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十三章:在陆爷的眼皮子底下,你还敢交通肇事逃逸?

第十三章:在陆爷的眼皮子底下,你还敢交通肇事逃逸?

  陆远缓缓撤刀。

  “哦,怎么你所认识的都是一些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嗯嗯,杨咪咪是我在平安京的斥候;咪咪姐,这位陆大人,就是我跟你说的咱们猩爷的传人,而你还要杀他?这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吗?”

  “什么?你就是那新任的妖王大人?真没想到你的身份这般特殊...”

  一众母狐狸齐齐发出惊呼之声。

  “妖王在上,请赎奴婢们冒犯之罪!”

  咪咪面色变得严肃起来,率领一群大小狐狸精,盈盈罗拜于陆远脚下。

  “好了好了,不知者不怪,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过去的就算了吧。”

  陆远袍袖一甩,倒塌的桌椅板凳全都归位。

  扑扑…

  楼子里自行点燃了一盏盏的琉璃彩灯,灯火通明,宛如琼瑶世界。

  这位陆妖王,虽然面貌平凡,但是心机甚深,慧眼如炬,心狠手辣,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看来轩辕坟的复兴有希望了。

  咪咪的一双魅眸中不断闪烁异彩,笑吟吟的重新布置美酒佳肴,安排狐狸精们展开华丽的歌舞,盛情款待妖王。

  原来咪咪所开设的这家“红袖添香”,专门就是用来刺探平安京中各种军事情报的。

  别看庙堂上那些的大人物各个道貌岸然,人五人六的,只要一进入到红袖添香,全都禁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

  人在温柔乡中,总会吐露出一些很有价值的情报。

  “哈哈。还是狐狸精厉害啊!如此一来可省去我很多麻烦手段了!”

  陆远心中大喜。

  “哦,对了咪咪。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我是来替了然禅师祭奠...秀儿姑娘的!”

  一提到秀儿,咪咪那泪珠儿像断线珍珠般扑簌簌落下。

  “哎,话说那秀儿也是头狐狸精,她和了然冲破了世俗偏见,真心相爱,只是一妖一僧,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于是秀儿为了成全了然而选择了自尽了,这也算殉情而死吧,这个傻丫头!”

  陆远沉默一阵,最后郑重道:“这样吧,咪咪,你今后还是利用这个环境继续为我提供各种情报,但是你们也要注意安全...今后不要再消耗男人了...”

  陆远又将《无上妙法莲花经》甩给了春桃儿。

  “哇啊,这么贵重的经文你真白送给我啊,远哥,你简直不要太体贴!”

  春桃儿手捧经文,喜极无限。

  “嘘,这些经文可是金山禅院的秘宝,千万不要让那些秃驴得知被咱们获得了,否则麻烦不断!”

  “嗯啊,远哥真是智虑深远,你是我男神!”

  “远哥放心,咱偷摸着炼化《无上妙法莲花经》,不会让那些和尚知道的.....对了远哥,你将了然斩杀,万一金山禅院报复咱怎么办?”

  陆远轻轻掸了一下袍袖上的灰:“你多虑了。那了然杀害妓女,实属罪有应得,想必金山禅院还不会为了一个犯了谋杀罪的罪犯和镇魔司翻脸。走,我们去街上逛逛,顺便继续搜查王希孟的下落...”

  “小桃儿、这是有关于王希孟最近频繁出没的资料,你再仔细看看,能看出啥?”

  春桃儿低头复勘,黛眉微蹙:“这个,我确实没看出啥啊。”

  陆远拿着墨笔,在所有的案发现场画了一个圈。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月内,连续发生数桩离奇命案,而这些案发现场...都位于平安京的玄武大街一带?

  玄武大街:那是京畿重地,盖因为有众多的学院、寺庙都坐落于此…

  …其中最有名的两处标志性建筑便是---“金山禅院”和“天道学宫”。

  “哦,远哥的意思是...那王希孟,和金山禅院、甚至天道学宫有关?”

  “就算没有直接关系,起码也有间接关系,不是寻仇,就是那凶手潜伏在这两处。”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直接去这两处搜查抓人?”

  陆远缓缓摇头,这“金山禅院”和“天道学宫”势力庞大,盘根错节,无论实力和底蕴都丝毫不逊色于“人仙司”和“镇魔司”。

  而且这种地方向来和朝廷的亲贵们关系密切,他没有确凿证据是不可能直接进去抓人的。

  “没有确凿证据前,暂时不能轻易打草惊蛇,我行事的风格是绝不打无准备之仗,一切都要先去实地调查研究后再说!”

  陆远嘬唇,发出尖长的呼哨声。

  嗷!

  两长得像马,但是身上又有斑斓虎纹的“碧眼金睛兽”,四蹄淌开,如飞奔来。

  陆远换了装备,鸟枪换炮,将光驹换成了“碧眼金睛兽”。

  这两匹“碧眼金睛兽”乃是蛮州异种,此兽比马还快,能生啖虎豹,凶猛矫健。

  “小桃儿,走,咱骑着碧眼金睛兽,上街巡逻咯。”

  这个时候,半空中赫然传出悦耳的叮咚声,一道道巨大的光柱冲天旋转,化为一个法阵。

  一匹匹来自蛮州的“负山猛犸”驮着沉重如山的货物,缓步走出法阵。

  这种“负山猛犸”体型大,力量足,性情温顺,好驯化,是最好的交通运输工具。

  来往蛮州与平安京的货物,全靠这种巨兽背负。

  “让让,你们这群贱民都他娘的给老子让开...”

  飕飕!

  就在此时,两道如虹的剑光划破长空,那是两口宽如门板的巨剑。

  巨剑上分别伫立着一男一女,两个面目倨傲的“天道学宫”的士子。

  两口飞剑从负山猛犸的身边带着轰鸣暴掠而过,一头负山猛犸顿时受惊,发疯般向着围观的百姓踩踏。

  百姓们发出哭喊之声。

  “交通肇事,目无王法!”

  就在此时,白光一闪,一个身影从碧眼金睛兽上飞身而起,单手摁住负山猛犸微微一摁。

  噗通!

  如此巨大的负山猛犸,竟然被陆远生生在地下摁出一个巨坑。

  “哇塞,竟然能单手制伏负山猛犸,这还是人吗?”

  “哎呦妈呀,要不是陆爷如此神力,我们岂不是会被发狂的负山猛犸踏为肉酱?多谢陆爷救命之恩。”

  “妈的,那又是天道学宫的士子交通肇事,这群混蛋士子,仗着八皇子在背后撑腰,光天化日,横冲直撞,简直无法无天了...”

  陆远眼睛眯了起来,方才那巨剑上的原来就是天道学宫的士子。

  这群人在他眼皮子底下都敢横着走?

  飕!

  陆远眨眼间就在高空中拦住了两名逃逸的士子。

  这人的速度竟然比飞剑都快?

  那两个骄横的士子吓了一跳,就像踩了刹车,猛然停住。

  “你这个小小的镇魔师就敢在咱们面前耍横?你难道不知道本朝乃是宗庙乃是圣人所授予的,自来本朝厚待士子,身为大道学宫的士子可以不纳粮、不交税、见官大三级,刑不上大夫,你就算是镇魔使也无权逮捕我们,我看你啊,还是赶紧滚回镇魔司,否则那些大人问罪下来,小心把你这身狗皮给你剥去,哈哈哈!”

  两人面对陆远这位镇魔使,竟然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反而还敢出言挑衅。

  陆远冷冷道:“你们别跟我说废话,我就知道你们大街上放飞剑,属于危险行为,你们惊扰了百姓,干扰了社会秩序,属于交通肇事逃逸的重罪.....我现在命令你们俩,即刻束手就擒,否则根据律例我有权将你们诛杀,来彰显朝庭的威仪和《大武律例》的神圣不可侵犯性!”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