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妖旗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白虎

第二百一十五章 白虎

  /

  (一将功成万骨枯,奈何草木兴荣,岂是人定)

  星光不透,月影无踪,辞了鸡鸣关袁守诚,杨戬几人自那孤桥入得了白虎岭。

  此间山岭横竖无章,峭石乱生,就连天空中的阴云也聚集不散。

  哪里分得清白昼黑夜,唯有远处乍破的点点天光与山野间飘荡的磷火,才能依稀看见路途。

  经由袁守诚点拨,这几人也是怕招来白骨缠身,索性从那山崖旁捡了几片柳叶贴在了额上。

  槐柳属阴,人间常见鬼事大都发生于此。故人间也有用槐柳叶子沾那井水,压低火气去见鬼的传闻。

  只是行了半个时辰,这几人却未见得那袁守诚空中所说的白骨行军一事。

  杨戬站在一处山头眺望,这白虎岭此去绵延三百余里,比那冥海孤岛大了不少。

  从袁守诚口中描述所看,这白虎岭的白骨大军应该与当年冥海畔的猴尸差不多,但数量而言,绝对超出了冥海畔数倍不止。

  自己虽有玄功钉鬼术傍身,可手下三位妖将却无能降服亡灵之法。若是引来那些白骨群起攻之,这趟行程又会拖去不少时间。

  “妖王,属下记得,那日在冥海,移山星使木潇潇在谈论白虎岭之时,曾有提起过一个乱坟岗。”常昊突然说道。

  杨戬道:“来往路途有过不少乱坟岗,此去百里,想必还有许多。哪里分得清潇潇说的地方...”

  等等...杨戬望着远处山岭喃喃道:“山阴之地,聚气煞岚,山不藏风,恶水横生...

  这白骨夫人既为极阴极煞,想必定是匿身于白虎岭聚阴之地...”

  片刻之后,杨戬将目光锁定在了白虎岭西北处的一处山坳。

  “我们走吧...”

  杨戬话音刚落,只感到四周温度骤降,眼睁睁的看着一旁的枯木披上了一层寒霜...

  “咯...咯咯...”

  石间爆裂声突的响起,根根白骨手臂破土而出,在这百里山岭的地界上,一时间森森白骨变成了一袭海潮蔓延开来...

  这势头,饶是见惯了沙场的杨戬也不禁背后发寒。

  他们曾经都是血肉铸成的躯体,如今被岁月剔尽了血肉,却依然能踏足山巅与低谷。

  这种力量,可能不仅是来自于白骨夫人,更多的,是来源于一种叫“怨”的力量...

  百年为人身,风月佳期无数,有山间隐士、走脚行商,有征战将帅、犁田农家,也有鸿儒书生、也有耍把式艺妓。

  一抔黄土,就足以让他们长眠...

  长眠?就能睡得安稳?

  若非抱负无门,何来隐山士子?若非当贫为罪,何来离乡行商?

  若非家国动荡,何来沙场封将?若非填饱皮囊,何来背灼天光?

  你看看这脚下的白骨,他们有多少人是祖辈于此的?

  作恶之人成了骨,那唐皇偏是遣人来战,人死又成了骨。

  人们偏信神灵会解救他们,可他们信奉的神灵在哪?

  对于神灵来说,不过三千年,这些白骨便会消失。

  三千年,而已...

  杨戬几人回身望去,方见来时的孤桥处挤满了白骨亡灵。他们在鸡鸣关前徘徊不止,被那一道道挡煞黑符阻在关外。

  而袁守诚则在关卡门前,抱着一只红冠公鸡悠悠坐着,双眼浑浊呆看着这些白骨。

  “你们知道,人间最可怕的三个字是什么么?”杨戬道。

  三怪摇头。

  杨戬苦笑道:“纵是知那天命如此,却无半点反抗之心。任凭命运摧残的体无完肤,到头来,只是无奈说着,习惯了...”

  几人逆着尸潮往那西北山坳行去,有槐树叶子挡火,这些白骨也没能发现这几人的去向。

  越靠近西北处,阴气愈胜,几人只觉得眼前明晃晃的白光乍现,便看那山坳处的土壤开始翻腾。

  虽是白骨,但这次却不是人骨模样二丈骨身,四足利爪。一副交错獠牙,眼眶里点着烁烁青光。

  这是虎骨,数来七八只,细处沾着点白皮。踱在荒郊野岭,摇头沉沉...

  那蜈龙仗着槐树叶子挡去火气,往前迈了一步。怎知这七八头青眼白虎尸竟将虎头摆向了蜈龙。

  “小心了!”杨戬轻喝一声。

  那蜈龙闻言不敢动弹,直直立在原地。如此看来,山坳里的乱冢定是寻找白骨夫人的关键。

  不然,这些虎尸又怎能察觉到挡去火气的蜈龙?

  此间那虎尸近了蜈龙的身形,在他身边嗅探,这蜈龙见状本不敢动弹,谁料其中一只虎尸竟然将身一蹲,把那两只骨爪搭载了蜈龙肩上!

  这一袭令他猝不及防,当即“啊呀”一声往后倾倒。一旁的虎尸见有活人,便是一拥而上张开利齿往那蜈龙身上咬去。

  杨戬眉头一皱,知是漏了破绽,翻身而起,将那玄功地卷之钉鬼术晃在指尖。

  呼吸之间,残影飘过,那几只虎尸就被钉在了原地。

  只是那虎尸被定身的一瞬间,四周寒气骤然往这山坳处收缩,整片山岭震动不止,似是千军奔腾、袭来排山倒海之势!

  杨戬暗道不好,这是捅了马蜂窝了。几个呼吸之间,几人远远能见那些本来徘徊在鸡鸣关处的亡灵大军,正在往这山坳处集结...

  “快走!”杨戬喝罢,矮身抓起一抔碎石往那空中一撒。

  “撒豆成兵!”

  应声,数百身披戎甲的兵士,便挡在了几人身后。

  不敢多做停留,杨戬领着三怪跃进山坳中,大开天眼,搜寻着那乱葬岗的所在。

  片刻后,杨戬只见百米开外歪歪扭扭的摆着几口棺材。

  黑木封棺,尸虫出入。而那正中的一口黑棺,正透着丝丝黑气。

  杨戬冷眼扫视,隐约觉得那棺材中透露着危险,便唤出哮天神犬以镇煞。

  犬种通灵,那狗儿也察觉到了四周异样,摇身幻化为狮犬金身冲了过去。

  只一吼,那散着黑气的棺木,便爆裂开来。

  霎时间,无端响起了千军奔腾之音,与那白骨大军的杀伐声撞在一起。

  这四散的黑气渐渐凝聚而成一名将帅,杨戬刚要开口,却见这名将帅猛然抬头,往那围过来的白骨大军中杀了过去。

  杨戬几人只觉莫名,他们本以为此处设馅是为了阻挡他人来犯,却是没想到这怨灵冲着白骨大军去了。

  难道,是自己搞错了?

  杨戬且没有理会那怨灵,兀自上前往那棺木里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偏是看见了一张人皮脸面贴在了棺材底!

  此间嘶吼声渐渐淡出了杨戬的脑海,他只看的这张脸面是个垢面老翁,皱巴巴,麻麻赖赖的。

  边缘处已然与这棺材底长在了一起…

  三怪与哮天见杨戬看的出神,而那杀出去的怨灵与玄功所变的兵士,已然抵挡不住无数白骨大军的攻势,正一点点败下阵来。

  “妖王!”常昊吼了一嗓子。

  杨戬回过神来,他眼皮跳的厉害,这棺木少说也有百年之久,可这张老翁脸皮虽然破败,但却没有腐烂…

  而白骨夫人的踪迹,也在此处告一段落…

  杨戬环视四周,只见那怨灵仗着自己无形之躯正提着一具破裂的白骨。

  它嘴里念念有词:“你们…你们这些白骨,凭什么还能再站起来?!”

  杨戬知这怨灵应是唐皇派来阻击白骨大军的将帅,只是如今的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死了。

  “哮天,齐天战甲太过惹眼,替我披上戎甲吧…”

  杨戬话落,那哮天腾龙打了个滚,化成褐风戎甲披在了杨戬身上。

  三尖两刃上指苍穹,霎时雷霆盘踞“咔啦啦”劈下了一道炸雷。

  方圆三百米内,以杨戬为中心,形成了一道电弧围墙,将那尸潮困在了外边。

  杨戬本不想打草惊蛇,毕竟这白骨夫人亦敌亦友,性情也琢磨不定。

  但若自己再不出手,这些烦人的白骨,怕是要将他几人淹没在这白虎岭。

  一旁的怨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炸雷晃了心神,它怔怔看着杨戬几人,见后者没有理会他,反倒是又想那棺材里面看了去…

  “妖王为何对这口棺材如此感兴趣?”常昊问道。

  杨戬皱着眉头仔细在这棺木上摸索着,这三怪并不知道杨戬心中的算盘。

  此地阴煞之气聚集,常常会掩盖住一些精怪的气息,而这张未腐烂的人脸,长在这棺木上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不对…

  杨戬渐渐察觉到了异样,这棺木四边与封顶都是上了黑漆的楠木,偏偏这底板…却是堆满了灰尘的柳木。

  “哼,我说怎么有张人脸,原来是吃了活人,偏偏又想借活人的脸面看这天地么?!”

  说罢,杨戬指尖骤然燃起了火光,那老翁脸皮映着火光,也是立马瞪开了双眼。

  杨戬一把将这张脸面攥在手中,却听得杨显大喊道:“这是什么?!”

  转瞬之间,众人头顶青光乍现,方见一轮两丈大小的青边玄门出现在上空。

  来不及他们反应,便听得杨戬手里的人脸咯咯笑道:“多少年,没见过活肉了…既来之,则安之…”

  青光闪过,杨戬几人连同那怨灵一起消失在了这白虎岭上。

  一根树藤从那棺木里抽出,将封盖合好。

  又听得那鸡鸣关上传来了一声嘹亮的鸡鸣声后,这无数白骨大军才如潮水般退去。

  掘土自坟,平整山岭。仿似,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看过《妖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