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荒野之我的弹幕能提现 > 第391章:老洋房

第391章:老洋房

  就在这时。

  一个女子从里面跑了出来。

  女生身穿制服黑丝,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脚踩一双红色高跟。

  对方身材婀娜,完全不像是一个销售人员,更像是某个老董的贴身秘书。

  “不好意思,辰哥,我在里面没注意到这里,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

  女子说话的时候,阵阵幽香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周辰知道,对方一定是精心打扮过的,只是她貌似猜错了自己的年龄。

  这些从初见时对方的吃惊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哦,没有,我也是刚到。”

  周辰实话实说。

  “没想到您这么年轻……哦,对了,我叫胡欣冉,您可以叫我小胡,也可以叫我欣冉。”

  女子笑着说道。

  “好,哦对了小胡,我们今天要看的是老洋房吗?”

  周辰疑问道。

  “您的第一意向不是老洋房吗?”

  胡欣冉询问着。

  “没错,我只是没想到这里也有老洋房。”

  周辰打量着周遭的别墅,缓缓说道。

  “您有所不知,这栋老洋房是建立在20世纪初,距今已经有80多年了。”

  胡欣冉一边走路,一边介绍着这栋房子的历史。

  二人穿过别墅区,在甬路的尽头站定了脚步。

  胡欣冉指着远处的一栋古朴的建筑,微笑说道:“周先生,我们到了。”

  中海的老洋房是中海最经典的住宅,每一幢都承载着一个当年的传奇故事,老洋房蕴含的价值绝非一砖一瓦所能砌成。

  周辰是中海人,心中对老洋房自然也有情结。

  二人刚到,周辰便被大门上的三个字给吸引了。

  “宸公馆!”

  他情不自禁地说道。

  见状,胡欣冉微微一笑,“没错,我之所以一直没有跟你提这座老洋房的名字,就是想给您一个惊喜。”

  她伸手抚摸了一下黑铁大门上的烫金色字迹,接着说道:“很巧合吧,虽然这个宸和您的辰不是一个字,却是同一个读音,这几个字可是有80多年的历史哦。”

  周辰望着眼前的笔走龙蛇的三个打字,不禁感慨道:“果然是大气恢弘,不简单啊。”

  “周先生果然是好眼力,据说这几个字于老亲手所提。”

  胡欣冉回应道。

  “于老?”周辰微微颔首,旋即瞳孔一缩,“于老?难道是于右任!”

  听到这话,轮到胡欣冉吃惊了。

  她望着周辰眼底闪过一抹崇拜,“没想到周先生年纪这么轻,竟然如此博学。”

  胡欣冉本打算卖弄一下的,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猜到了。

  “不是博学,只是有些巧合罢了。”

  周辰双目凝望,脑中思绪万千,“于先生于1932在中海创办标准草书社,以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为原则,整理、研究与推广草书,整理成系统的草书代表符号,集字编成《标准草书千字文》,影响深远,至今仍在重印,而于先生也被誉为‘当代草圣’。”

  抚摸烫金金属字,周辰思绪飘远,“《标准草书千字文》加上文题和结尾共1027字,分三十三页,正文每页8句32字。”

  他顿了顿,眼神有些闪躲,“说起来可笑,在我小的时候,我非常讨厌它。”

  “但一切都回不去了……”

  周辰长舒一口气,收回思绪。

  听完这句话,胡欣冉对眼前的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更加心生向往了。

  这个男人,有颜值、有内涵、有逼格,还特么有钱。

  简直是完美男友啊。

  她现在都想把这个男人扛回家,告诉不断催婚的父母,这就是我的老公。

  “胡小姐,我们不进去吗?”

  看到对方呆呆地,周辰提议说道。

  “哦,进,我去叫门。”

  可胡欣冉刚来到大门旁,厚重的黑铁大门便自动打开了。

  “应该是吴管家看到我们了。”

  胡欣冉指着大门两旁的监控有些尴尬地说道:“宸公馆的四周都是有摄像头的。”

  她扶稳大门,“周先生,请……”

  这座饱受岁月洗涤的建筑在现代科技的加持下,也变得时尚起来。

  进入庭院之后,眼前是一个大花园,红砖绿树,格外有韵味。

  “院内种植的都是法国梧桐,非常漂亮,也很有韵味,据说都是80年前老洋房的主人亲手栽下的……”

  胡欣冉侃侃而谈。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没说完便被周辰给制止了。

  “胡小姐的资料应该是有些出入……”

  周辰望着十数米高的大树,缓缓说道。

  胡欣冉有些懵,“出入?什么出入?”

  “法国梧桐又叫三球悬铃木,而这片林木应该是海南梧桐。”

  “三什么球?”

  胡欣冉根本没听懂,她拿出平板电脑再次看了一下资料,很坚持地说道:“我没记错,这就是法国梧桐。”

  见到对方不死心,周辰只好给她上一课。

  “法国梧桐是悬铃木属落叶大乔木,也是二球悬铃木的亲本,高可达30米,是世界著名的优良庭荫树和行道树,有“行道树之王”之称。”

  “这种树树冠阔钟形,干皮灰褐色至灰白色,呈薄片状剥落,幼枝、幼叶密生褐色星状毛,叶掌状5-7裂,深裂达中部,裂片长大于宽,叶基阔楔形或截形,叶缘有齿牙。”

  “三球悬铃木喜光,喜湿润温暖气候,较耐寒,对土壤要求不严,但适生于微酸性或中性、排水良好的土壤,微碱性土壤虽能生长,但易发生黄化。”

  “而且该树种的根系分布较浅,台风时易受害而倒斜,抗空气污染能力较强,叶片具吸收有毒气体和滞积灰尘的作用。”

  “法国梧桐树干高大,枝叶茂盛,生长迅速,适应性强,易成活,耐修剪,抗烟尘,所以广泛栽植作行道绿化树种,也为速生材用树种,对二氧化琉、氯气等有毒气体有较强的抗性。”

  全部说完,周辰指着庭院中最高的一棵树,微笑说道:“你认为那棵树有30米?”

  胡欣冉现在已经完全听懵了。

  她做房产经纪人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

  “内个……应该没有吧。”

  胡欣冉极为尴尬地说着。

  她虽然很相信自己手中的资料,但对方刚才侃侃而谈的样子,也让她的心中出现了波澜。

  “这些不是梧桐吗?”

  胡欣冉有些怀疑人生地问道。

  “这些是梧桐,但你口中说的法国梧桐,不是梧桐。”

  周辰回应。

  “啊?”胡欣冉感觉自己的脑子嗡一声,就快要开锅了,“那到底是不是啊……”

  她快要崩溃了。

  “这里种的树是梧桐,只不过种的不是法国梧桐,而是海南梧桐。”

  胡欣冉咧咧嘴,表情尴尬地说着,“哦,你这么说我就懂了,就是说它们不是进口的被。”

  听闻,周辰再次摇头。

  “看来,你还是没听懂。”

  胡欣冉有些怀疑人生。

  她心想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怎么什么都懂?

  该不会是其他房产中心派来搞自己的吧。

  只是她心中的念头刚起,就被她自己给否决了。

  不可能!

  对方是有容姐介绍来的。

  以有容姐的身份,没必要耗费心思来对付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

  况且,这个男人可是实打实的拿出了5000万的资产证明。

  这是不能作假的。

  想到这件事,胡欣冉认为是自己多疑了。

  瞧见对方有些发呆,周辰决定今天必须把这件事说明白。

  周辰作为荒野达人,他自然不会容忍自己连一个树种都将不明白。

  “我刚才都解释过了,法国梧桐其实根本不是梧桐树,而是一种叫做三球悬铃木的别称。”

  他指着身前的一棵大树,接着说道:“这个庭院种植的树种皆为海南梧桐,海南梧桐是梧桐科,梧桐属植物,乔木,高达16米,胸径达45厘米,树皮灰白色,枝条平滑。”

  “海南梧桐一般混生于季节性雨林中,所在地的气候特点是夏秋炎热湿润,冬春凉湿,少雨,土壤为赤红壤或砖红壤,耐荫蔽。”

  “这种植物一般在常有云雾的山谷阴湿的地方生长良好,在郁闭度中等的林分里分布较集中,树冠广卵形,枝叶较稀疏。”

  “野生的海南梧桐常与野生荔枝、黄叶树、子楝树等混生。”

  见对方的表情越来越扭曲,周辰并没有停下。

  “树冠有佳荫,干绿如翠玉,秋季叶片金黄,海南梧桐是优美的庭荫树。”

  “古人说,凤凰就喜欢栖息在树干洁常净、枝叶繁茂的梧桐树上,因此,梧桐为颇具“庭前嘉木”,百姓庭院中常广为种植,取“栽下梧桐树,引来金风凰”之意。”

  “并且‘屋前植桐,屋后种竹’为江南一带传统的栽植,梧桐树宜与翠竹、棕榈、芭蕉等配植孤植或丛植于庭院、草坪、池畔、湖边、坡地,既可庇荫又代藤架之用,也是学校、工矿区,良好的道树种之一。”

  “梧桐树种植在西式建筑物旁与白壁相对,极富色彩之美,并且据我说知,日本人也多于窗前、中庭、茶庭、大门两侧种植这种树。”

  听完周辰的话,胡欣冉的嘴角都开始抖了。

  “行吧,你说的都对。”

  胡欣冉本想介绍一下花园中的植物,现在她彻底放弃了。

  感到对方有些失落,周辰有些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的荒野知识很丰富,所以常见的植物多少都懂一点点。”

  听到这话,胡欣冉的嘴角再次抽动了一下。

  这特么叫的一点点?

  该是应该是亿点点吧。

  胡欣冉不愧是从业多年的老人了。

  即便她都快被对方搞抑郁了,但她还是展现出了一个房产经纪人应有的素质。

  “周先生,果真是博学……”

  胡欣冉违心地奉承了一句。

  穿过花园,二人来至建筑旁。

  “这栋老洋房的外观是典型的北欧的建筑风格,但材质却用中华瓦砖和上海彩玻璃混搭,可谓是造型别致,优雅至极。”

  胡欣冉本想再说几句。

  一想到刚才的情景,她立刻闭上了嘴。

  “来,周先生,我们进去看看。”

  二人刚至门前,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妇便走了出来。

  她朝着周辰笑了笑,并没有太多表情。

  虽然近些年的老洋房价格飙升,但依旧非常火爆。

  最近一个月,来这里看房的少说也得七八人。

  她作为一个看房子的管家,自然也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周辰看起来年龄很小,让她有些意外。

  吴管家把胡欣冉拉到一旁,低声问道:“怎么在院子待了那么久?”

  吴管家说话的时候,眼睛还不停地往周辰身上瞟。

  “哎,别提了,晚点聊。”

  胡欣冉一脸沮丧。

  “是他要买这栋别墅?看对方的年龄应该也就是20岁出头吧,验过资了吗?”

  吴管家谨慎地问道。

  “验过了,回来再聊。”

  胡欣冉点点头,然后疾步走向了周辰。

  老洋房的销售不同于一般的商品房,这种房屋的价格高,成交并不容易。

  胡欣冉每次带着客户来这里看房,都会和吴管家聊上几句了。

  一来二去两人就成了朋友,距今已有一年多了。

  之前来看房的,多是五六十岁的企业家。

  像周辰这样年轻的也不是没有,但总量很少,并且这种年轻人一般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狂。

  吴管家认为对方应该和其他人一样,就是一个富二代败家子,一边啃老,一边挥霍。

  而她虽然买不起这个房子,却拥有这个房子的钥匙。

  这么多年,她早已把这座古朴的老洋房当成了自己的宅子。

  对于这种华而不实的富二代,她都是极为看不上的。

  “这位先生,剩下的部分由我为您讲解吧。”

  吴管家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破天荒的要给周辰讲解。

  胡欣冉对于吴管家非常了解。

  她知道,这座老洋房的每一寸,都是吴管家亲自清理维护的,并且自己的知识点也是对方传授的。

  如果对方能讲解,定然是事半功倍。

  “太好了,吴姐。”

  胡欣冉握着吴管家的手,很是感激。

  “吴姐守护这个房子已经十几年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栋房子。”

  胡欣冉对周辰微笑说着。

  瞧见有专业人士来为自己服务,周辰自然高兴。

  毕竟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买下这栋房子……

看过《荒野之我的弹幕能提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