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炮灰女配不干了 > 第224章 无耻
  王衍看着她,忍了忍攥着她的手将她甩开。

  踉跄了下,吴氏也不在意。

  “王家若没了,你也跑不了。”

  “自然,只要我好好当我的王少奶奶,这个家,就会一直相安无事。”

  王衍明白了她的意思,但现下他还有旁的事要做。

  自家母亲的事,他不相信,可一想便觉得不是没有可能。

  祥瑞阁前些日子就已经被查封了,牵连的人不下十个,近日该抄家的抄家,该发配的发配。

  最严重的,甚至死在了诏狱。

  他这几日查了下自家母亲,又接连审问了母亲留下的人,虽有一两个不见了踪迹,可留下来的竟也有知晓此事的。

  竟会藏的这样深。

  连他也从未发现过。

  心灰意冷之下,他命人将自己母亲留下的人全部灌了药,趁夜扔去了乱葬岗。

  书房里,王衍这些日子头一回来见自家父亲。

  父子二人自从王夫人逝去,便不再像从前一般,也或许是更早。

  王贡叹了口气,这个曾经最让他骄傲的,倾注了所有心血的儿子,如今就因为一个女人,成了这般。

  也让王家到了这样的境地。

  想到这里,他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很快又遮掩下去。

  “你今儿个过来有什么事儿?”

  “儿子有些话相与父亲单独说。”

  王贡闻言,看了眼长随,后者自行离去,顺道带上了门。

  王衍将自己的发现说了遍,又将吴氏的事如实相告。

  王贡大惊,在书房里来回走着,勾结藩王,这样的事足以让整个王家覆灭,连老太爷也救不了。

  徐氏怎么敢的,她怎么敢的。

  “你安抚好吴氏,你母亲的事我会善后。”

  “父亲打算如何,吴氏手中握有母亲的证据,她说了,只好她好好的,王家便好好的。”

  王衍垂下眼,“若她一个不好,证据也会有人送到大理寺。”

  王贡一顿,只得将心中阴暗的心思按捺下来。

  “竟是娶回了这么个麻烦的东西。”

  思及此,他冷下脸,“为父知道了,你下去吧!记着安抚好她。”

  王衍行礼,一言不发地离去。

  隔日,王家的管家权便又回到了吴氏手中,各房虽有异议,却也不敢多说。

  解决了吴氏,还有一件事,王衍如鲠在喉。

  他查到崔九贞竟在府里放了眼线,也就是说,自己的事以及府里的事,她都知道。

  元淑小产,也有她掺和,会这么做莫过于恨他,嫉妒淑儿。

  他策马去了崔家,不顾阻拦,打伤了门房闯了进去。

  接到消息的崔九贞刚出东苑就碰到了冷着脸,怒气冲冲的王衍。

  见到她,王衍推开小厮,大步过来,“崔九贞,是你对不对?”

  “什么是我?你闯进我府里,这是发的什么神经?”崔九贞一头雾水。

  “你还敢狡辩?”他攥住她的胳膊,“你与吴氏一块害了淑儿,害了我未出世的孩子,竟还有脸狡辩?”

  “我?”崔九贞笑了,“你是不是脑子不太清醒?我为何要害你的孩子,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因为你恨我抛弃你,嫉妒淑儿,更嫉妒我与她的孩子。”

  “王衍!”

  崔九贞推了推,见他纹丝不动,不由地有些恼怒,“别太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我需要嫉妒她,嫉妒你们的孩子?”

  王衍脸色一僵,手中几道更是紧了些。

  崔九贞明显感觉到痛了。

  “还不承认,你在我府中安插眼线,盯着我府里的动静,不就是想盯着我?”王衍嗤笑,“怎么,没能嫁给我,就这么耿耿于怀?难道谢丕还满足不了你,非得盯着我不放?”

  这么说来,这堂堂谢家名满京城的二公子,也不过如此,连个女人也留不住。

  崔九贞简直气笑了,她是头一回见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见着挣不开,索性也就不动了,“王衍,你连给谢丕提鞋都不配,凭什么以为我还盯着你不放?”

  口是心非,王衍见的多了,他看着崔九贞,确实与从前不大一样。

  更为明艳娇俏了。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崔九贞,你最好祈祷别落在我手上,否则……”

  “放开大姑娘,否则在下的刀也不客气了。”

  杨达不知何时出现,手中的刀反射着冷光,压在王衍的脖子上,竟划出了道血痕。

  魏勇也上前来,用刀鞘打落王衍的手,朝崔九贞道:“让大姑娘受惊了,小的这就将人扔出去。”

  被杨达手中的刀禁锢着的王衍双眼一冷,他看着两人,明显知道他们的身份不一般。

  “慢着!”崔九贞揉了揉胳膊,遂看向王衍,道:“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听来的风言风语,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崔九贞至始至终都未曾瞧上过你王衍。”

  被制住的人面色沉了沉。

  “论才学长相你不如谢丕,论家世你鄂州王氏早已式微,拿什么和谢丕比,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崔九贞惦记,且耿耿于怀?”

  这样当着下人的面将他王衍踩在地上,着实让他恨上了。

  是以,当王衍默不作声地盯着她时,确实有几分威慑力。

  崔九贞不想再纠缠,朝杨达看了眼,吩咐道:“扔出去,往后若是再见着闯进来,不必客气,打死了我兜着。”

  “是!”

  杨达收了刀,想要抓住他,王衍却是打开他的手,冷冷道:“别碰我,我自己会走!”

  说着,他朝崔九贞看去,“招惹了张璟,我便看你还能风光几时。”

  崔九贞皱眉,张璟?这又关张璟什么事?

  她不得不怀疑王衍是不是来时脑子给驴踢了,不太对劲。

  转身回到东苑,就见老太爷提着篮刚摘的甜瓜递给梁伯,见到她,道:“外头怎么回事儿,王家小子这是来闹什么?”

  老太爷擦了擦手,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谁知道呢!莫名其妙说我嫉妒崔元淑,杀了他们的孩子。”崔九贞揉着胳膊,“真是笑话,有那个时间,我不若多疼疼我的……”

  “嗯?”

  “谢丕。”

  瞧见老太爷的神色,崔九贞立马到嘴的好哥哥换成了谢丕的名儿。

  :。:

看过《炮灰女配不干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