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青璃拉扯顾城勿的衣袖,“顾相,顾爷爷,您年纪最大,您最有办法了,您快想想办法,救救公子吧!”

  顾城勿听到那声“顾爷爷”时,眼角一抽,虽然他活了一千多岁,但是死之前还是很年轻的好吗!

  “公子~”青璃又去扯李程洵的衣袖。

  李程洵见青璃如此关心为自己的事情着急便安慰道,“其实我现在还吃的进东西,要不,你在多做一点?”

  青璃一听,便委屈得都要哭了,“可是您都没有味觉了,我做的好吃还是不好吃,您都尝不出来了,哇哇哇哇~”

  李程洵摸摸她的发顶,安慰道,“好孩子,你家公子都饿死了,快去摆膳吧,看样子三目那个家伙是回不来了。”

  “公子~”青璃委屈道。

  “快去吧。”

  青璃知道公子这是要支开她,下面的有些话不是她该听的,虽然心中有些委屈,但是也能理解。

  李程洵看了一眼谢幕云,拜礼,“也请先生一同出去。”

  谢幕云点点头,“老夫不理俗世日久,只管教书育人,你请老夫离开倒是随了老夫的心意,老夫当谢过才是。”

  谢幕云也穿墙而出,屋中就剩下把药箱整理至原位的顾城勿,和站着的李程洵。

  顾城勿将药箱放到架子上,再度回到塌上,盘腿而坐,对李程洵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李程洵也在他对面坐下,面前的小桌上是一盘胜负已定的棋局。

  顾城勿一挥手收了整盘棋局,将刚才青璃的带来的茶点搬上桌。他只要了茶,点心却推向了李程洵。

  “反正味觉失灵,就不要浪费。”

  “……”李程洵看了一下面前的糕点,今儿早上都没有任何影响,突然间就失去了味觉,看来上次钦天监一役虽然皮肉之伤好了,却是加重了天道对自己的惩罚。上次收拾薛大富的得到的功德少说也有一片青莲花瓣,那晚上的星辰之力直接给劈碎。

  如今只能靠着这具肉眼凡胎之体对抗天道,确实是身体腐败溃烂对的程度逐渐加剧。如今要不找到下一个目标,重聚青莲保护肉体,要不就在这肉体溃烂腐败之前完成所有的事情。

  “顾相该知道当初我为何花了大力气保你?”李程洵看向顾城勿。

  顾城勿放下茶盏,“我可解不了你这身上的天罚,这本来不该存在于世的人,强行挽留,天罚的程度会日益加重,直到你承受不住的那一天。”

  “我说的自然不是这件事。”

  “哦?”顾城勿看向李程洵,“难道还有比活着更大的事?”

  李程洵点头,“顾相可知道前一个月我夜探梁国公主香闺被捅了十几刀之事?”

  顾城勿笑出声,“知道,不过你一个女子去夜探香闺,难道你是喜欢女子的不成?”

  李程洵脸黑了半截,暗道:果然,赤峰的法力虽然高强,可以遮掩这具身体女子的事实,可是这位老谋深算,会法术又精通医术,此时还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不被他发觉,李程洵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找的人靠不靠谱。

  “顾相果然厉害,对,我的确是个女的。”李程洵为他鼓掌。

  看着终于向他坦诚第一个秘密的李程洵,顾城勿露出了到这个宅子以后第一个真挚的微笑。

  “女世子——你倒是我这么些年见到的第一个,感谢你对本相的坦诚。”顾城勿评价道。

  李程洵眼帘微收,“之后的事情我可以向你坦诚,毕竟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之前的事情你就不要过多询问,到时候对谁都没有好处。”

  顾城勿手敲击的这桌面,道,“那本相懂了,世子你的意思是你的事情我不能过问,李程洵的事情本相需要弄清楚?”

  李程洵看着这只狡黠的老狐狸,“跟大名鼎鼎的逆臣宰辅说话就是痛快,不费功夫。”

  “世子也是个直爽的人物。”顾城勿终于给李程洵也倒了一杯茶。

  看着面前的这杯茶,李程洵的悬着的心思放下了一大半。

  “那世子目前最想知道的是什么?”顾城勿问道。

  李程洵看着面前的这碗茶汤,“我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

  顾城勿想了一下,“好,没问题。不过我需要的任何东西你都必须即时提供给我。”

  “比如?”李程洵问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想必世子爷试听过的吧?”

  “当然。”李程洵点头,然后问道,“你是需要钱?大约多少?”

  “这个不好说,可能几千就可以搞定,也有可能十几万两也搞不定,反正我只管出力,要是接过不如意,银子我可是不会还的。”

  “没事,你随便花。到时候你需要的钱具体都报给青璃,我会交代好她的。”看着这越过小桌,附身过来越来越近的顾城勿,李程洵忍不住掌心撑住床榻,身体往后面倾,避开这位扑过来的气息。

  “‘随便花’城勿还以为世子这是要豢养面首?”

  听着这魅惑至极的语气,李程洵忍不住对上顾城勿的视线,“所以顾相这是准备自荐枕席?”

  “难道世子大人不觉得感情是拴住一个人极好的法子吗?”

  李程洵扯过顾城勿衣服的领口,看着他眼眸中刹那间闪过的惊慌,在对上那魅惑至极的妖艳,在他耳边道,“不-觉-得!”

  顾城勿跌坐在李程洵身边,发簪掉了下来,整个墨发倾泻,领口被扯开露出白皙诱人的锁骨,“那世子觉得什么才是拴住一个人极好的办法?”

  “永远不变的只有利益。”

  顾城勿也不将衣服整理好,只是把披散的头发顺在肩后,又一只不听话的头发就搭在锁骨上。

  “可是我想要世子。”

  李程洵转头看向他,珍重的问道,“这具躯壳吗?”

  顾城勿摇头,直视着李程洵的眼睛,“不,是这具躯壳下藏着的灵魂。”

  “要是换做以前,你可知道就从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揍死你。”

  听到李程洵这句话,顾城勿笑的颤抖起来,“你说话都是破坏气氛,好了,”顾城勿将衣服拉上,“不勾引你这个小娃娃了。”

  李程洵白了一眼那个背影,嘴碎道,“说出吾的年纪吓死你!”

  ~~

  青丘白桦洞中,井言看着水幕上面画面上阴巽转世得画面笑岔了气,指着对旁边的早已黑脸的男子道,“这就是你溜走的一魂三魄,真的是太好玩了!!!”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