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二十六章:幽冥龙骨伞

第二十六章:幽冥龙骨伞

  被闫冥这种货色打压,陆远心里极为郁闷。

  英雄无用武之地,龙困浅滩。陆远默默动了杀心。

  这闫冥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找个合适的机会,把这货铡了

  这几天陆远脑子里就想着一件事,怎么把闫冥这个小人给弄死!

  闫冥家里有背景,上面有人,下面也有爪牙。

  而且这小子得罪人太多,很是小心谨慎,据说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睡两次...

  要弄死狡猾的闫冥很有难度。

  陆远琢磨来琢磨去,念黄泉咒,把傲无常从灵界叫来了。

  “无常兄,我想请教你一件事,那就是怎么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干死闫冥?”

  傲无常嘬嘬牙花子,露出为难之意。

  “这个,确实有难度了!据我所知那闫冥是金丹大圆满修为,为人狡猾狠辣,要想除掉他,只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单挑,一种就是下毒!”

  闫冥是镇魔使,陆远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杀他。

  那么唯有第二种办法,那就是下毒!

  傲无常手掌一翻,掌心内顿时出现一瓶五色无味的液体。

  “陆远,按照毒液的等级,毒液一共分为九星,这就是最高等级的...九星蛊液!此种蛊液无色无味透明,一旦给闫冥服用,可以令其当即吐屎,毒发身亡,而且就算是最厉害的验尸官都查不出来,嗯,这个可是我压箱底的宝贝,你给我一千万阴德值....”

  “成交!”

  陆远什么都缺,唯独就不缺阴德值。

  他大手一挥,将阴德值推给傲无常。

  “哈哈哈,陆兄弟就是豪爽,这九星蛊液给你,你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可要小心使用啊!我回灵界,你有事呼我!”

  陆远手里掂量着这瓶九星蛊液,心里盘算怎么给闫冥灌下去呢?

  就在此时,陆远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咯咯的怪异笑声。

  一股强大的威压如泰山压顶般迫近。

  这是一个强大的敌人!

  陆远眉峰一惕,体表之上腾出众多的剑丝,飕飕飕,向着身后疾射。

  乒乓!

  就见对方不紧不慢,只是微笑着撑起一把黑黝黝的大伞。

  砰砰!

  伴随好像雨打芭蕉般的爆裂脆响之声,陆远的这三百六十五口飞剑,竟然全都被那口大伞挡住。

  “这是什么法宝,竟然能抵御我的仙剑攻击??”

  陆远微微一惊,手指旋转,所有的仙剑全都撤回来,像刺猬般的在他背后竖起,严阵以待。

  “嘻嘻,此乃杂家的龙骨伞,乃是以龙骨为撑,用灵界冥火炼成的符文宝伞,可抵御一千口飞剑的齐射。”

  伞下的这位高手。手上戴着扳指,身材异常魁梧,面白无须,尖尖的嗓音像唱戏一般,手指头还不时地比划出兰花指...

  这位高手,竟然是个...太监!

  虽然是个太监,但是修为也是在金丹后期,气势尤其不凡,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势和威严。

  这个太监,身份地位还很不一般呢。

  陆远身在宫门,自然晓得--平安京的水深的很,不说三法司六部九卿十公百侯,就说那九十九个皇子,每一位也不是善茬。

  这个老公公。不知道效忠的是哪一位皇子啊!

  不管是哪一家的公公,总之都不能得罪...

  “卑职陆远,参见公公!”陆远不卑不亢,抱拳行礼。

  “哦,你就是那陆远小子,杂家最近可是久闻你的名气了!咯咯咯...”

  老公公就像踩着鸭脖子了,发出令耳膜震响的尖锐笑声。

  “小子不才,敢问公公尊姓大名!”

  “咱家姓殷,名大强....”

  殷大强!

  陆远心里不断腹诽,这年头人都要往自已脸上贴金,就连个太监都要说自已..又大又强。.

  “陆远,杂家就开门见山,杂家先前从包打听那里买的妖尸,都是你提供的吧.....”

  陆远滴恍然大悟.....原来这老太监就是包打听所说的那位重要大客户。

  陆远对于上线、中间商、下家...这套完整的产业链的流程忒熟悉了!

  殷大强就是幕后的金主,包打听的妖尸全都被其大手笔购买。

  自从包打听被冷白眉戕害,这条线就断了,于是幕后金主亲自出马,要将这条线续上...

  在那时刻,陆远的脑瓜赚的飞快。

  这老太监代表何方势力?

  他们来寻找他,意欲何为?

  是想黑吃黑,还是想继续合作下去?

  老太监殷大强一样就看穿了陆远的心思。

  殷大强翘起兰花指:“哎呦,小猴崽子,你还怀疑杂家吗?以杂家的身份年纪,我岂能黑你?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早就调查清楚了,包打听的货全是从你这出的!实话说呗,杂家的小主急需大量的妖尸,这样吧,你给我这个数的妖尸,我给你这个数的元石!”

  老太监冲着陆远竖起一枚食指,又竖立起一枚中指。

  “一千妖尸?....一万妖尸?....莫非是....十万妖尸?”

  陆远的难以置信,这老太监一张嘴就朝他要十万妖尸?这胃口未免忒大?

  他们要这么多妖尸干啥?

  炒着吃还是煮着吃?

  老太监翘着兰花指,轻轻在陆远的额头杵了一下:“瞧你小子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十万妖尸你觉得很多吗?这不过是最低值而已,我不管你小子用什么办法,必须要在三个月搞来,只要你能搞来这些妖尸,我的东家愿意付给你几百万的元石,哝,这是订金...”

  老太监袍袖一甩,如小山般堆积的元石出现在陆远面前。

  陆远的月俸也不过几十。

  他在镇魔司干几百年也赚不了这么多的元石...

  陆远眼珠一转,什么话都不说,而是将目光停在了那把黝黑的龙骨伞上。

  “哎呦,你个小猴崽子,你竟然惦着杂家的这把龙骨伞,好呗,此伞能隐身、能防身、能防火、防盗、防剑,是件难得的宝物,既然你小子喜欢,也罢,杂家就将此伞赠予你吧!”

  陆远脸上一喜,躬礼道:“小子多谢殷公公增伞!”

  “对了。殷公公,小子还有一事相求,就是小子要完成您的任务,最大的障碍就是我的上司闫冥。这个人处处盯着我,我无法放开手脚干活啊,你要不要想个办法,将他...”

  陆远做了一个下劈的动作。

  殷公公缓缓道:“闫冥的背后是闫阁老的家族势力,这股势力把持朝纲多年,也是我们的死敌,不用你说我也早想除掉这根钉子了!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你再等些时日,只要一有机会,我会帮你将闫冥铲除掉!”

  “哈哈哈,多谢殷公公!”

  有殷公公背书,陆远就等于吃了定心丸。

  闫冥...死定了!

  :。: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