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是祠堂!这祠堂好大呀,她怎么在这?腿好疼,自己这是跪了多久?跪的哪家的祠堂?揉揉眼睛,看去,姜氏宗祠,正中正放着姜阶和薛氏的牌位。

  所以是姜岚在跪祠堂,但是为什么呢?

  门房的一角打开,一个小丫头偷偷跑了进来。

  “世子,世子,这是小姐让奴婢带来的,您快吃吧,国公爷不知道的。”

  姜岚看着这个不到十岁的丫头,伸出手接过藏在她怀里的白面馒头。

  但是这只手好小好小,再看自己胳膊,也好短好短。

  原来不是姜氏的祠堂伟岸,如今的姜岚只有三岁。

  为什么要罚一个三岁的孩子这么重?

  姜岚猛啃了几口,旁边的小丫鬟就泪眼婆娑,“国公爷也太狠心了,世子还怎么小,这都跪了一天两夜,也还不松口。”

  什么!一天两夜?这还是人吗?对一个三岁的小娃娃这样?

  那小丫鬟不敢多待,说是明天还会再来。

  姜岚没有说什么,只是呆愣愣跪在蒲团上。

  一天很快,清晨的日光洒在脸上,淡淡的没有丝毫温度,反而让人胆寒。

  可惜,但是不是阳光,是人。

  姜岚看着站在面前的老头,不应该说是老头,他的面容还是很年轻,只是头发已然都白完。

  他的眼神令人胆寒,像是一具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漠然下是澎湃的杀意。

  他要杀自己?

  为什么?

  姜岚低下头,不敢再触碰毫不掩饰的杀意。

  “今日,是你父母的忌日,跪着吧,没有他们,死的就是你!”

  什么死的就是我?什么?

  姜岚没有问,只是好好地跪着。

  可能是姜岚的平稳的态度惹怒了那人,那人突然重重地拍桌,将姜岚吓得一抖。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什么?

  那个老人拄着拐杖怒气冲冲地出去了。

  画面一转,是自己手里拿着书蹲坐在书架下面。四周的光线不太好,姜岚拍拍灰尘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那卷史书。

  那人又出现了,夺走了自己的书,扔到一边。

  “回去。”

  “我、我、想读书。”怎么话就说了出来,不由自主的,好奇怪!

  “你不该读书,回去!”

  那人很凶,真的很凶!感受到那人在爆发的边缘,脚还是挪动走出书房。

  蹲在书房的外的窗下,听着里面的声音。

  “活着就不应该……”

  姜岚捂住口鼻,她想哭,不,是这具身体身体想哭。

  画面又是一转,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不是在姜府,在一个荒凉的废宅。

  她好像在等人,心里很期待也很焦灼。

  突然一个黑衣人来了,他就站在阴影里。

  “世子爷,你想知道的那件隐秘,公主说了她可以帮你,不过你得帮她办件事。”

  “什么事?”

  姜岚还没等到那人说话,数万只箭矢从天而降,四周都是涌进上百名黑衣人。

  她躲过了流箭,但是这迎面来来刀枪却再也避不开。

  姜岚死了,阴巽从此活在了这个世上。

  ……

  姜岚猛地睁开双眼,浑身上下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湿透了。

  熟悉的地方,熟悉屏风……

  自己这是回来了?

  衣服还是同薛明睿回来穿的那件,没有动过。

  外面的天已经黑完了。

  姜岚这里有动作,耳房的西池自然也听到进来。

  “备水。”

  在半人多高的浴桶里,姜岚看着这具身体上几个伤口。果然和梦境里刺的位子一模一样,如今抚摸上去还可有清楚的感受到那到撕裂肉体的疼痛,和原主满含的不甘。

  泡在水里,姜岚想着如果姜岚的梦境是真是的,那么自己的梦呢?还有原主要查的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带给她怎么大的危险?

  还有那个模模糊糊看不清脸拄着拐杖的老头,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不让自己读书?还让自己去死?

  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换了身衣服,姜岚让西池进来。

  依靠在床榻的姜岚看着那丫头,“今日我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具实说来。”

  西池也不含糊,三言两语便把上午发生的所有事情交代的一清二楚。

  “你是说祖父带了大夫来,把太医院的太医拒之门外?”

  西池点头,“具体什么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下面的人议论。”

  姜岚若有所思,这国公府里人口简单,下人们除了八卦点并没有多少坏心思。真如他们所说的话,这个就是为何原主重伤至此依旧没有被人发现女儿身的原因。

  很显然,家里那个胡大夫和那个便宜祖父是一伙的。

  这是国公府的秘密,不知道是不是太后的秘密?

  “你带上人将蜜芳斋的那个伙计绑过来,还有那个书生。”

  西池一顿,“是。”

  姜岚在厨房那个老婆子的伺候下,简简单单地用完晚饭。

  书房里,看着桌上的摆件,姜岚在手上把玩。看着被绑着的两个人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姜岚眼神一度冰冷。

  “店小二?”

  那店小二慌张的脸上舔着笑容,“爷,爷,有什么吩咐就让小面的人来说一声就是,怎么还劳动您大驾不是?”

  姜岚将笔山放好,“大驾?哼,今儿早上把爷当猴耍,如今你主子指不定得多开心。”

  那笔山瞬间碎成一片粉末,押解店小二与那书生的几个小厮吓得双腿发抖,世子爷最近吃什么了,这么威武!

  那店小二面上是惊讶惧怕,心中松了口气,果然如主子所想这个姜世子不简单。

  “爷,爷,爷,瞧您说的什么话,小的就是个店小二,什么都不知道。”

  “哼,店小二?”姜岚也不生气,只是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把匕首,“如果是个店小二,怎么会那么清楚刘、张两位公子,怎么会那么凑巧对你旁边的书生那么了解?”

  见那店小二欲要说什么,姜岚赶紧摆手,“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你说说你到底想干嘛?”又见那人一副与我无关的可怜相,姜岚五指的骨骼凑到一起,咯咯作响。

  旁边的书生赶紧插话,“公子,君子动口不动手呀!”

  姜岚叹了口气,看向那冥顽不灵的店小二,“如今你让爷惹了大麻烦,那个姓张的还好说,姓刘的怕是不会甘休”

  那书生赶紧往前挪了挪,一身浩然正气,“这件事,本是贤之一人之困,万般不会连累二位,若是那刘公子想要论罪,在下一力承担!”,期间还很有义气的看着那店小二。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