出一股股奇异的幽香,这种幽香沁人心脾,令人醺醺欲醉。

  而更为恐怖的是,就见从那些玫瑰花种,喷出无数奇光异彩。

  那些光芒或者幻化为金银珠宝、香华璎珞,或放出奇光异彩,或化作身披七宝的白象,或现端严殊丽的俊男美女相,种种牵引五欲、眩惑人心的景象,诱引众生五欲炽盛,大众攀缘、贪恋不已。

  这种金色玫瑰所散发的香味厉害非常,就算化神境的修士也难以防范。

  看到众人陷入癫狂的状态,发疯般的抢夺史崇的那些被嗷呜。

  紧接着,白飘抱着胳膊躲在角落里冷笑着,就像一条耐心等待猎物的鲨鱼…

  直到史崇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人鱼姣姣施加百般凌虐,张非凡忍无可忍出剑刺杀史崇。

  白飘就在这时出手了,他的斩魔刀名曰:咒怨。

  此刀专门释放强大的咒怨之力,阴险莫测。

  白飘趁着张非凡刺杀史崇的刹那,咒怨迸发出一道道诡异的闪电,就像毒蛇般死死缠住史崇的脖颈,活生生地将其头颅割下。

  然后,白飘闪电般的摄取过史崇的储物宝囊,将里面的无数宝物全都抢掠过来。

  然后他无事人一般落在角落里,看着众人陷入慌乱之中,白飘这才假模假样递出来缉捕凶手。

  众人一片默然。

  每个人眼神中的含义都是不同的复杂,充分折射出他们内心的波澜。

  啪啪啪!

  ”精彩,真精彩!陆远,没想到你还隐藏这么一手,你那个小玩意叫什么?竟然能将我的作案过程全都录制下来”

  “有种法宝,叫全天候监视摄录机!能将犯罪嫌疑人的一举一动全都摄录进去,厉害吧?”

  陆远利用《天工开物》中的知识,巧妙的将符箓、法器互相融合在一起,炼制出了这种神奇的东西。

  陆远望着白飘,眼神中有伤痛,有惋惜。

  更多的则是痛心疾首!

  “阿飘,不管怎么说,我一直把你当兄弟,你却沦为杀人凶手,我心很痛,但我就很想知道你杀史崇,栽赃张非凡,让我们内斗的原因...”

  陆远的话语似乎有些哽咽...

  这对于一向感情内敛,不轻易表达情绪的人他来说,是极其含有的。

  陆远其实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眼见白飘沉沦入苦海,他的内心极为痛惜。

  白飘的目光内,似乎也有一片晶莹的水光划过...

  良久之后,白飘悠然长叹:“远哥,你是一个好兄弟,好朋友!白某今生能有幸遇到你这样的朋友,今生死也值得了。请你相信我,我当初和你交朋友,完全是真心的...”

  白飘的语气都有些颤抖:“远哥,你问我为何要沦为杀人凶手,我不知道你还不记得,昔日你解剖过的那具女尸---小翠!”

  “小翠,就是我今生的爱人,你说她是被人杀害的。后来经过我反复进行调查,最后查知,杀害小翠的凶手便是史崇这恶徒,史崇这个杀人恶魔将小翠放在蒸笼里,活活蒸煮而死。从那时起,我便发誓,一定要为小翠复仇,亲手斩杀史崇,否则我白飘枉为人。”

  白飘双手颤抖着,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轴画。

  当着众人面,打开。

  一个拿着团扇扑蝶的少女在画中正在扑蝶---

  那少女正是小翠!

  白飘深情地凝视着画轴中小翠的婀娜身影,他的眼泪夺眶而下。

  “当你在凝视深渊之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曾几何时,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镇魔使,铲除妖邪,扶危济困,保境安民,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可是残酷的现实将我的天真撞得粉碎,我在镇魔司目睹了太多的恶行和黑幕,我的心逐渐被黑暗撅住,沉沦向黑暗。”

  “我镇魔司表面上是快乐的,但其实我的心早就死了!而小翠的死,就是压垮我心灵的最后一抹灰,在我痛苦绝望之时,画妖师王希孟主动找上我,他答允我,只要我肯帮他毁灭镇魔司,他就会将小翠复活....”

  陆远冷冷地打断他的唠叨:“人死不能复生,所以你就为了心中的妄念,甘愿把灵魂卖给了魔鬼?”

  白飘平静道:“为了小翠,下地狱又如何,陆远,事到如今,不用再说别的废话了。你我兄弟立场不同,你要抓我,就放马过来吧。”

  陆远神情凝重,鬼灭之刃缓缓抬起,对准了白飘。

  “白飘,你是现实中杀史崇的重要嫌犯,尤其是你身为镇魔使,知法犯法,罪加一等。白飘,你现在唯一赎罪的方式,就是束手就擒,念及你往昔的功劳,镇魔司肯定会重罪轻判的!”

  白飘突然疯狂地大笑。

  “哈哈哈,远哥你想让我回镇魔司那种鬼地狱束手就擒?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事到如今,别的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来吧,远哥,让我们兄弟好好较量一番,看看是你的鬼灭之刃厉害,还是我的咒怨刀更强!”

  陆远正要出手。

  蹭蹭蹭。

  那慈航剑斋的孔染香柳眉倒竖,凤眼圆睁:“白飘,原来你是这么样一个堕落的凶徒,我孔染香代表慈航剑斋,斩杀你这凶徒!”

  哗啦啦!

  孔染香素手一挥,十万口各色仙剑,竟然徐徐浮现,在其头顶组成一口百丈大小的“慈航剑鼎”。

  陆远有万剑云河,而慈航剑斋享有三千年盛名,名声之隆丝毫不在剑宗之下。

  在这几千年里,慈航剑斋不断收集各界的仙剑,然后将十万口仙剑,炼成了这口威力无穷的剑鼎!

  “白飘,你去死!”

  孔染香娇叱一声,身姿曼妙,剑鼎呼啸着,突然...

  眼神冷冽,忽然拧腰,向着陆远万剑疾刺!

  今夜所发生的事情本已够离奇的了!

  但谁都没想到,突然间又奇峰突起....

  谁都没有想到,堂堂的慈航剑斋圣女,竟然忽然向陆远痛下杀手!

  “远哥,小心!”

  春桃儿发出一声惊呼。

  在场众人也同时惊呼!

  但是陆远似乎早就有所预料。

  就见他化为一道龙闪,在半空高速旋转着,同时间九鼎齐齐轰出,九鼎合一。化为一尊前所未有的巨大鼎炉。

  此鼎鼎足在上,鼎口在下,将陆远完美地保护起来。

  与此同时,一股浩荡的鸿蒙之力从宝鼎之上汹涌而出,砰地一声将慈航剑鼎荡飞。

  “原来白飘只是明面上的杀手,背后还有后着!这是局中局!厉害,真厉害!”

  陆远渭然长叹:“我原本以为这只是白飘一个人所为,没想到王希孟的布局这么深,竟然连堂堂的慈航剑斋圣女都不惜坠入泥沼,自甘下贱地投奔了王希孟!”

  孔染香黛眉一挑,冷冷挥剑:“陆远你错了,本圣女不是投靠王希孟,我只是在保护...我的情人!”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