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听着脚步声逐渐走远,李程洵抬眼看着面前这个身着天青色袍子,头戴方巾的书生打扮的少年郎。

  李淮宁听着远处的动静笑了,便收了捂住前面不速之客嘴的手。

  “刚才多有得罪,兄台莫怪。”

  李淮宁起身谦礼道。

  李程洵也拍拍灰尘站了起来,一听声音,诧异道,“大学之道?”

  “兄台也在研读《大学》?”

  李程洵赶紧摇头,“不不不不,我对此没什么研究。”

  “兄台莫要谦虚,要不咱们谈谈如何?这大学之道……”

  李程洵赶紧拱手,“那个还有事,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诶~兄台,小生李淮……”

  后面什么李程洵就没有听清了,出了这府邸,李程洵赶紧飞奔似的往外跑。

  好不巧,一出去就见到袁浩带着的人马。

  因为不敢惊动,袁浩也只带了三四个人,不过各个都是顶级的高手。

  李程洵根本不敢在使用符箓的法术,这天道着实厉害,这真要是喉咙僵化封住了,吃什么?喝什么?等死吗?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李程洵提着腿儿就赶紧跑,不管不顾。眼看着就要被追上的时候,一阵风刮了过来。

  “大人,人不见!”

  袁浩止住他们惊呼,“先不要伸张,此时的从长计议。”

  李程洵躺着赤峰的背上喘着粗气,好不容易气喘匀了,赶紧坐起来揉揉腿,一边揉腿还一边扯着赤峰羽毛。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不是说在外面守着吗?我差点就被袁浩一剑给砍了。”

  赤峰疼得在空中大了个璇璇儿。

  “嘿!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我去引开他们,就凭那个书呆子能救得了你?”

  李程洵顺了顺赤峰羽毛,“这还差不多。”

  “现在去哪里?”赤峰问道。

  “当然是回府了,这听了一晚上墙根儿,我真的补补觉了,不过怕也是噩梦连连。”

  一听到这个赤峰来了好奇心,“你都听到什么呢?”

  “嗯,这个都是秘密,不能说,说了就不是秘密了。”

  赤峰拜了一眼,听着李程洵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在天上的李程洵看着底下那灯火通明的地方,“那是我的房间?”

  “按这个速度来看,应该是不错才对。”赤峰道。

  李程洵掐指一算,胳膊一疼,“不好,青璃那里出事了。”

  “青璃,你背着我收的那个小树妖?”赤峰问道。

  李程洵扶额,纠正道,“你这话说的多有意思呀,可别让人误会。”

  “你可不就是拿着我住的神袋,收的人家,你经过我允许了吗?”赤峰傲娇道。

  李程洵扯着一根羽毛,“你说这东西是你做主呢,还是我做主呢?”

  不到须臾,赤峰便败下阵来,“你你你做主。”

  “快点飞下去。”

  回到房间的李程洵,赶紧将身上的夜行衣换下来。然后穿着一身白色的寝衣,外披着一套华服,操着手打开房间的门。

  看着外面被跪着的西池,和被帮着的青璃。

  “这是闹得哪一出?”表面上李程洵问道,心里却是叹了口气,幸好也只有自己院子的里的人在,而自己院子,除了西池就剩下一个煮饭的婆子,那个“察言观色”“深藏不露”的婆子。

  此时那个婆子不在,虽然是灯火通明,可能是因为原身的脾气的缘故这个院子即使是出事,闹出动静,也没什么下人敢过来看热闹。

  李程洵看着地上跪着的西池,再看看后面手上被帮着粗绳贴着黄符的青璃。

  “你们俩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李程洵自己从旁边端来一个木椅。本来西池和青璃都想过来帮忙的,李程洵瞪了两人一眼。

  李程洵打着哈欠,“说吧,这大晚上你们不睡,爷还要睡不是。”

  李程洵摆出一副极不耐烦的模样,微眯着眼睛,装出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青璃也很是抱歉,本想开口,又一眼被李程洵给瞪了回去。

  只好闭住嘴巴,呜咽咽地跪着。

  “你说,西池。”

  西池点头,“公子,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奴婢觉得这女子来历不明,而且还身怀绝技怕是别人送进来加害公子,便暗中观察,接过奴婢发现此女,擅长妖术,不是个正经女子,今日她还去了柴房,我看见她对着一团空气说话,举止怪异,甚为可疑,便将她绑了起来。”

  李程洵眨眨眼睛,白日里就看到西池对青璃警觉的很,只是没想到居然发生这样的事。

  李程洵看到青璃,传音道,“你好歹也是一只三百道行的树妖,一个人靠近你都感觉不到?”

  青璃那个委屈,这个西池跟不是人好吧,走路一点身影没有,有些时候一整天都不说话,跟个石头是的。连同着身体感官都异于常人的微弱不可闻,她那里注意到这些。

  而且本来都夜深人静,她不是也被公子您派去盯着那个闵哲了嘛。谁知道她中途折返回来,就这样当场被逮住。

  李程洵耸着眉毛,传音道,“你自己解释,这般模样,我也不好明面上帮你不是。快点想说辞。”

  看着西池目光上移,李程洵赶紧蹙眉,正声道,“这事可大可小,还是要弄清楚为好,也不能但听你的一面之词。”

  西池低头,“公子此言甚是。”

  李程洵看向后面的青璃,“说吧,你到柴房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这这……”青璃嘀嘀咕咕地很是为难,这该如何是好?

  李程洵咳了咳,青璃看向公子,只看到那眼神下瞟,顺着公子的目光,青璃发现公子竖着三根手指。

  青璃立刻道,“这个,其实三目道长并不是我表哥。”

  西池回头看向青璃,“你……”

  “你误会了,这说三目是我表哥只是为了行走江湖方便。其实我是三目的师姐。”

  西池看了看青璃的外面,“你最多十七八岁,那个三目道长一看就是三十出头的人,怎么会是你师兄?”

  西池转头看向公子李程洵,“还请公子明断。”

  李程洵点头,安抚西池,继而对着青璃道,“你还有什么解释的吗?”

  青璃瘫坐在地上,对着西池道,“我们入门看得只是早晚,那里是什么年纪,三目师弟虽然年纪比我大,可是确实比我入门晚,按资排辈,确实是我师弟才对。”

  “那你对着那柴房的尸体干什么?”西池再度问道。

  “这个这个……”青璃看向对面的公子,“您说我应该是去干什么?”

  李程洵咳了咳,觉得喉咙疼得厉害。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