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要不是因为之前那梁国公主的事,各位夫人还真想动动心思。毕竟,看样子宁远公主还真不想嫁给世子爷。

  这几次三番告了世子爷的黑状,如今还是同翊王世子一同来的,这翊王世子虽然是公主的表哥,但是这也不合规矩不是。

  可惜这姜世子偏偏看上了那梁国公主。

  这女席这边心思各异,李程洵那边却依旧暗潮汹涌。

  那沈开像是被激怒了一眼,攻势大开,里里外外的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只听到司射不绝于耳的声音。

  “贯耳,记——沈公子十筹!”

  这声音才刚刚落下,后面李程洵就投完了。

  “贯耳,记——姜世子十筹!”

  沈开见此加快了速度,看都不在看身边的李程洵,全凭眼中的余光和耳边司射的声音。

  女席那边,一连来了两个报的小厮。

  那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一愣,然后堂上的老夫人道,“别磨蹭了,快说。”

  其他的夫人也看个热闹,这等子事可是难得一遇。

  “骁箭,记——沈公子十筹!”

  老夫人心下一沉,叹道,“这沈家小子还真是厉害。”

  顾氏怕老人惊着,抬手示意那个小厮。

  那小厮高兴的大声地道,“老夫人,咱家表少爷也是骁箭,十筹——”

  “好,好!有赏!”老夫人称赞道。

  一旁的顾氏也不言什么沉得住气,这都好几论了,再不让老夫人赏赐赏赐,可别振捣最后输了,反而更难看。

  赏吧,不缺这个银钱。

  那两个小厮赶快往回跑,他们刚走后面有前后来了两位。

  “依杆,记——沈公子十五筹!”

  众夫人小姐还没来得及咋舌,后面那到的小厮便大声地嚷嚷起来,“我们家表少爷也是依杆,十五筹!”

  假山凉亭中,翊王世子李晟瑁俯视下方,刚好是李程洵与沈开投壶的场地。

  “模仿?”李晟瑁带着猜测与轻蔑道。

  “不,是挑衅。”

  李晟瑁回头,竟然是安平王世子陈钰。

  “世子何以见得?”李晟瑁见礼后问道。

  陈钰嘴角上扬,走上前,整个英国公府外院尽在眼底,随后缓缓道,“虽然是同样的手法,同样的技艺,但是他更完美,简直无懈可击,就像是在挑衅,不,是赤裸裸的挑衅。”

  李晟瑁看向下面的沈开,他的头上已然冒起了冷汗,还是不是摇头晃脑不知道在言语这些什么。

  “耳依杆,记——姜氏十五筹!”

  沈开看向李程洵很是诧异,“这怎么可能,这分明是我的手法,你怎么可能学得会?就算是学会,那也不可能是在一夕之间?”

  “不可能不可能……”沈开喃喃道没完。

  旁边的司射提醒道,“沈公子,沈公子到您呢。”

  沈开拿起一壶矢,对着李程洵道,“这次看你还学不学的会。”

  说着就朝着壶中一投,只见那壶矢依着壶口,箭头正对着投壶着沈开。

  全场哗然,“这这这是龙首!”

  只听得司射的声音也陡然高了八丈,“龙首,记——沈公子十八筹!”

  薛明昉挽起袖子,“今儿是没完十八,这都八回呢?那小子是要干嘛?是不是觉得我们国公府无人?”

  “薛三哥哥,走,本公子给你打前战且!”

  赵阳高兴的扑倒薛明昉旁边,“薛三哥哥,咱们去把他揍一顿,看他还敢不敢放肆!”

  这赵阳这么一说,薛明昉气焰就更高了,若不是旁边站着二哥薛明睿还真就敢冲出去,带着人砸了那沈开。

  “二哥哥,那沈开不明摆着欺负人嘛,咱们表弟那里玩过这东西,能投成这样实属不易,他居然来了个龙首,整整十八筹呀!”

  薛明睿示意旁边的六弟,将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大,什么都要参一脚的赵小公子给拉着,拉得越远越好。

  “如今咱们是主家,什么都是脸面,他能赢那是他的实力,咱们输也要书的磊落,坦坦荡荡,以权压人这不是咱们薛氏子弟做的事。”

  薛明昉焉了,“是二哥哥,我保证下来收拾他。”

  “你……”薛明睿叹了口气,其实他也像收拾一下。

  不过,不得不说这沈开投壶确实是一绝,只是为人在谦逊有礼些变好了,之前也不会激怒六弟迎战,便没有此时的这一出戏。

  “姜世子这事怎么呢?怎么半天都没有去那壶矢,莫不是认输了。”

  场下不少的人议论纷纷,就连假山上,李晟瑁也笑了起来,言道,“模仿还是挑衅都不重要了,他,要输了。”

  陈钰看向场下,“哦?是吗?”看着场下那屏气凝神的米脂色身影,“我瞧着倒是未必。”

  两人都注视场下的一切。

  众人的猜测和有意的嘲弄,李程洵多视若无睹,她敲了敲自己的左臂,有些疼,心道,“要起风了。”

  然后转过身,拿了一只壶失。

  想都没想转身就是一投。

  “龙首,记——姜世子十八筹!”司射的声音再次响彻全场,人声在一度被推向了高潮!

  场下的薛明昉拍着巴巴掌,笑道,“来呀,还有什么招数使出来呀。”

  看着表弟再次得中,薛明昉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难怪,表弟说三次足矣,厉害,汁汁儿的厉害!”

  “如今投壶,本公子就佩服我表妹夫!”赵阳不只有从哪里挤了进来,薛六倒是没了踪迹。

  赵阳在一旁喊道,“来呀,有什么厉害的使出来,咱们姜爷悉数奉回!”

  可不是悉数奉回嘛!周围的人决出味儿来,之前还觉得这姜世子是不懂规则,这才沈公子如何他便如何。

  可是仔细一想刚才姜世子的表现,从容不迫,技法和身法上虽然很是相似,但是稚嫩还是瞧得出,不过那丁点稚嫩却丝毫不影响那堪比完美的手法,真真令人叹为观止。

  厉害,着实是厉害!

  “我怎么感觉世子爷这是在挑衅呢?”有人出言道,虽然这般说言语里却没有半点不敬的意思,反而很是钦佩,“要说投壶,以后我呀就服世子爷!”

  “可不是挑衅,谁叫刚才沈开出言不逊呢。”

  周围的人哄堂大笑,丝毫不降低音调。

  沈开自然是听到了,顿时恼羞成怒。

  这次他没有立刻去取壶矢,而是走到司射身边言语了几句。

  然后众人便看到司射走到姜世子身边又言语了几句,只见姜世子并没有说话,只是点头。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