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四十六章 闺怨

第四十六章 闺怨

  李忻摇头道,“这都答应了,哪能失约。”

  李三爷瞧了瞧自己女儿,满脸嫌弃,“这好歹也是侯爷,怎么月钱才这么点,还比不得你老爹我。”

  “从小到大也没见您缺过银子。”

  “那是!”李三爷满脸的骄傲,说着就从怀里掏出几张大面额的银票,“别给爷省着,可劲儿造!”

  李忻接过瞅了一眼,瞧着三爷的面容,试探地问道,“您这是又到哪里发财去了?”

  李忻可知道自家老爹那可不是能留住钱的主儿,这拿到手中的钱可是比昨个自己给的还有多上三倍,这钱怎么的也不该是赚的才对。

  况且,老爹从来都没藏过私房钱,主要他也不会管,自己个留着那就是糟践,横竖每个把月就得给关了切。

  按理说就是阿娘给的月钱怕是也没这么多,李忻疑惑看着自个父亲。

  “嘿,忻姐儿你这是什么眼神?爷可没做什么作奸犯科强买强卖的生意,爷可是正经人儿。”

  “对,您正经,可是这钱也不会凭空出来吧?”李忻肯定是相信自己亲爹,这么些年了,若是想鼓捣什么早就鼓捣了,也等不到今日才显出原形。

  只是这整个京都长安,不少人看着冠军侯府,又有多少人想走侯府的门路。正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那些人若是真的把主意打在自家老爹头上,这防的了一时,可防不了一辈子。

  “嘿,你说巧不巧,就昨个爷等你那茶楼,遇见几个不懂事额度小崽子,顺到手收拾了一下,今儿刚到衙门口他们几个家大人就上门道歉,这些钱也就是意思意思,没多少,可劲儿造,爷哪里还有不少了。”

  听李三爷这么一说,李忻悬着的心算是放下去一半。

  又俏皮道,“那合该爹您出银子。等您安排好了,只会一声,不就是赛马嘛,陪您玩个尽兴。”

  “那感情好,把家里的小兔崽子也叫上,也该好生练练,可别以后出去丢人。”

  李忻自然是应承,“至于阿娘哪里?”

  “害,这时候知道你爹的厉害了吧。”李三爷骄傲道。

  “那您帮着劝劝,阿娘从寺中回来,可是不高兴了一整天。”

  送走了李三爷,那边肖嵘又传来消息,李荣景那小子又央着未都上房顶了。

  “看着吧,掉下来你们可别接,合该长点记性了。”

  “……”主子,这可是您亲弟呀~

  李忻回到自己房间换了将白色的面具换下,戴了平日里的半扇,脸庞的牙印已经淡了不少,昏暗的灯光下不仔细瞧倒是看不清楚。

  倾月送来了明日的衣物,“主子,这是明日去公主府的衣裳。”

  李忻点头,并不是很在意,倒是习惯地问了一句,“那孩子怎么样呢?”

  “主子是问温公子?”倾月手上整理着衣物。

  “嗯。”想着之前自己让人将他冻在净室,李忻这心里就觉得有点不对。她都二十了,跟个小孩子较什么劲儿。

  “挺好的,就是好像有咳嗽了一两声。”倾月也没多想,将知道的全部吐露。

  “这天寒地冻的,你到牛大夫那里抓个方子,让厨房里熬上一大锅,大家都喝些再睡,发发汗,可别感染了风寒。”

  倾月先是一愣,然后点头应承,出门时还有点迷糊,遇见弄月还多了一句嘴,“我怎么感觉,主子越来越关心我们了。”

  弄月虽什么都没说,倒是蹙眉良久,想着外面的谣言。

  “主子,可是从倾月整理的账册上顺着挖出来的消息,您得空看看。”

  李忻点头,见弄月还未退下便问,“可还有什么事?”

  弄月想了一下还是说到,“主子之前不是说给温公子安排个住处,换个身份嘛,奴婢那边倒是找了几户人家,您什么时候看看,掌掌眼?”

  李忻的手一顿,放下手中的书,“都是什么样的人?”

  弄月脸上多了一份笑容,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离得近的有两户人家,都在这长安城中。”

  “一户是耕读世家,家主是个举人,可是时运不济,后面再也没考中过,止步于此,家中一连生了七八个全是女儿。倒是想过继一个继承香火,可是家里亲戚都离得远,在两湖那边,如今又遭了难,恐怕也找不到什么人了。这才将主意打到外姓子。”

  李忻柳眉微蹙,家里七八个女儿,这若是真到了他们家以后杂七杂八的事情,还不得被拖累死。

  “还有一户呢?”

  看到主子蹙眉的样子,弄月便知道这个不成。

  “另外一户,家里人倒是不多。就是男主子走了,也没留下什么子嗣,那妇人便想着过继一个也要将来有人送终。”

  “多大年纪?”

  “三十又八。”

  “太年轻了,不行。”

  “这两个确实不好,主子要不听听稍微远一点的几户人家?”

  李忻摆摆手,这次回来在京中她是要留下些人的,这温玥璃若是离得远了,还怎么看顾得到。

  “算了,也不着急,慢慢看吧。”

  弄月抬头瞧了一眼,见主子又拿起了书,便知道这事此时是谈不下去了。可是主子肯定不能在京都长安久待,这云洲城外虎视眈眈地敌军看着了。

  最多来年春,主子就是要回去的,路上还要耽搁不少时间。

  慢慢看——这那来得及。

  住在长安附近的人但凡也都是有些积蓄了,这男人三妻四妾的,哪里会少子嗣。主子又偏偏要人过继,有个正经身份。这哪里好找。

  若是能塞点钱就成的,那人品也靠不住,主子更不会同意。

  总不能再将这温公子带回云洲吧?

  那外面的谣言还指不定传成什么模样。

  ——

  沁园

  冬至捧着汤药走进公主的卧房,绣花鞋底垫着厚厚棉,不踩出一丝动静。

  公主的觉是越发的浅了,殿中若是出现一点响动,便是彻夜未眠。

  心疼主子的冬至便想出这么一个法子,让鸾凤殿侍候的人都穿上这样的鞋子。

  刚走到床榻,冬至便发现主子早就坐了起来,身上只穿着单薄的寝衣,若不是殿中地龙正烧着,还不得感了风寒去。

  想着侍候丫头的失职,冬至不禁有些恼怒,更是心疼。

  “殿下,咱们该喝药了。”

  乐安就静静地坐在床榻上,眼睛无神地看着一处,像是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冬至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殿下,您还是把药喝了吧,别再想东苑那些龌蹉事,不值当的。明日郡主便要来了,您不是最想念郡主了吗?”

  那精美的木偶就像是断了一根弦似的,眼泪蹦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