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三十六章 误会

第三十六章 误会

  冷风瑟瑟,抱着冰冷的树干,李荣景在树上战栗。

  看着下面留下的一个看守,瘦瘦弱弱,浑身上下并无半两肉。

  阿姐怎么会留这样一个人看着自己,一看比自己都还不结实,要是自己抱久了手臂麻了,不小心摔下去,这人怎么接得住自己。

  就是真的勉强接住,李荣景也怕自己把人家给砸死了。

  没办法,趁着手臂还没有酸了,他换了一个方位,趁着那守着自己的男子不注意,缩到了树下,然后偷偷溜走了。

  李荣景不知道,待他走远,树下那人也回去交差。

  “落大哥,咱们真的不派人盯着一下小公子吗?这北戎的暗杀从来就没断过,如今主子在这京都长安,附近北戎的暗探越发安静,总觉得在谋划什么大事似的,让人心里惶惶不安。”

  落音剑眉一蹙,他也有这种感觉,周围的风声安静到有些可怕。天都城都有他们的刺入敌国的探子,他们相信这长安城必不会少。而且,当年的建安之乱……长安定然有他们的巢穴。

  “无妨,凡是都小心着些。明日你们几个陪着主子去白马寺,万事小心。未都那小子虽然手上功夫不错,但是年纪总归是轻了些,容易冲动。你们切记,寸步不离地跟着主子,防着任何人,就是寺中的阿弥也不要放松警惕。”

  看着侍卫长一口气叮嘱这么多,肖嵘微微一怔。

  “落大哥,要不改日再去帮那老伯要尸骨可好,明日主子可是出城,要是……”

  落音摇头,“主子定下的事从来是不会改,那些暗处的宵小,咱们小心提防便是。”

  肖嵘点头,他也知道不可能凡是都靠着侍卫长落音主持大局,在长安还要待上不少时日,落大哥不可能随时都在。

  可是他们也是第一次到这长安,要是在云州也就算了,他们地域熟悉,再多的杀手前来,兄弟们都可以让来者有去无回。

  可是这京都长安巍峨之中总是给人带来一股压抑,重重地,禁锢着。

  整个人走进这雄伟的城池便像是无形之中拷上了枷锁,被那隐形的东西掣肘。

  沉闷的喘不过气。

  牛大夫说他这是水土不服,可是他未到主子手下做事之前可是走南闯北,就连戈壁沙漠,圣城天都都是去过,从未有过什么不服的症状。莫非真的是跟着女侯,过得太舒服惬意,然后矫情呢?

  肖嵘摇摇头,领命下去。

  与匆匆过来的祥叔打了一声招呼。

  落音正在检查明日出门的部署安排,看到仓促过来的祥叔,问道,“可有急事祥叔?”

  祥叔来不及喘气,直接道,“温公子那边今晚上在净房待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天气这么冷,下面的人想进去添些热水,可是都进不了。这莫要出什么事情才好,落侍卫你要不去看看。”

  落音刚起身,又觉得不对。

  “祥叔,我没有办法。”

  “那怎办?这可是主子心尖上的人,咱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出事不是?”祥叔急的不行,因为在沐浴,倾月这些丫头也不方面进去,小厮侍卫,纷纷也不让进,这可如何是好?

  “祥叔,有一人可以。”

  祥叔看向落侍卫,开始还没听懂,突然老脸一红,“这个,这个,老朽年迈体力不支,这赶过来就费了不少气力,人命关天,劳烦落侍卫通禀一下主子。”

  落音看着“蹭”的一下,跑的没影的祥叔……

  还是他自己去吧。

  明日一早要去白马寺上香,折腾了一晚上,李忻正准备洗漱安置,那边房门又敲响了。

  衣服穿上,李忻示意半月前去瞧瞧。

  半月蹦蹦跳跳地出去,一拉开门见是落音,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

  “敲敲敲,敲什么敲,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主子睡觉了~”

  落音完全忽视面前这个瘪着嘴的丫头,拱手施礼,“主子,温公子那边出了点状况。”

  李忻里面只穿了件对襟轻薄的绸衣,外面披着一件米黄色的锦衣,闻此,便转而让半月给她拿了一件披风裹在外面。

  刚要走出房门,外面便落下一片片的白雪。

  “主子,下雪了,要不再等下,让奴婢给您拿个手炉吧。”半月着急道。

  看着屋檐外的飞雪,李忻柳眉微蹙,“不必了。”

  半月匆匆忙忙从屋里面拿了手炉赶出来,连主子的影子都没看到,“主子的轻功倒是又进益了不少~”

  转头看向好候在门口的侍卫长落音,半月气得不行,好不容易跟主子单独相处,准备好好表现,给主子沏杯茶捏个肩什么的,这家伙怎么又来捣乱。

  “落!音!你是不是故意的?!”

  落音转过身看着矮自己半个脑袋,握着拳头恨不得揍到自己身上的女子。

  故意?落音瞥了一眼半月手里的东西,等着那手炉吗?

  看着落音那张万年不改的冰山脸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半月更气了。长大嘴巴喘气,努力的克制自己。

  “落音,我跟你无冤无仇,前几日敲你一掌那也是遵命行事,事后我不也陪着你吃吃喝喝好几日,若是你真的记仇至此,咱们俩不如正正当当的打一架,别整些个背地里的勾当,还是不是男的了?”

  落音微微侧头,有些看不懂这个正在扭着胳膊准备大打一架的家伙。

  这年头等个手炉都犯事吗?

  看着落音摊开的手,半月瞪大眼睛,“干嘛?要钱啊?”

  “啧啧~没想到你堂堂侍卫长落音居然是这个样子的人,伤风败俗!”

  “啊!”半月捂着脑门,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阴险狡诈!居然偷袭!还弹我脑门,女侠我还要行走江湖的!落音你给姐等着,总有一天要收拾你!!!”

  揉了揉脑袋,突然半月又发现不对,“诶?手炉呢?”

  ——

  “倾月姐,这可怎么办?温公子都在里面这么久了,不会出什么事吧?”旁边的品莲看向倾月。

  倾月也很是为难,开始她却是有所顾忌,毕竟这可是主子的人,又是净室,她进去却是不好。

  可是后面她就真顾不得了,可是门被关得死死的。

  “实在不行,就撞门吧。”

  “倾月姐~”

  李忻到惜抱轩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幕。

  “你们这是做什么?”李忻看着自己正准备撞门的丫鬟,不由微微觉得吃惊。

  看到主子来了,倾月、品莲等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主子,您总算来了。”小丫鬟品莲道。

  李忻蹙眉看着紧闭的大门,“还在里面?”

  倾月点头,“奴婢无能,请主子责罚。”

  李忻叹了一口气,想起白日的事,“与你有何干系,该是我惹恼了这孩子。”

  孩子?跪在地上低着头的倾月不禁有些奇怪。这话说是亲昵,又有点怪怪的味道,说不上来,感觉……

  摇摇头,主子的事情,自己怎么能过分猜测。大忌!大忌!

  “你们让开。”

  倾月拉着品莲等人起身避让,李忻走过去,一抬脚,整个门就倒了。

  “在外面候着。”

  倾月和那些婢女哪里敢抬头,见此更是想鸵鸟一样低着脑袋不敢多看一眼。

  对!不偷看,即使再香艳……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