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四十八章 委屈

第四十八章 委屈

  “是呀,是呀,君琪可不是张若冰。张若冰嚣张可以,但是手段就那一两个。君琪是君家最为得宠的后背之一,还有两个嫡亲哥哥和一妹妹。君家那两个大少爷可是很宠他们这小弟和小妹的,虽然如今两人都在西北军中,但却留下不少人给这君琪和君家小姐。

  如今这岚弟和君琪结了梁子,又是两人之间口角的问题,只要不涉及道人命,就是太后娘娘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君家那五十万西北大军可是支撑着整个大陈的命脉,只是小辈之间的吵闹,太后娘娘也不好出面得罪君家,解除赌约。

  这件事,也只有看岚弟最后能不能胜了那君琪,若是运气好,胜了便皆大欢喜。若失败了,算了,我就委屈一点,陪岚弟一起去做跟班吧。总不能让他一个人丢面子,那我那还是个当表哥的样子。”薛明皓道。

  “那我也去。”薛明晗道。

  薛明晗拦住薛明晗,“五哥,你就别添乱了,你素来就与君琪那家伙不对付,你去还不得被他给欺负惨了,我带着赵阳去就行了。”

  “什么?!凭什么带着我呀?”赵阳抗议道,“薛六,怎么什么好的你不想到我,只想着姜兄,这坏事通通拉上我,你这那里是兄弟,明明就是个麻烦精。”

  “不管是麻烦精还是真兄弟,要是岚弟真扥输了,你就得陪着我一起去。”薛明皓道。

  “行行行,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去就去,君琪整我们一个月,我们以后就整他一辈子。”赵阳无奈妥协道。

  “其实事情可能没那么糟糕。”薛明晗看着依旧站在场中凝视着铃铛架的表弟李程洵。

  “五哥,你在说什么?”薛明皓道。

  赵阳拍了拍薛明皓对的肩膀,指着李程洵的方向,“你自己看。”

  第二轮射箭,又到李程洵。

  屏息凝视,看着场上摇晃铃铛,李程洵慢慢地闭上眼睛,冥神。耳边全是铃铛摇晃的声音。

  “五哥,岚弟不是射箭吗?怎么拿着弓箭,眼睛却闭起来了。这样子还怎么射?”薛明皓道。

  “六弟这你就不知道了,这蒙眼射箭,便是箭术中最高的一层——听声辩位。”薛明晗补充解释道。

  “姜兄,这么厉害的吗?”赵阳简直叹为观止,“这次是呀翻盘逆袭了吗?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赌局,你们要不要下注?”

  薛明皓从怀里拿出一百两的银票,“你看着办吧。”

  赵阳收下,转头看向薛五。

  薛明晗摇摇头,“我就算了。”

  然后赵阳匆匆忙忙跑下台去,熟门熟路地去找地下有人开办的赌局。

  场上的李程洵,听着周围的风和铃铛的声音,慢慢地融入进这自然之中。

  “就是现在。”

  搭弓上箭,一气呵成。

  李程洵睁开眼睛,猛烈地眼光一下子射入眼眶有些短暂的不适应。

  李程洵看向杨助教,示意询问成绩。

  就是杨助教也看傻眼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接过来自六个学子的统计,“太学姜学子,一、二、三、五、九,共计五只铃铛。”

  李程洵摇摇头,“还是有问题,要是能多射几箭把握就更大了,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李程洵下了场,刚回来的赵阳看到此战局,拉着薛明皓道,“这不会是平局吧?要不咱们改成豹子?这赵阳两次五个铃铛,看来应该水平也就在五个铃铛了,姜兄这忽上忽下的,着实有点悬。”

  “投什么豹子!投什么豹子!人争一口气!”说着薛明皓就把自己荷包全部交给了赵阳,“去帮我全投了,就压岚弟胜,不过结局如何,我就信我家表弟。”

  赵阳竖起了大拇指,“薛六,我就欣赏这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傻样。”

  “啪”薛明皓一掌拍向赵阳,“你猜傻样,还不快去。”

  “好好好,你是老大行了吧。”

  赵阳乖乖地下去押注,薛明晗笑着看向这两个一直打打闹闹没完的两人。

  “五哥,你说岚弟这会能赢吗?”薛明皓不相信的问道。

  “我以为你全押岚弟是觉得他会赢了?”薛明晗道。

  “那不是怕押表弟的赌银太少了,这表弟面子过不去嘛。”薛明皓道。

  “别人都说二哥最疼岚弟,我看呀,你也不遑多让。”薛明晗道。

  “其实呀,还是二哥多疼些,这表弟到国子监之前,二哥不知道嘱咐过我多少次,要看着表弟,他惹祸了记得兜着,要是亏了就找他报销。要我说,二哥才是真爱。”

  “那也没办法,大哥自小就被寄予厚望,就是待着家里的时间都很少,更没时间照看自小便是一个人的岚弟。

  二哥就不一样了。虽然是长房嫡子却只是嫡次子,也没有那么大的责任。又更早懂事,岚弟几乎就是二哥看着长大的,自然疼得厉害。再说了岚弟本来自小就比较懂事,很少让操心。

  如果是换成恒表弟,你会这样用心?”薛明晗道。

  薛明皓赶紧摇头,“大姨家的表弟整日招猫逗狗喝花酒,后面还未成人便终日留恋花街柳巷,后面更是夜夜宿醉漪澜殿。众人沉醉于声色犬马,这样的人真的很难与之沟通。我自小就不愿意同他玩,大姨还总是想着方的把他带到我们府上,想要同我们关系好些。

  你看岚弟,人家人少来府上,关系同我们不是很好。

  上次祖母寿诞,恒表弟表弟抱恙不来,咱们都可以理解,但是这口头的祝贺还是要有的吧。

  可是了?他还是那样为所欲为,什么都不管不顾,就跟我们大家都欠他似的。

  这些年我们府上比不永安伯爵府的亏空还不够,那那小子居然还将他的花账和酒钱挂到我的头上。上次与同窗还有同游,那老板居然当面要账,我面子里子都被那小子给丢尽了。

  还不能当面解释清楚,还得拿了银子去赎人,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遇上了这么一个表弟。”薛明皓那是越说越有气,恨不得现在就跑到汪志恒面前,将人痛揍一顿。

  薛明晗笑道,“最近岚弟也时常惹祸,怎么也不看见你生气?”

  “那能一样吗!”薛明皓大声道,“这岚弟是岚弟,恒表弟是恒表弟。蓝底每次来都精心准备礼物,每个妹妹都一视同仁,从来没有什么偏袒的。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