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八十四章
  想到世子爷收了自己的孝敬,余愿出门时脚步都轻快得能飘朵云出来,那个悠闲惬意。遇到了那些个从御兽园调来伺候的,十分严肃地提点着。

  “以后到府里手脚都给咱家麻利着点,可别惹着白虎将军不高兴,要是将军不高兴世子就会不高兴,世子爷不高兴,用不着太后娘娘她老人家出手,咱家就直接料理了你们。你们当中怕是还有人没试过咱家的手段吧?”

  最后那句阴恻恻,简直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即使脸上荡漾再多的笑容,也掩盖不了那嗜血阴狠的本性。

  “诺,余总管。”

  答话的宫人们吓得不行,这余大总管是宫里面出了名的有手段、会看人。太后和安平王斗了那么多年,朝云殿折损了那么多的宫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可这余公公就像是一棵常青树,屹立不倒。

  宫里面的人都说他极有本事,很多人跟在他身后办事。

  李程洵回到房间换了身衣服,正要出门去看看外院被铁笼子关着的白虎,就看到候在门口穿着一身素白锦袍的小胡萝卜。

  “明哥儿,你怎么在这儿?”

  李程洵看着那个靠在墙上,玩着脚面的小孩子。

  “听嬷嬷说,小叔公带回家一只十分可爱的小老虎。”

  李程洵点头,不过补充道:“可爱谈不上,倒是开了些智龄,你若是喜欢,带你去看看如何?”

  姜若明亮着眼睛昂着脑袋看着小叔公,小手轻轻地拉住李程洵的手掌,“一起去?”

  李程洵点点头,“那走吧。”

  姜若明开心地拉着小叔公的三根手指头,小心翼翼地顾忌着李程洵手掌心得伤势,嘴里说着今日在学堂里学到的东西。

  小孩子说的很有趣,就连老先生小憩打呼噜也说得津津有味。

  白虎弱弱地趴在笼子里,精神萎靡,焉嗒嗒的,连眼皮子也不愿意动一下。

  就是李程洵来了,也只是喘了一道气,还是不搭理。

  “世子爷恕罪,这白虎将军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在宫里还好好的,这”

  李程洵摆摆手,让那群跪着的宫人起身,“下去吧,不管你们的事。”

  “这…”

  见世子态度强硬,他们赶紧起身离开,脚步接撞颇有些慌不择路。

  “小叔公,它叫什么?”

  “闹闹,热闹的闹。”

  姜若明走进笼子,小手试探地往露在笼子外面的虎爪伸过去。

  一旁看着的李程洵也不揭穿,大大方方地让这孩子去摸,依她看来,这只白虎怕是现在还在迷糊,李程洵这具身子怎么换了芯儿?

  闭目养神都是些假象,没看着那虎耳朵一只竖着,一动一动的吗?

  这话在那儿眯着眼睛装傻充愣,不就是担心自己把它也给咔擦了嘛。

  “小叔公,它好乖呀。”

  笼子放在外院最大的空地上,四周原本清理打扫的仆人消失个彻彻底底,看到都很害怕这个大家伙。

  空地边是一处处绿茵,李程洵坐在花圃外围的石头围栏上,看着不远处的一人一兽。

  “想养它吗?”

  姜若明先是一愣,然后歪着脑袋看着李程洵,“可以吗?小叔公。”

  李程洵撑着手在夕阳下恣意地感受着余晖,听着明哥儿稚嫩的声音,看着那略带渴望的眼神,“你若是喜欢,咱们便养着。”

  “闹闹,你听道没有,你可要乖哦。”

  那只白老虎陡然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不过它是一只有尊严且骄傲的小老虎。

  只见那老虎的脑袋换了个方向继续趴着,就是不搭理人。一副高贵到不理凡俗的模样,姜若明却是喜欢极了。

  “小叔公,小叔公,咱们养它吧?好不好?”

  李程洵双眼凝视着那只白虎,目光灼灼。

  实在受不了的白虎只好抬起了眼皮,亲昵地伸出爪子拱了拱姜若明的小手,一副不情不愿示好的模样。但至始至终脑袋都不敢往李程洵的那个方向偏向一点,那缩着不敢动的小尾巴毫不保留的暴露了它害怕的小心思。

  以后万兽之王是当不了了,丢缝。

  “小叔公,它真真乖。”

  李程洵起身走过去,揉了揉姜若明的小脑袋,“行,养他没问题,我没时间,以后从学堂回来,你记得看看它。”

  “好的,小叔公。”

  李程洵带着明哥儿先是去看了明哥儿的妹妹兰姐儿,然后两人有一桶去了思苑阁陪着姜司用了饭碗,直到姜司睡下,李程洵才带着明哥儿回了院子。

  夜半三更,李程洵穿着夜行衣再次从房间里消失。

  花了两张的隐身符,李程洵这才到了京兆府衙的大牢。

  丙字二十三号外,李程洵摸了摸头上的木簪,小声地道:“施法,让我进这大牢。”

  李程洵话才落,整个人夸嚓进了进去。

  “让这些人都熟睡,明日再醒吧。”

  话毕,木簪上散发出一股悠长的香味,很快弥漫整个牢房。

  最后一阵绿色的烟雾从木簪的一端出来,然后穿着绿色衣服的青璃双手交叉相叠屈膝出现在李程洵的面前,“大仙。”

  李程洵颔首,“在外面守着,不准外人靠近,若是出了其他状况,发出信号叫我。”

  “好的,大仙。”突然有个如此“艰巨”的人物,常年一个人孤单活着的青璃激动极了,三步并着两步的从牢房里小跑出去。

  李程洵环顾整个牢房,见到里面的东西都归置如自己离开时的模样。再看向隔壁牢房的沈铎,已然是睡得十分香甜。

  走到八仙桌边,一脚踩下那个机关。

  整个丙字二十三号都泛着别样的光芒,李程洵敛去身上贴着的隐身符。

  丙字二十三号在她来之前已经被秦枢大肆清扫打理,依着那个谢公做事严谨的性子,不至于被秦枢那些人收刮走。

  李程洵眼睛直接略过这些新摆上来事物,整个牢房除了三面的柱子就剩下一面墙和脚下踩着的地。

  四周的地上凹凸不平,尽管已然被秦枢手底下的人几经修补,但还是坑坑洼洼的还是不少。

  李程洵先是看了暴露在外的这些,虽然是坑坑洼洼不老少,但是一点也没有松动过得极像。按照涂涂的说法,那个谢公时常翻阅修改,应该有所痕迹才对。

  不过看样子有的忙了。

  李程洵先是移开桌子,没发现,然后推动那高了半个身子得博古架,上面虽没放上几件称意摆件,但是架子是上好的百叶檀木做的实木家具,地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