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第三章:处刑老蚌精

第三章:处刑老蚌精

  陆远第一次使用“龙解”便吞噬了魅狐的魂魄,强大自身。

  但这一过程也透支了他的全部法力。

  陆远就像一枚流星般坠入镇魔司的“寮房”内...

  但是在落地的一霎那,一股精纯无比的元气涌入陆远四肢百骸。

  周易之乾卦,元亨利贞,第一个字就是“元”。元为始,元为初。

  人族修士体内只有元气充沛才能滋养元神,修真问道---这个过程就叫筑基!

  陆远的修为瞬间冲至了筑基境,精神体力瞬间达到巅峰!

  “修仙觅长生,热血任逍遥,踏莲曳波涤剑骨,凭虚御风塑圣魂....我陆远再也不是修真界的小菜鸟了,就让一切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陆远敞开胸膛,激情澎湃之余,准备迎接最狂的风雨.....

  “该死的,三更半夜的你小子鬼吼什么?疯了吧?!”

  “陆远,你身为镇魔司掌管刑罚的处刑人,是不是斩杀妖魔太多,煞气入体,神魂不宁?没关系,赶明而哥们给你找个大仙去去邪气.....”

  飕飕飕!

  各种洗脚水臭裹脚布西瓜皮板砖....从寮房各个角落中各种不差钱般的砸过来。

  “陆远,哥看你还是童子鸡,不如我带你去京都最大的‘红袖添香’嫖一宿,再找几个手艺好的姑娘给你开个苞...哈哈哈!”

  “陆远,睡不着的话就去昭狱处刑,这个月甚多指标的,完不成任务的话,咱们这个月的薪俸恐又要被扣了,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万一任务完不成,大伙的板子都要算在你小子的头上哦...”

  镇魔司的整体结构是一座塔形的宏伟建筑,从上至下依次是:掌房、禅房、丹房、经房、殓房、库房、功房、当房、寮房、兽房、捕房、刑房、诏狱.....

  处刑人都挤在窄小简陋的寮房内。

  这些处刑人之间明争暗斗,互相讥讽斗殴。

  陆远没有搭理那些无聊的处刑人,冒着淅淅沥沥的阴雨,麻利地将那具魅狐的尸体剥皮萱草,挂在“任务处门头”,然后沉默着继续去处刑...

  他是一个做事极为认真的人,虽然第一次使用神牌刷妖魂,但还是心里没底。

  他准备尽快地将这一技能练得娴熟。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陆远不断地处刑那些山精邪怪,然后不断尝试运用妖魂去刷神牌。

  他抓过一头食人豹子精的魂魄对着那神牌用力一刷。

  刷!

  不可思议的一幕便出现了,就见牌子上晶光迸射。

  就像打开了一个神秘的宝库。

  叮咚~~一道光华伴随一声悦耳的泉水般的叮咚响声。

  在陆远掌心赫然出现二条鎏金熟铜锏,这两枚熟铜锏熠熠放光,每一条的鎏金熟铜锏都一百二十八斤,两条疏铜锏加一起足有数百斤,入手分量沉甸甸...

  与此同时,一股强悍的元气也随之涌入陆远体内,点亮了他体内黯淡的经络。

  那一刻陆远就感觉体内起码多了一甲子的“道行”...

  他顿感力大无穷,精力充沛,手里拎着这么沉重的熟铜锏都不感觉累。

  一般处刑人在执行完一场处刑任务之后,都会疲惫不堪,要么去找个地方喝花酒,要么就回去酣睡。

  但是陆远自从得到了一甲子的道行,那是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疲惫之意。

  他恨不能多多斩杀妖魔,这样他就能功力精进了。

  陆远抬起头来,不由得惊诧这次所处刑的对象...

  那这次处刑的对象,乃是一头千年的蚌精:这头老蚌精昔年曾经追随泾河老龙,行凶造孽,斩杀无数人族修士...

  就见这头蚌精乃是一名威猛壮汉,背上夹着两片坚硬的蚌壳。

  “踏马的愚蠢的人类们,老子在大明湖畔晒太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却好端端的被你们镇魔司这群混蛋抓回来,你们就不能让我当安静的美男子吗?你们咋就这么没有武德,耗子尾汁…”蚌精在那里破口大骂。

  陆远摸着下巴,喃喃自语:“这头蚌精个性凶悍,曾经在大明湖上掀翻游船,将一船的游客活活溺死...”

  “你虽然比魅狐好一些,但是也杀了不少无辜,所以也不能宽恕!”

  陆远手指不断掐诀,指尖幻化出一道“电光火符”。

  “接受雷霆的惩罚吧,蚌精!”

  陆远指尖一弹,电光火符之上弹出众多的青色闪电,呼呼地向着蚌精劈头盖脸的狂砸。

  看到这轮电光火符来的如此猛烈,老蚌精尖叫一声,用力收缩那坚硬的蚌壳。

  腾腾!

  青色闪电落到蚌壳之上,光芒顿时黯淡下来...

  “啪啪”....

  电光竟然被坚固的蚌甲崩碎....

  这蚌精不愧是有千年道行的老妖,虽然被俘,但是骨肉支撑着坚硬的蚌壳,竟然将陆远的种种攻击全部弹开。

  陆远连劈带砍,只不过是在坚硬的蚌壳上留下了一行浅浅的白印而已。

  累得他鼻洼鬓角热汗直淌,吁吁喘气。

  “哈哈哈,你这个废物点心,就凭你这点力气,也想斩杀你家蚌精老爷,你简直就是癞蛤蟆爬脚面上,不咬人膈应人...啊呸!”

  蚌精口一张,向着陆远喷出一股黏稠腥臭的水箭...

  陆远躲闪不及,被臭水溅了一脸水花,一身湿漉漉,显得很狼狈。

  “哈哈哈哈,傻瓜...”蚌精裂开巨嘴,猖狂大笑。

  哎,物老能成精,妖老成怪,这些个妖精果然一个比一个猖獗...

  陆远叹口气,就见那一条熟铜锏在他掌心“嗡嗡嗡”的旋转着,猛然间轮起来,向着那坚硬的蚌甲狠狠砸下去。

  砰!

  那条熟铜锏带着呼哨之声,重重砸到蚌甲之上,顿时发出沉闷的轰鸣声。

  就见从那蚌甲上陡然幻化出一轮湛蓝的波光,将那枚熟铜锏弹起一丈多高!

  “哎呦,你这枚熟铜锏是什么法器?怎的如此沉重威猛?”

  虽然用尽全力弹开了熟铜锏,但是这熟铜锏加诸于蚌甲上的力道,依旧让蚌精感到一阵深深的眩晕。

  陆远沉默着,右手熟铜锏被弹开的瞬间,左掌的熟铜锏闪电五连击...

  砰砰砰!

  就这样连续不断的抽击,那枚坚硬的蚌甲之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裂纹...

  与此同时,陆远还不断的释放火符,不停的烘烤蚌精,不断消耗它体内的水气。

  这蚌精的力量绝大多数来自于水气,如果没有水,它就会逐渐脱力而干涸。

  再加上抵挡陆远轮番的狂轰滥炸,蚌精终于虚脱了....

  两片蚌甲无力的开合着,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其实陆远此时也已精疲力尽,但他强撑一口气,先是将左掌的熟铜锏重重砸下,随即右掌的熟铜锏拼尽全力也砸到了先前的那枚熟铜锏上....

  :。:

看过《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