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是野人 > 第九十二章桃花灼灼

第九十二章桃花灼灼

  第九十二章桃花灼灼

  大雁来了,云川部的三只丹顶鹤就会飞上半空阻拦一下,把人家好好地雁阵冲的稀烂,这才会满足的回到常羊山,看起来很像是三个恶霸。

  今年,云川准备好好地对待这三只丹顶鹤,无论如何也要给这三个无聊的光棍找到合适的伴侣,去年的时候,云川一直期待这三只丹顶鹤下点蛋,把它们家族扩大一下,结果,一年过去了,阿布才告诉族长,他养的三只丹顶鹤全是公的。

  这就很坑了,云川平日里见这三只丹顶鹤相亲相爱,形影不离的,还以为大象破耳朵一家的状况又在这里出现了,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干脆全是公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精卫还每天都偷偷地去丹顶鹤的棚子底下去翻那些稻草找蛋,也不知道阿布这个混蛋当时是怎么在心里笑话族长两口子的。

  云川希望这三只丹顶鹤可以找到同类繁衍一下,无论如何都没有让它们跨越种群去调戏人家大雁啊。

  土地准备好了,在等几天就能耕种了,云川部接下来的劳动会更加的繁重,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云川不想节外生枝,只想着尽快让疲惫的族人恢复过来,好迎接春播。

  他是这样想的,事情却不会按照他的想法进行,轩辕来信,邀请他一起去看赤妭部是如何覆灭的。

  云川不想去看,他觉得赤妭部既然已经落进了神农氏跟轩辕部的陷阱了,以轩辕以及临魁缜密的心思,赤妭部不该有什么逃脱的可能。

  不过呢,轩辕这一次不仅仅是邀请了云川,还邀请了蚩尤,这让云川觉得轩辕杀鸡骇猴的可能性很大,而云川部就是那只不讨人喜欢的猴子。

  既然要被人家羞辱,自然派阿布去是最合适的。

  精卫的肚子比三个月前大了很多,现在,她整日痴迷于制作小孩子的衣衫,还把大块大块的麻布,按照云川的吩咐弄成一块块尿布,弄了又觉得麻布太硬,就带着仆妇们将这些新麻布用木锤给捶成了松软的麻布,不过啊,麻布被这样爆锤之后,质量堪忧,手上的力道稍微大一点,就给撕破了。

  精卫原来是准备用绸布的,被云川严厉呵斥之后才改成麻布。

  一只小乌鸦飞回来了,云川看了标记,是送到女姜手里的那一只,乌鸦才落到窗户上,就扯着嗓子大叫“救命!”

  既然乌鸦在叫救命,那么,一定是女姜那里有了麻烦,乌鸦还没有神奇到可以说清楚全部事情的地步,所以,云川夫妇现在只知道女姜倒霉了。

  女姜倒霉就倒霉,这不关云川部什么事情,她女姜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应该有能力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责任了。

  精卫让仆妇拿来一些肉条赏赐了给了乌鸦,乌鸦也就不再叫唤,邀请来它们不会飞的母亲一起来享受这盘难得的美食。

  精卫摊开腿坐在云川对面,云川放下手中刚刚写好的书本,把一张柔软的狼皮盖在精卫的腿上,轻轻地揉捏着精卫因为怀孕变得肿胀的双脚,笑着道:“想问什么就问。”

  精卫抖抖脚丫子道:“你的手上全是茧子。”

  云川哑然失笑。

  “是你的双脚变得娇嫩了,想当初,你可是能赤着脚追逐野鸡跟兔子的人,尖锐的石头,木刺都伤不到你的脚,现在啊,我手上的茧子就让你受不了了?”

  精卫再一次把脚递过来让云川捏着,呻吟一声道:“现在其实挺好的,我很舒服,身体舒服,心里也舒服。

  云川,你说天底下所有的女人嫁给了男人之后,都会过的这么舒服吗?我觉得不可能,今天伺候我的一个仆妇,就被她男人打了一顿,而你很少打我,不像她几乎每天都挨打。”

  “你嫌我打你打的少了是吧?”云川并没有因为曾经揍过精卫就觉得内疚,这个婆娘有时候做出来的事情根本就没法讲理,只能通过揍,她才能收敛一点。

  “你每次打我的时候从没有下过重手,而且,总是打我的屁股,有好几次我还以为打我的屁股能让你更喜欢我,后来,我们睡觉的时候,我才知道你那是真的在打我,而不是在跟我嬉戏。

  你说,这一次女姜要是做错了事情,临魁会不会也把她打一顿?”

  云川瞅着精卫的眼睛微微叹了口气。

  精卫就蜷缩到云川怀里道:“有什么事情不能是打一顿就能过去的呢,要是还生气,那就再打一顿,只要别杀,怎么样都好说。”

  “你觉得女姜会死?”

  “神农氏的女人犯错,可不是打一顿就能过去的,我父亲当初杀了很多女人,其中还有好多是怀孕的,这个临魁我不太熟,不过啊,他既然是我父亲最喜欢的儿子,那么,他也一定是一个喜欢杀女人的人,我父亲不喜欢不像他的儿子。”

  云川沉吟一下道:“你觉得女姜死了很可惜吗?”

  精卫摇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觉得女姜太急了,被嫘随便吓唬一下,就急匆匆的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了风伯雨师这两个野兽一样的人,而这两个人即便是跟她很亲密了,也不大可能为了她去做一些他们不敢做的事情。”

  云川见精卫峨眉轻蹙就用手指刮刮她的眉毛道:“你觉得风伯雨师这两个人的生活习惯跟那个部族最像?”

  精卫道:“他们跟野兽一样……啊?你说他们是蚩尤部的人?”

  “总算是聪明了一次,蚩尤原本就是从神农部分裂出去的部族,这一点上,他与轩辕是完全不同的一群人。蚩尤一直没有放弃对神农部的图谋,我觉得风伯雨师就是蚩尤派去的,否则,以蚩尤的刻薄性格,不可能对赤精子,赤松子这两个只长了一张嘴的人如此看重,除非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如果风伯,雨师这两个人是蚩尤的部下,那么,女姜要做的事情,他们两个一定会帮忙的,不论女姜有没有跟他们两个睡觉,他们也一定会帮助女姜的。”

  精卫坐起来,转过头看着云川道:“你们这几个人好恶心,轩辕要在星星峡杀了全是女人的赤妭部,临魁又要杀女姜,你还喜欢打我屁股。”

  云川摸摸精卫硕大的肚皮道:“咦?今天勾引我的方式倒是很特别,忍忍吧,你现在大肚子呢,最好不要有房事,我也不会打你的屁股,乖乖地再睡一会儿就去遛狗,每天要走多少路你心中有数,不能再把小狼绑在磨盘上让它跟着驴子一起围着磨盘转。

  还有,赤妭部可不仅仅只有女人,只不过她们族中的男人都是努力罢了,你觉得临魁杀女人不太对,那么,你再想想赤妭部的首领赤妭是如何杀男人的。

  我可是听说,她们每攻破一个部落,就把所有敢于反抗的男人的头砍下来,还是让那个部族里的女人砍的,我还听说,赤妭会把一些男人插在竹竿上,用来警示族中的男人奴隶不得反抗。

  这一次,赤妭遇到了临魁跟轩辕,只能说这件事是赤妭以前做了那么多的坏事需要有一个公正的总结。

  这一次,轩辕击杀赤妭部的口号就是——杀恶女!有时候人作恶的时候,是不分什么男女的。”

  精卫别的没听进去,只听见云川让她遛狗,她这些天欲望很盛,总想守在云川能边,看看有没有机会干点啥,现在被弄去遛狗,精卫就气咻咻的离开了房间。

  小野狼叼着绳子跑了过来,它的耳朵比较灵敏,已经听到了遛狗两个字,早就做好了准备。

  在小野狼的认知中,只要它肯在脖子上套上项圈,再连接上一截绳子让精卫拉着,它就能一路拖着精卫到处走,走完路回来,云川一般都会给它一些好吃的,最差也是一根骨头。

  精卫不想要绳子头,小野狼就一次又一次的把绳子送到精卫手中,最终,拗不过小野狼的精卫,只好抓着绳子被小野狼拖着走。

  才下了常羊山,精卫的眼中就映入了一抹红色,仔细看过去,精卫立刻就高兴地大喊大叫。

  丢开手里的绳子,就朝一片低矮的树林跑了过去,小野狼不得不再次叼着绳子去找精卫。

  精卫欢喜的看着一朵盛开的桃花。

  整个桃树林中,精卫寻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一朵盛开的桃花,其余的桃花才刚刚形成花苞,虽然没有桃花岛上那些桃树上结的花苞多,可是,只要有了花苞,就说明,这些桃树该结桃子了。

  精卫仔细地摘下那朵早开的桃花,将整朵桃花放进嘴里,一股淡淡的苦味就弥漫在口腔中,精卫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这春天的味道。

  小野狼没办法让精卫继续拖着它,就只好狂奔到云川那里,将绳子丢在云川面前,委屈的瞅着云川,嘴里还不断地发出呜呜声。

  云川放下手里的毛笔,捡起绳子就准备去找精卫算账,这个懒女人这才怀孕六个月,体重就增加了不下三十几斤,如果再不知道控制下,云川担心她生产的时候会遇到问题。

  不过,看到精卫带着两个仆妇在桃园里游走,就放下心来了,桃花结花苞他知道的比精卫早些。

  今年,桃树可能会结不多的一点桃子,再过两年,云川部的桃子将会再一次获得大丰收,毕竟,现在的桃树虽然少,数量却非常多,每一棵桃树都是桃花岛上那颗老桃树的种子。

看过《我不是野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