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周尧也没想好,他只是缺钱。过几日是大姐家小侄子生辰,他得买一份配得上他东平伯府大公子名号的礼物送给侄子才是。

  周尧轻车熟路地上了二楼,直接去了最大的赌桌。

  “周大公子,今儿这局可是要百两银子做赌注,您银子?”那发牌的小厮道。

  周尧微微蹙眉,问道,“今儿为何价如此之高?”

  那小厮指了一下赌桌那边,周尧顺着看过去,之间二楼那骰子桌上围满了人。

  “今儿也不知怎的,居然来了位阎罗王,愣是把局面控制的死死的,这每局的价位都不下百两,您手气不错,要不先在下面赚些再上来。”

  “不用,今儿小爷我带够了本钱。”周尧也上脾气了,这好好地到底是什么人在此处搅局。刚才被人推了不说,还惹得一阵不痛快,怎的,到了自己地盘,还得忍气吞声。

  他就不信这个邪,人还能一直走背字不成?

  周尧常来这赌场,不少人都很熟悉,见周大少爷来此立刻让开一条道出来。

  “是你?”周尧震惊地看向里面坐着大摇大摆的男子,藏青色的华服,赌桌上还得坐得如此笔直的也就他一人了。

  “大少爷,这不就刚才那个被人追杀的小子嘛!”

  周尧又翻了一个白眼,“你该吃些核桃补补脑子了。”

  “为啥?”

  “转得太慢。”

  虽然听不懂,但是清风还是感受到了来自自家大公子言语里的嘲讽鄙视之意,怒了努嘴,狡辩道,“这不是您走在前面的嘛。”

  “别杠,杠就是你错。”

  “大公子您也太……”

  “嗯?”

  “奴才吃,吃还不行嘛。”不管旁边是什么山货,清风一个劲的往嘴巴里送,嘴巴扁着,咬但就是不往下送,脸上那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周尧可不理会,清风这小子立场从来就不坚定,上次的事还是这家伙捅出去的篓子。以为藏着掖着自己就不知道,开玩笑,一出生他就带着记忆,要不然这具身体的秘密早就被暴露无遗。哪里还有大房如今的局面。

  至于清风这个墙头草,留着便留着,反正此时无害。

  周尧直接从人群专门为他散开的一条道走进去,径直坐在赌桌边。此时那边的男子丝毫未有被周尧这边的场面所惊动,就连头发丝都未曾紊乱过。

  “周大公子,今日是压大还是压小?”那摇骰子的伙计问道。

  这个时候,那个藏青色的男子微微抬了抬眼梢,瞧瞧这边。

  周尧也看了过去,刚才受了惊吓,也没细看此人的长相,只知道有一双不同常人的浅蓝色明眸。

  这在大陈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毕竟大陈想西边扩张,抢夺了和占领了不少的底盘。战争之下这奴隶自然不少。大户人家豢养的歌姬不少就有西域的美人,若是一个不小心留下了子嗣,这孩子的一生都会很惨。

  异族在大陈子民的眼中便是奴隶,而和异族的所生的孩子,便是他们口中的杂种,也是为世人所不容的。

  不过先帝继位事出过一档子事,慢慢的便也没那么仇视。但是百姓心中的鄙夷和不屑也从未消减过。

  那男子的身边虽然为了不少人,但是附近的人都起码离了三人多远。

  一是因为不屑,二便是此人……周尧看了一眼,便转开自己的视线。

  男子的眼神像是一把藏在深不见底潭渊之下的一把锋利刀子,随时伺机匍匐着,就等着猎物的一时疏忽便可一下子扑上去,猛戳进你的心脏。没有迟疑,刀子就这样扎了进去,来不及呼救。

  “周大少爷?您是压大还是压小?”伙计再问了一次。

  周尧摇头,刚才只顾着走神,根本没来得及听骰子在盅里面的晃动。

  “这局先看看。”他来一次可不容易,府里,国子监,大姐府上都得瞒着,今日银两也不多,他得好生想想。

  “好嘞您,开!”

  “四五六,大!”

  场面纵然哗然,周围议论纷纷。周尧看着伙计将桌面上的银子都堆到了那藏青色华服男子的面前。

  此时,那里已经成了一座山了。

  周尧暗自咂舌,自己来此处赚的所有银两加起来也没有他今日赚的多。

  明明知道此人有“毒”,不少的人还是因为内心的那“大陈子民引以为豪”的心里作祟,横气要同此人一较高下。

  周尧坐着看了几场,身边的人也越站越多,纷纷想要他下去比试一场。

  “周大公子手气从来就好,要不您帮我们出了这口恶气?不关事成与否,改日定然请您饮酒!”

  周尧瞥了一眼那豪气壮志要请自己饮酒劝自己下场的男子,然后起身。

  身后的人立刻吆喝道,“哈哈哈,你个异族人,咱们周大公子来了,看你还有什么伎俩!”

  人们都以为周尧这是要下注,谁曾想,他直接站起来朝那异族拱手,“兄台,慢慢玩,尽兴。”然后转身便走。

  众人尴尬异常,特别是刚才那叫嚣得特别厉害的那群人,面子上一下子就搁不住了。

  “周大公子,你怎么可以离开了,这……”

  周尧转头看向欲要拦住自己去路的男子,眼神冰冷。

  那男子本来要吐出嘴的话,一下子就怂了。

  周尧在安静中离开,瘦弱的身子在人群之中很是明显。

  但是他还未下楼,那边的叫骂声便此起彼伏。

  “果然是怂了!”

  “怂了就说嘛,东平伯府的大公子读书不成,如今就是当个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的纨绔也不成咯!”

  众人哄堂大笑,那些躲在人群庇护下的议论声络绎不绝。

  当走在楼梯口的周尧回头看向他们,原本还说个没完的众人,一下子愣住了。

  不过有些个话卡在中间大胆的,还是继续编排道,“周大公子就是怂了!您也别不承认!”

  周尧转过身,此时那个说话的人很是明显,他看向那个人。

  “小爷是怂,我承认。但好过一些人蠢而不自知。”

  周尧撂下这句话,便帅气的离开,头也不回。

  赌桌上剩下的一个人嘴角微微上扬,一双蓝色的眼眸若有所思地越过二楼的横栏看向楼底下正要走出去的那个人。

  而那群本来还指着周尧给他们出头教训那个异族杂种的人各个气炸,暴怒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个破落的伯府公子嘛,有什么可骄傲的。就他们周家大房那个破败样,还有什么指望。”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