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牢房之中阴暗,最适宜邪魅滋生,就是白日也可行走一二,只要不是对着阳光,牢里的煞气便可让他们行动自如。

  “你叫什么名字?”

  “太久记不得了,只记得曾经有人喊过我涂涂。”

  姜岚一听便知道是个小名,向来时隔久远,记得的也只家人的呼唤吧。

  “来,吃点吧。”

  涂涂犹豫了一下,“……可不可以让我的伙伴一起?”

  姜岚看了看涂涂身后的老弱病残,这孩子收留的都是群没有沾染过血光的鬼魂,可见这孩子心地善良。

  “都坐吧,不要客气。”

  姜岚口腹之欲虽然极重,但也只是尝个新鲜罢了。

  毕竟在外面放了一晚上,还是挺劳累的,却也睡不着,为着白天的事担忧。

  喝着小妹送来的酒,暖着身子,姜岚认真地听着涂涂摆着他们的故事。

  这些都是因为冤案、牵连或是被人设局而身陷囹圄而一命呜呼的人,有些人一家子都身死,自己至今飘荡人间就是为了那点执念,不肯转世。

  姜岚有心听了听,本想帮帮忙,可瞧着如今自己不也身陷囹圄,自身难保吧。

  凡人的弯弯绕绕,真是难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惹得人家如此设局。那薛大富虽然是青璃了结的,但是那身契了?

  显然,就是没有青璃动手这件事,薛大富还是会死,还是会以各种理由栽在自己头上。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

  姜岚决定以后见到安平王一家子无论是谁都绕道而行,真他娘的可怕。

  凡人的身子,可有只有一条命,磕磕碰碰那就没了。

  姜岚有自知之明,玩心计,她当真比不过这些九曲回肠的凡人。

  当年她可是靠的是一拳头,如今看样子是不行了。

  只能靠凡人压制凡人了。

  这样想,姜岚就这样做,说干就干。

  “涂涂,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就是那些当大官的,特别大的官的那种。”

  涂涂赶紧咽下口中的食物,“厉害的人啊?还真有两个,不过他们不归我管,脾气个顶个的倔。”

  姜岚来了兴趣,询问了详细的情况。

  原先这涂涂死后魂归此处不就,就又来了一个伴儿,是个年过花甲精神抖擞的老人,死后的鬼魂浑身带着浓浓的血光,就是鬼差见了也恨不得绕道而行。

  “他官很大吗?”

  涂涂点头,“特别大,官至宰辅不说还挟制幼帝,是权倾天下逆臣!不少人恨得牙痒痒。”

  “他叫什么?”

  “顾城勿,农家子弟,没有显赫背景,靠着科举出身,一举夺魁连中六元,有着经世之才,可惜这做人嘛,心狠手辣,不折手段……啧啧,千古第一佞臣!”

  姜岚眼睛冒光,不错不错,“不是说两个嘛,还有一个呢。”

  “在那儿了。”

  姜岚顺着涂涂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边那边的角落里,站着一老者,及时浑身破败依旧腰身直挺,手里捧着书卷,站在烛光灯下,细细地研读。

  姿容清隽,浑身上下带着悲天悯人的慈悲光芒。

  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被圈进在牢房之中才对。

  涂涂视乎是看出了姜岚的疑惑。

  “这位是谢公,谢幕云,二十几年前进来的吧,待了小半年才死的。

  整日了就在牢里面写写画画,后面积病缠身死了,来了地府官爷送他转世,这人拧呀,他不干,怕自己的两本藏起来的书被辱没了,打死也不肯走。

  那地府来的官爷也是个心好的,这位的功德簿上累累事迹,便禀告了上级多宽限了他些时日,让他将这些书安置妥当。

  这谢公老爷子脾气倔,在牢房里的犯人中间挑挑拣拣。

  遇到好的合心意的,有被人陷害很本再无出去之日,送了也白送,托付不成。

  遇到可以出去的,有嫌弃人家圆滑诡诈不可托付。

  这一来二去倒也在这牢中待了十几二十年。”

  姜岚听得皱了眉头,“你不是说他功德颇多,怎么也成了阶下之囚?”

  “哎~”涂涂单手支着脑袋,“有时候人太聪明太好也是种错误!”

  “嗯?”

  “这位谢公一辈子为百姓奔走,在民间呼声极高,而又因为才学斐然被天子选为太子太傅。可是太子无德,民心尽失,朝野上下可是结党营私,与圣上生出了间隙。反而是弱冠的秦王,乖巧听话,常戍边关,就百姓于水火,呼声极高。

  后来太子犯了大错,怕被废除太子之位,便一不做二不休,生了谋逆之心欲要年迈的圣上退位,带着逆臣逼宫,直接坐上了龙椅。

  谢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甚至太子并非良君,便拼死将遗诏让妥帖的下人送去边关秦王之处。

  太子发现,囚禁了谢公。本来是要当场杀了一泄心头之恨,但是谢公呼声极高,若是被不明不白地处死,恐生民变,便囚到了这府衙之中,受尽酷刑……

  后来秦王带着遗诏和数万万大军兵临城下,恢复正统,而谢公已然病故牢中。谢公便是那位秦王登基之后第一道诏书所封。”

  “倒是个清白端正之士。”姜岚想着自己要不搭一个送一个?

  这两人都有千秋,若是一切还能相互制约,平衡之术不外乎是。

  可是听着涂涂所说,这两位都是人家大魔王级别的人物,自己怎么才能收到麾下,堪为所用呢?

  姜岚想着事情,便躺回了床上,旁边的涂涂也不打扰,带着一帮老爷子吃的欢实。

  忙了一天,浑身腰酸背痛,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在醒来时便是一双红彤彤的小眼睛,不错眼地盯着自己,就像自个要飞走一样。

  “乖,怎么还哭呢?”

  “哇……”

  怎么还越哭越凶呢?

  姜岚撑起来靠这墙躺着,将明哥儿揽到怀里,轻轻地拍着这个哭到抽嗝的小家伙,“明哥儿乖,不哭,不哭,小叔公这不是好好的吗。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小叔公~”

  姜岚感觉肩上湿了好几层,偏头看着窝在颈间哭得越发不可收拾的孩子,确实是把人家吓着了。

  “放心吧,这次就是不小心,下次不会了。”想着那个背后害自己的人,姜岚不会手软心慈。

  手臂上的伤还是另想方法,她要收拾人了!

  之前还顾忌手臂上天道的灼伤,如今看来,心软瞻前顾后反而给了别人加害自己的空隙机会,这样的错误,一次也就够了。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