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十五章:首富攒局,各路高人全捧场

第十五章:首富攒局,各路高人全捧场

  /

  陆远就要步出镇魔司。

  白飘一把将他胳膊拽住:“哎,你这装束未免也太简陋寒酸了吧。你就穿成这样去史崇家?你可知道那史崇可是平安京的首富,听说他每回上厕所都有十几名婢女侍奉,一上完厕所就要换一件新衣服,用香料熏一下自己。咱可不能丢了镇魔司的脸!”

  就见白飘拿来两件云纹锦缎的“赤兔”皮大氅,给陆远披在身上。

  然后又拿来豪华的服饰。

  就见陆远一身华丽的装束,头戴玉冠,足蹬蛟皮靴,显得威风凛凛。

  “啧啧啧,陆远,你现在是越来越帅,越来越有气势了!我要是个女孩,我都会爱上你!”

  “只有衣服没有马乘坐,那也不像话哦!来来来,备白龙驹!”

  白飘伸手从虚空抓过两条矫健白龙,往地上一抛,两条白龙竟然幻化为两匹雄姿英发的白龙驹。

  陆远骑着白龙驹,顾盼神雄,英姿勃发。

  陆远骑着马在平安京走了一圈,沿途引来众百姓的不断赞叹。

  “快来看啊,那就是斩杀灵感大王,剪除各路妖邪的陆爷,确实帅啊!”

  陆远感到从百姓身上不断散发出强大的信愿凝注在自已身上,他的修为竟然不受控制的攀升中。

  金山银山,不如百姓的口碑!

  昔日的无名小卒,终于出头天了!

  陆远很是感慨。

  “远哥,这种聚会,我也想好奇,我也想看看人族大豪们是怎么斗富的!”

  “好,春桃儿。我也带你去!不过你还是最好化妆成粗野汉子...”

  沿途,陆远都在脑子里搜索关于史崇的情报。

  这史崇祖籍金陵,祖父是朝廷枢密院的忠臣,督办天下织造,财雄势大。

  有句俗话:平安京虽大,住不开金陵一个史!

  到了史崇这一辈,靠着“拆迁”,迅速成为平安京首富。

  但据说这史崇为人很有些异于常人的怪癖...

  史崇在民间大肆购买了很多女孩。

  并且为她们提供精美的首饰、食物,服饰。

  并且培养她们参加宴会的礼仪。

  每次当史崇举办宴会的时候,都会在每位客人身边安排这样一位美人来劝酒...

  最可怕的是而如果客人没有喝酒,史崇便立刻将这名美人斩杀。

  为了保住性命,这些美人会在席间纷纷使劲各种手段劝客人喝酒,甚至做出种种不堪入目的丑态...

  有些客人怜惜这些美人性命,往往都会十分配合,但也有些刁钻古怪的客人,故意为难这些美人,在席间坚决滴酒不沾。

  在那时侯史崇则会毫不犹豫的将美人斩首,人头做成“美人头颅羹汤”。

  陆远寻思,这史崇无疑是个可怕的疯子,偏偏往往越是这种人越有钱有势....

  陆远下意识地去摸剑鞘...

  这趟去史崇的“金谷庄园”也好,如果能有合适的机会,就干掉史崇,也算为民除害了!

  史崇的豪宅“金谷庄园”修建得富丽堂皇,庄园之内假山环绕,池水荡漾,无数的亭台楼阁掩映其间。

  “金谷庄园”有九百九十间屋子。

  史崇命人用珍珠、玛瑙、琥珀等贵重珠宝将每一件屋子都装饰的金碧辉煌,就连解手用的茅厕也十分精美,凡是上过茅房的人出来必须换一身新衣服,还要沐浴焚香。

  真是豪门深似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贫富不均到这种程度,令人咋舌...

  陆远刚进入金谷庄园。

  就听从虚空中传出动听的丝竹弦乐之声,无数仙子装束的美艳女仆踏着花毯,不断抛洒昙花,香烛,满园春色无边都香气弥漫。

  彩云中冉冉飞出一条由彩龙拉着的沉香宝辇。

  一名俊美的少年懒洋洋的躺倒在沉香宝辇上,他身边的数名薄纱玉腿的绝色美姬,正咯咯娇笑着,以一种令人眼红的姿势,往他嘴对嘴的互喂美酒。

  这少年的,皮肤比大姑娘都白,只是一看就是酒色吃多了,俊美是俊美极了,可惜一点阳刚之气都没有。

  白飘在陆远耳畔说:“快看,那就是被废了的皇太子,武天赐!”

  据说武王年轻时雄才大略,讨南羌,平西岐,南征北战打下了赫赫英名。

  武王效仿先贤生百子,总共生了九十九个皇子。

  武王最溺爱的就是这位皇太子武天赐。

  只是这位皇太子胸无大志,每日只和姊妹丫鬟们一处,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下棋,作画吟诗,以至描鸾刺凤、斗草簪花、低吟悄唱、拆字猜枚...

  就这样的荒唐纨绔,最终让武王忍无可忍,最后直接废了太子的储君身份。

  陆远心中感叹,这位皇太子都被废了,竟然还不知悔改,排场依旧这么大。心可真大。

  皇太子武天赐倚靠着女仆的玉腿,眼圈发黑,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一看就是严重的肾虚。

  此时,一群衣着艳丽华贵,貌美如花的女修士高昂着头,好像骄傲的孔雀般,集体簇拥着一名清秀的佳人,款步走来。

  这女子发鬟高挽,目光颇为傲慢,看都不看其余人,直接划出一个干净的角落,盘膝坐于蒲团之上。

  “哇噻,大伙看啊,那是慈航剑斋的圣女‘孔染香’也来了,慈航剑斋也是三十三仙族之一,据说此女的《慈航剑鼎》,已经到了剑术通神的境界,距离化神境仅仅一步之遥,修为之强,丝毫不在平安京五大高手之下。”

  紧接着。

  一名黄头发的消瘦青年,一名面色冷峻的黑色发带束发少年,也出现了。

  “哥哥快看,那是青云门的少宗主张非凡,一千多年前这青云门也算修真界的一个大宗门,可惜千年之后,青云门后代是耗子下窝,一代不如一代,现在已经彻底沦为了二三流的修真宗门,但是破船还有三分钉呢,这青云门还是有些底子的,就这个少宗主张非凡,最近连续挑战各路高手,战绩不凡!”

  就在此时,空中传来宏大的诵经声,力士护法,天女散花,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檀香刺激着每个人的嗅觉。

  有一老僧足踏九环锡杖缓慢飞来。

  在老僧的头顶上有一亩地大小的庆云覆盖着,数名金甲力士为老僧撑着云罗伞盖,气派非凡。

  老僧如佛祖降临。落地之后,方圆数里都化为其金色的道场。

  老僧看都不看众人,眼睑低垂,闭目入定,生人勿进。

  “快看啊!那不是法海上人吗?这老僧一向不问俗世,这回也来凑热闹?”

  “哎呦,连法海都来了,这史崇面子够大啊,看来钱不但能通神,更能通佛!”

  就在此时,陆远突然感觉臀部有什么东西在摩擦。

  回头一看,身后是一名留着浓密的胡须,手笔兰花指的彪形大汉...

  这大汉冲着陆远挤眉弄眼:嘤嘤嘤,亲,你这臀部好翘啊,人家好喜欢...

  陆远暴怒了,他竟然被一个变态骚扰了。

  “嘤嘤,不要欺负那兄弟,那可是镇魔司的人!”

  就见从这傀儡身上,向外疾射出无数晶莹的丝线操纵着大汉向外迈步。

  噗通,这大汉突然倒在地上,化为一具栩栩如生的木头傀儡...

  没错。

  就是乡下木偶戏的那种傀儡。

  这傀儡竟然逼真如此,甚至连陆远都没有看破?

  陆远猛然想起,修真界三百六十行这,有个特殊的职业,就叫“傀儡师”。

  这世上有一种傀儡秘术:乃是将灵魂封在无生命的木偶,操纵这种木偶者便叫“傀儡师”。

  这“傀儡术”若是修炼到极致,甚至能和仙人相抗衡,乃是一门极为厉害的法术。

  “嘻嘻。我的嘤嘤比较顽皮,就喜欢帅哥,让大哥受惊吓了!”

  就见原地蹦跳着一个扎辫子的圆脸姑娘,冲着陆远调皮的笑着。

  “我叫小圆,圆满的圆,不是圆嘟嘟的圆....”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