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二十章:阴山派妖人

第二十章:阴山派妖人

  这辟邪七宝,各有其妙用。

  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镜九寸已上悬于背后,则老魅不敢近人....

  那面护心青铜宝镜悬挂于胸前,一则可以防身护体,二则可以照射妖魔邪鬼,威力巨大。

  再说那口桃木剑别看是木制的,但是威力丝毫不逊色于仙剑,是令妖魔都感到畏惧的震撼性杀器。

  至于白公鸡头、黑驴蹄子、黑狗血、泰山石、特种符水…

  也都各有其独特不凡的镇鬼功效

  …

  梆梆梆。

  “夜半三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起来处刑咯…”

  一阵密集的梆子响声传来。

  陆远微微皱眉。

  又有什么大妖魔被擒拿归案了,以至于命令如此急促。

  在炼化了那些龙字号功法之后,他元气充足,法力不断压缩凝聚,在体内幻化出了一枚“金丹”的虚影。

  陆远法力充盈,血气旺盛之余连带着着胆气也更为豪橫。

  他大步流星迈入刑房。

  忽然,一股无比阴寒的煞气扑面而来。

  这股煞气中有无数冤魂在嚎叫着。

  陆远蹬蹬蹬倒退数步,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惊诧之意。

  这妖魔的煞气竟然如此沉重?

  这得杀多少人才能凝炼出如此浓郁的煞气?

  跟这凶徒相比,之前的那些妖魔就是“稚童”一般。

  这股煞气刚一入体,立刻如毒蛇般在气体内乱窜,几乎要将陆远的血液冰封。

  陆远咕嘟嘟将那辟邪符水灌下。

  这符水乃是辟邪七宝之一…可以清心、解毒、明目、安神、祛邪。

  符水入体,那股煞气顿时消散…

  陆远口里衔着那黑驴蹄子,大步踏到刑架面前。

  “咦,你这小家伙竟然能不畏惧我的阴煞之气,呵呵,看来镇魔司确实有人才啊!”

  那人呲着一口整齐的大板牙,笑得格外瘆人。

  这个妖人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其实,比起一般的妖魔更为残暴。

  这妖人的前胸、后背、肝脏、腹部、耳朵、鼻子、心脏部位…被钉了七枚明晃晃的法钉。

  这人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受此酷刑?

  陆远翻着档案,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阴山派:柳九郎

  年龄:六十岁!

  擅长功法:血祭、吸血、施毒、下蛊、盗取母婴炼鬼婴....

  阴山派乃是恶名昭彰的魔道宗门之一,这个宗门将阴毒发挥到了极致。

  别的宗门信仰的都是:三清玉帝、太上道君、诸天神佛。

  阴山派信奉的则是:大力鬼王、九子鬼母、酆都鬼王、各种厉鬼。

  阴山派尤其擅长请鬼上身,利用鬼怪的邪恶力量来杀生害命。

  这柳九郎是阴山派九大长老之一,平素在西山一带盗取母婴炼邪功,被镇魔使们追猎三千里,终于在渭水河畔擒获。

  夜晴空有法旨传下:

  柳九郎是镇魔司通缉的要犯,被擒获之后,立即验明正身,推至刑房处斩。

  但是这厮一身功力颇为不凡。

  就算修为被废,锁了琵琶骨,但依旧是刀枪不入,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其余处刑人对这家伙没办法,无奈之下只好搬出处刑率排第一的陆远来执行斩杀。

  “柳九郎,你开膛破腹盗取紫河车,炼化邪婴鬼胎,实乃万恶不赦,罪大恶极,我陆远今天就替天行道,斩杀了你!”

  柳九郎上下瞥着陆远,眼神里满是不屑…

  “你小子甭说大话!来来来,你朝爷爷的脖颈上砍,快砍啊!”

  …这柳九郎桀骜不驯,态度张狂得很。

  陆远勃然大怒,抄起杀猪刀朝柳九郎的脖颈狠狠劈去。

  咣当!

  伴随一声金属交鸣之声.....

  柳九郎的脖子上,只不过是迸发出一溜激烈的火星,脖子竟然没有被斩断。

  “哈哈哈,老子练的乃是阴山派的‘铜头铁臂功’,就凭你那点微末道行,你能乃我何?能乃我何?”

  柳九郎狞笑着,故意朝着陆远脸上喷出一股潮湿腐朽的酸臭尸气。

  “娘的,我还就真不信了,我砍不死你这个妖人。”

  陆远丢了杀猪刀。抄起青铜巨斧,又是劈头盖脸一顿劈。

  乒乒乓乓。

  一路火花带闪电...斧头都卷了刃。

  陆远气喘吁吁,累的像条狗。

  再看柳九郎的身上连个白点都没有。

  这人的脸皮比城墙都厚…

  “哈哈哈,我说小兄弟,你也斩杀不了我,回头一定会被闫冥那个小人责罚!与其你这里受些小人的刁难,不如你脱离镇魔司,加入到我阴山派,大碗吃酒,大块吃肉,再抢几个大官家里的小姐当压寨夫人,夜夜入洞房,岂不胜过在这里受这些司狗的窝囊气。”

  “娘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就不信整不死你。”

  陆远灵机一动,从怀里摸出那白公鸡头,对准柳九郎的窍穴猛啄。

  一见到陆远拿出这白公鸡头,柳九郎顿时色变。

  “该死,谁给你的这玩意,停下,赶紧停下!哎呦妈呀,好痒,哈哈哈”

  白公鸡的头高昂着,狠狠戳柳九郎的腋下…

  “哎呦妈呀,我好痒啊。该死,快停手…”

  这厮又哭又笑,涕泪横流,状若疯癫。

  世上一物降一物,别看这白公鸡头不起眼,却恰好能破柳九郎的罩门...”

  “陆远,我命令你赶紧停下,否则我阴山派的那些兄弟不会放过你的。”

  陆远根本不搭理他,只是抓紧公鸡头胡乱的在柳九郎的身上猛戳。

  噗嗤!

  那只白公鸡头深深的扎入柳九郎的“肚脐眼”……

  这一招够阴,效果堪比墙撸…

  柳九郎的真元一泄如注,很有硬度的肉身顿时疲软如泥。

  “呵呵,这回我算找准你的弱点了,来来来,再来一口黑狗血!”

  陆远捏着柳九郎的腮帮子,咕嘟嘟,将半盏黑狗血强行给他灌下去。

  黑狗血专门破煞气...

  柳九郎就像点燃了的棉絮,瞬间爆燃,整个人从头到脚熊熊燃烧起烈焰。

  “杀猪刀、青铜斧都劈不死你这贱人,那老子就用别的小玩意试试!”

  陆远双手擎定桃木剑,拽着柳九郎的头发就像拖条狗般的在地上拖行着。

  然后他拎着柳九郎的乱发。

  将剑锋对准柳九郎的脖颈用力斩下.....

  :。: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