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七十四章
  又一个御史站了出来,然后一堆御史在那里符合。

  虽然他们也清楚那位世子不一定真的将人打死,但是这么好一件可以打压太后母族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错过。

  “可是,姜世子之所有动手那是因为那群人持强凌弱,欺男霸女,难道遇到这样的事,就应该固执律法置之不理,以是无辜女子被歹人欺负吗?

  这难道就是规矩?就是律法?”

  薛佐刚到不惑之年,本就是帝都勋贵士族里有名的贵公子,年轻时便因为长得玉芝兰树,气韵超绝而冠绝帝都,学识亦好,娶了丞相长女顾倾城。

  薛佐长身而立,虽是文弱之人,却势不可挡。

  “……这”刚才那个发生的御史一下子被噎住,而那个严谨有站了出来。

  “可是那些事情的起源就是姜世子并没有约束好手下人从,才会倒是枫叶山庄的管事霸道横行,欺男霸女,说到底姜世子还有当上一份管教不严之过。”

  底下一片御史心中拍手称快、摇旗呐喊,无论如何这个世子李程洵都会名声扫地。不是纵仆行凶就是恶意伤人,哪个都不是好名声。

  薛佐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姜世子对家奴管教不严这是事实,这一点在下并不否认。可是要说纵仆行凶这就是恶意弯曲事实,倘若真的是纵容手底下的人横行霸道,那么他为什么要在当时那么危险的情况站出来了?

  而且据在下所知,当时世子身边只有一位六十多岁的族人,毫无帮手,就那般果敢地站了出来,义无反顾地救人于危难之中,难道这不值得称赞,不值得赞扬吗?

  如今居然要在这里议论起他的罪责,圣上!”

  薛佐转过身,向着高居龙座的陈情深深一躬,“几位御史大人说法乃至行径恕下官不敢苟同。”

  陈情在听到关于的李程洵之事时便收了心思,认真的分析情况。

  当下面的严谨严大人将表哥的事摆上朝堂之时,朝堂上局势便清晰可见。

  例如严谨、徐瑞之流,依着御史直谏的依仗,一炮双开,将表哥批得是体无完肤,真是将御史“搞事情”的本分完成了玲离尽致。

  又例如从二品的光禄大夫英国公薛佐、吏部尚书邢恪,站在母后一方,无论对方严谨等人如何口舌如剑,依旧势保表哥。

  再例如顾丞相和安平王的人却是直视前方,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好不自在。

  对于表哥,陈情是想保的。

  “英国公说的有理。”

  御史那边一众黑了脸,一副要撞柱明志的架势。

  陈情赶紧补充道:“严卿说的也对。”

  看着那群御史缓和了脸色,陈情直呼自己才智极佳,又暗叹不幸,怎么父皇走的那么早,留下一群糟老头子要自己应对。

  太难受了。

  陈情无意瞟到下面第五排那个穿着绯色官袍,宛若仙人的佳公子,只见他云淡风轻,周围就像与他隔绝一般,顿时心头有些委屈不爽。

  “不知顾詹士如何看待此事?”

  众人纷纷向中间的顾鄀顾大公子看去,就连上面的安平王也不例外。

  只见顾鄀站了出来,双手合十,“下官看来,薛国公相信世子为人,严大人敬重律法,并未有什么冲突。”

  “哦?”陈情来了兴趣,果然是顾大公子,这件事也只有靠他解决,“顾詹士此言何意?”

  “既然这件事隶属京兆府管辖,严大人也相信律法,何不等着等着秦大人的结果,到时候有什么问题,咱们在讨论也不迟不是?”

  “还有薛国公,”顾鄀侧身面向国公,“既然世子并没有错,想必府尹秦大人自会秉公办理。”

  薛佐点头,拱手作揖,“顾詹士言之有理。”

  严谨虽然有些怨气,这顾家大公子没有站在御史这边,但是一想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虽然这些勋贵世家子弟有些讨厌,但人家若真是做了好事,自己倒打了一耙,到还真的说不过去。

  “嗯,有理。”

  严谨是御史的里的二把手,如今御史中丞程康不在,大小御史为严谨马首是瞻。

  严谨可是御史里有名的上怼天,下怼地,中间还要怼良心。五十多岁,穿着简朴,除了那身官服,也就几套洗得发白的衣服。膝下五个儿女,三个夭折而亡。如今只剩下长女和幼子。

  他家门前总是围着不少的老百姓,为的就是向他递折子,述冤屈。

  在百姓之中有着严青天的美称,为他的俸禄大部分都被他用来接济百姓。

  严谨一派的御史,在三党之中什么也不站,只是秉着为民生而存于世,立于官场。

  朝堂之上,见严谨松了口,其他御史也纷纷附和,反正跟着老大哥抄准备错。天塌下来,大不了跟老大哥一起去跪金殿。

  太后一党和御史都同意,自然其他人也不能在说些什么。

  刚才皇帝的态度就很明显,谁都不帮,但是这姜世子毕竟是人家嫡亲的表哥,其父还在战场上营救过先皇,不看僧面看佛面。

  怎么也不能让姜阶的遗孤身陷囹圄不是?

  顾丞相也应和了一声,便是赞同长子的做法。

  那就剩下安平王一派,昨个世子专门说了此事,不在使绊子,自然也没人说什么反对意见。

  反正,这棘手的事最后是落在了京兆府尹秦枢的头上,与他们无甚关系。

  就这样朝堂之事散了,站的老远还在打盹补觉的秦枢,看着好几位上司给自己投来怜悯的眼神,一阵惊慌失措,咋了(⊙o⊙)?

  这些上司平日里不是眼高于顶,从来都不瞧瞧自己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秦枢一脸懵,然后就被留了下来。

  到了御书房,秦枢那个紧张的呀。

  自从中进士之后,等了大半年才得到一个淮南道布政司后补之缺,那也不知塞了多少银两打通关系。

  后面上任后还几经辗转,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做了个京官。

  虽然是京官里面最不起眼,最左右为难的一个,但是好在是个京官不是,这不就有幸得见天颜。

  “圣上长得真好看!”偷瞄了一眼的秦枢在心头暗自赞叹,可是没曾想他那个小眼神没逃过大总管许诺的眼睛。

  “大胆秦枢,还不跪下。”

  秦枢知道自己被抓包了,脸涨个半红。虽然平日里他也要早朝,但是站的地方就是最最末微,更别说是圣颜,就是大臣们谈论什么也听不到。

  不过在打盹之前,依稀觉得,今天好像极为热闹。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