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第二百一十六章

  怎么说呢?

  这是一张未脱稚气却眉目清冷的脸。

  若说是女子的眼中有情,那这双眸子给人的感觉便如那北邙山山涧溶洞之中的寒潭,幽深而冰冷。

  要说这样的女子,一般人当是不喜,可那样清诀冷情之间又颇有动人之处。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言衍又重生了,看着铜镜里面的容颜,此时的她已回想不起原本的相貌,是高鼻梁还是大眼睛……

  定定的站着,看着铜镜里面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缀满云鬓的钗寰,也不嫌脖子疼。

  半晌,言衍才将满身量的脂粉钗环给卸了去,此时得空,她细细打量如今身处的环境。

  绕过那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视野立刻被这轩敞屋室占据。

  头顶是雕梁画栋,脚下是柔软的波斯地毯,周遭墙壁挂满了书法字画,临窗的榻上摆着梅花式洋漆小几。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

  博古架上陈列着石玩玉器,靠墙的桌子上铺着苏绣织锦的桌布,摆着盆景器皿。

  整个屋子被装饰得富丽堂皇而又格调逼人。

  这原主家中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是发了大财了吧?

  这般想着,言衍的嘴角忍不住偷偷上扬。

  感情上苍这是心疼自己上辈子太苦了,特意让自己再来一次,享福不成?

  唤来小丫鬟,言衍旁敲侧击地想了解点情况。

  “你说什么?!这是南京府花照巷言家?”

  小丫头很是疑惑,看着从榻上突然站起来的大小姐,“有什么错吗?小姐。咱们府上可不就是住这吗?”

  “那老太爷叫做什么?”

  那小丫头跪倒在地,“小姐还是饶了奴婢吧,奴婢怎敢说主子的名讳。”

  言衍一时头大,“那我问你,言东是谁?”

  小丫头立刻道,“姑娘可是想见小公子了?”

  “小公子?”言衍眼睛瞪大老大,“言非他是我……?”

  “小公子是姑娘的亲弟弟呀,因为不是夫人所出,小姐便不是很喜欢小公子,不太记得也属正常。”

  言衍看着这傻头傻脑的小丫鬟哟,她哪里是不太记得,她是太记得了。

  这言东,乃是她上一世的太祖父,虽然没曾见过,但是他的长相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每每当她手里有分闲钱,总有人拿着太爷爷的画像和借据,让她还债。

  这常言道,父债子偿,但也没见过太孙女偿的吧?

  是不是太欺负人!

  这还给不给后辈留活路了?

  等她好不容易将欠下的万两白银给还清了,正准备过自己的小日子,怎么就来到了此处?

  听闻当年太祖父欠下那么多的债都是为了一个老祖宗,今儿言衍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欠了钱,让自己个亲兄弟还债。

  “那我还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那傻丫头也不多想,直接回答,“若是算上堂兄弟,倒是有一两个。若是至亲血脉,姑娘也只有小公子一个兄弟姐妹。”

  言衍像是被雷劈傻了一般,言非她才是那个败家老祖宗!?

  再看看周遭的环境,原身这个老祖宗是多么能败家,这样的家底都能败光。

  言衍叹为观止,心里却是窃喜,如今自己成了那位败家老祖宗,只要自己小心点,还不是有大把的好日子等着自己。

  这般想着,言衍便放肆起来。

  “去去去,有什么好吃的都叫上来,实打实的,不要白米饭。”

  小丫鬟很是诧异,“小姐,咱们可是才刚吃了午饭。”

  “那就是下午茶嘛。”

  小丫鬟虽然不是听得很懂,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劝到,“这个时辰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言衍想了一下这个点吃一份满汉全席确实有事不妥,但是她这心总感觉有些空闹闹,仿佛再不吃以后就没机会了一样。

  言非是上辈子饿惨了的缘故?

  就在言衍准备挣扎一二的时候,外面闹了起来,跑进来好几个丫鬟。

  “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

  什么不好了,她可好得很了。

  重生好不容易来了一次对的打开方式,什么不好了,触霉头。

  见小姐柳眉微蹙,侍候的小丫鬟连忙呵斥那几个跑进来的丫鬟,“你们这是做什么,规矩呢?”

  那几个丫鬟哪里还有南京府大宅门的仪容气度,全部都慌了神。

  言衍皱眉,询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官兵将府内外团团围住,圣旨下令抄家了!”

  言衍懵的一批,她是谁?来自哪里?要去何处?

  待言衍回过身,原本刚才还侍候在身边的小丫鬟也跑去翻箱倒柜,找了值钱的东西就往跑,健步如飞,哪里还有刚才那弱不禁风的款儿。

  抄家?还圣旨下令?

  自己这到底入的什么坑?

  不行,她可不想成为罪臣女眷什么的……想想便觉得没什么好结果。

  言衍转身拿了一个包袱就开始装点行李,她要逃,逃得越远越好,就是这上辈子待了一辈子的南京府城她也不留恋了。

  可,终究还是逃不过命运捉弄。

  翻墙的时候被树枝扯住,没一会就被外面的官兵发现给拎了回来。

  “言大小姐,您一位大家闺秀,上树怕是不雅吧。”

  被拎到地上放着的言衍,揉了揉擦伤的胳膊,抬头看看了刚才讲话,那般言语,怎么听怎么感觉认识原身。

  男子穿着利索的锦衣,袖口的护腕上插着匕首,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不过,他手下的兵将看着并不像是南京府里的打扮。

  这人到底是谁?

  这口气,怎么听着感觉有些揶揄。

  两人有过节不成?

  傅景裕低头,看着趴着地上用手撑抬起头来也看着自己的女子,衣裳有些凌乱。

  没有往常的钗寰装束,那张脸看起来也没记忆中的那么不可一世。

  “言大小姐这是什么眼神,言非是记不得在下呢?”傅景裕冷哼一声,虽然是疑问,但是从女子的眼神中他可以肯定,这清高孤傲的言大小姐,当真是不记得之前的旧账了。

  言衍顺口就想说不记得,可是又见男子杀人的眼神,难道这败家老祖宗还欠有情债不成?

  怎么全都让自己给碰上了。

  “这个……”

  “嗯?”

  头顶上阴云密布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强烈,言衍这下子也想不到好的脱身办法。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