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是野人 > 第九十三章轩辕的天命!

第九十三章轩辕的天命!

  第九十三章轩辕的天命!

  当年,有两百五三个防风氏巨人自己吃了毒蘑菇,然后发狂去追太阳,最终活活渴死在了半路上,跟云川部一点关系都没有。

  云川还把这个事情编织成了一个美丽的故事说给了族人听,族人们在遇到外族人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那这个故事也说了出去,最终,所有人都知道防风氏巨人追逐太阳,还喝干了两条河,最后被活活渴死在半路上的故事。

  死掉了;两百五三个巨人,云川还往他们的嘴巴里放置了两百五十三个桃核,最终,长出来了两百五三棵桃树,基本上还原了,夸父逐日而死,死后,手中的木杖化为邓林的传说。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云川是一个做事很讲究的人,甚至有一些偏执。

  现在,常羊山下的桃树开花了,风吹着桃树树枝胡摇乱晃,就是防风氏巨人在舞蹈。

  这些小桃树,终究会长成大桃树的,到了那个时候,就与防风氏巨人的身形有些匹配了。

  精卫在好好地养胎,整日里养尊处优的,云川不允许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影响精卫生出一个健康宝宝,所以呢,女姜的事情就没有告诉她,不过,精卫也不在意这个女姜,没有人提起,她也就淡忘了。

  其实云川也没有见过女姜,只是阿布见过,在轩辕,临魁剿灭赤妭部的时候,见过女姜。

  一个赤裸裸的女子被人呈大字型绑在一个人字形的木头架子上,一斧头砍掉了左腿,一斧头砍掉了右腿,一斧头砍掉了左臂,一斧头砍掉了右臂,一刀子挖掉了左眼,一刀子挖掉了右眼……女姜的叫声很凄厉,甚至在山谷中形成了混响,就像是有一头巨大的魔兽正在嘶喊,正在威胁那些手持武器准备与轩辕,与临魁作战的女人们。

  被折磨的虽然不是赤妭部的女人,赤妭部的女人武士们却愤怒的不可抑制。

  她们越过星星峡的齐膝高的荒草,向临魁所在的小山坡发起了无畏的攻击。

  她们其实是很聪明的,在发起攻击之前,她们还知道用火箭点燃临魁部所在的荒草,让那些火焰随着风向山坡席卷上去。

  不过啊,这样的作战方式对临魁来说是没有用的,以前在常羊山的时候,轩辕就是这样攻破他神农部的。

  所以,这些大火也仅仅把快要死掉的女姜给活活烧死,也算是解除了她的痛苦。

  赤妭部之所以知道攻击临魁部,原因就出在女姜身上,这个女人想要截杀临魁真正的老婆,为了制造一场混乱,她不惜将临魁部陷害赤妭部的消息告诉了赤妭部的先头军队,也就是因为这样,导致了一千个赤妭部的女战士在临魁部的营地里掀起来了滔天巨浪。

  虽然这一千个女战士终究战死了一大半,可是呢,还是有上百人逃出了临魁部,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赤妭。

  临魁精心设置的陷阱不但没有捕捉到野兽,反而被这些野兽掀翻了整个陷阱,并且,在这场大战之中,临魁部竟然损耗了不下一千个战士,牛羊还被烧死了不下三千头只,最让临魁怒不可遏的地方在于,有人竟然趁着临魁指挥军队与赤妭部女战士作战的时候,杀掉了他怀有身孕的老婆。

  那些人下手极度狠辣,不仅仅杀了临魁的老婆,还破开了她老婆的肚子,将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也杀死了。

  看到这一幕的临魁彻底疯狂了。

  不过,他还是保持着一些理智,经过调查之后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了女姜,他不相信女姜一个人就能把他留在老婆身边的护卫全部杀光,也不相信这件事是女姜这个女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可是呢,当他找到女姜,这个女人还假惺惺的告诉他,她怀孕了。

  临魁那里是能被这样的小伎俩欺骗过去的人,对女姜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审讯,然后……他忽然发现,被他看中的风伯,雨师两个人不见了,经过搜索,发现这两个人居然钻进了深山之中,走投无路之下,居然投靠了躲在域外苟活的刑天。

  就在临魁怀疑这件事到底是轩辕,云川,蚩尤三个人中哪一个策划的时候,轩辕告诉他,是该死的刑天策划了一切。

  轩辕交给临魁的证据确凿无疑,他直接指出来了临魁部中隐藏的一个刑天族的奸细。

  尽管这个奸细发现自己暴露的第一时间就自杀了,却让临魁不得不把怀疑目标放在邢天身上。

  这是有原因的,刑天与隶在力牧原的交战一直不太顺利,所以,他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同在一片区域里讨生活的神农部,反正,对刑天来说,轩辕是仇人,临魁同样也是,所以,刑天部就在最近很自然的成了神农氏最大的威胁。

  眼瞅着潮水般的赤妭部女战士隔着火焰向他冲杀过来的时候,临魁还是想不通,明明是一个只需要花费少许代价,就能收获良多的局面,为什么会变成是他与赤妭部正面作战了。

  眼前的局面又不能给他太多的时间去思考,眼看着赤妭部的女战士朝他所在的位置投掷出漫天的短矛,临魁只好举起手中的青铜盾,大吼道:“防御,举盾!”

  眼前的战争不关云川部的事情,所以,阿布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桌子上的菜肴以及一壶不好喝的酒上面,还时不时的起身,向轩辕敬酒,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反正他是过来听轩辕讽刺他们族长的,如果轩辕能多喝两口酒,就能少讽刺自家族长两句。

  轩辕并没有口出恶言,反而关心的询问起云川部开荒的事情,还夸赞了云川亲自不眠不休的参与耕田这件事。

  来的时候云川就告诉过阿布,如果轩辕发怒,甚至破口骂人都是小事情,因为,愤怒的轩辕不可怕,可怕的是和颜悦色的轩辕,每当轩辕开始夸奖一个人或者一个部族的时候,就是这个人或者这个部族倒大霉的时候。

  “听说云川族长为了开垦到足够多的土地,不但亲自参与,就连精卫也开始下地干活了?”

  轩辕冷漠的瞅了一眼正在他脚下作战的神农氏与赤妭部,转过头来看阿布的时候就变得笑眯眯的。

  阿布赶紧把一块肉吞下去,对轩辕道:“没法子,桃花岛没了,我们云川部就成了没娘的孩子,只能处处依靠自己的力量,您也知道,云川部只有一万人,这么一点人中间,还大部分都是妇孺,今年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多种一些地。

  如果不是事情到了难以为继的时候,我也不允许我家族长亲自下地,眼看着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族长被风吹日晒的变成了另一个模样,我这样的人看在眼中,痛在心中,好在,我们还是开垦了足够养活族人的土地,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轩辕呵呵一笑,又问道:“我还听说,即便是在你们最艰难的时候,云川族长也没有撤回给你们部族修建城墙的六千奴隶,这又是为什么呢?你也看见了,现如今,没有人能威胁到我们的安全。”

  阿布指指山脚下厮杀成一团的赤妭部与神农氏,微微叹息一声道:“没有高墙,我们族长就夜夜不能入睡,族长不能好好地睡眠,我们这些族人自然也就没法子好好睡觉。

  再加上神农部的主人临魁硬是把他自己干的坏事硬扣在我们族长头上,您看看,这些赤妭部的女人跟疯子一样的作战,你看,你看,那个人的胳膊都没了还在继续作战,这样的战士,我们云川部可得罪不起。”

  轩辕大笑一声道:“云川部中,你们族长算得上是足智多谋,身披铁甲的夸父一族算的上悍勇无双,刚刚成长起来的睚眦,赤陵也听说是不弱于刑天的猛将,区区一些女人,有什么好担心的,以至于夜夜都睡不着。

  告诉云川,让他好好睡觉,没有人会趁着晚上天黑偷偷地摸到你云川部的驻地,把他的人头偷走。”

  阿布大笑道:“我来的时候睚眦还对我说,他夜夜蹲在族长的屋顶上,赤陵夜夜睡在族长的窗下,夸父整日里提着他的战斧四处巡梭,却找不到一个前来偷袭族长的人,让他非常的愤怒。

  他们巴不得有什么心怀不轨的家伙前来伤害族长,好让他们出一点力气,免得整天白白的消耗族中珍贵的粮食,却不能建立半点功勋。”

  轩辕皱眉道:“猛将难道不是用来镇守四方的吗?云川为何要把他们放在身边呢?”

  阿布摇摇头道:“您可能不知道云川部族人的心思,我们一族中,最珍贵的就是族长的性命,只要我们族长还活着,我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族长不在了,云川部所有族人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我们一定会流干最后一滴血,不杀掉仇人我们誓不罢休!”

  轩辕深深地看了阿布一眼道:“真的是这样的吗?”

  阿布笑道:“谁要是不信,可以来试试。”

  就在轩辕还准备继续跟阿布说话的时候,轩辕猛地站起来,对站在身后的陆吾道:“那就是你们所说的火畜?”

  陆吾随着轩辕指引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披着豹子皮披风的女子,骑在一匹巨大的食草兽背上,手里提着一柄青铜战斧,在临魁的军阵中做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食草兽所到之处也不知道撞翻了多少人,最后还人立而起,好方便他背上的那个女人将战斧重重的劈下来,将眼前的一个临魁部甲士的头颅劈掉。

  陆吾用颤抖的声音对轩辕道:“王,这就是火畜,这就是火畜!”

  轩辕哈哈大笑,提起放置在桌子上的青铜剑,对大鸿道:“敲鼓,我们全军出击!”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