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三十章 十两
  李忻看着愠色正浓的月色,若是掀开一瓦片,那银白的瀑布便倾斜而下。

  顾及到这点,李忻只好沿着月光顺着瓦砾往边缘走。正准备跳下屋檐的时候,外面匆匆忙忙走来一个男子,敲开李忻所在屋檐的门。

  李忻收了身形,往后面一退,将身形隐在黑暗之处。

  趴在屋檐上,李忻听着里面的动静。

  “花爷,外面来了个找茬的姑娘,咱们好多个兄弟都被收拾了。”跑进来的小厮喘着道。

  李忻竖着耳朵,听下面的屋子里面的谈话。

  “什么人?可打听清楚来历呀?”

  明明是男子的声音,却声音尖细,总觉得里面有着一丝令人不舒服的反感。

  “是个魁梧的女子,看着面生,也不像是咱们京都的女孩子,那一个拳头比咱脑袋都大。至于来历嘛,外面的人亮明身份问了几次,那小姑奶奶啥都未说,多半是个傻的。”

  那报信的刚说完,就“哎呀”一下,抱着脑袋呼呼直叫。

  “有暗器!”

  那个叫做“花爷”的家伙皱眉,然后看了一眼四周,打了一下那个惊惊咋咋小子,“就是房顶上掉的家伙,看把你吓得。”

  然后那花爷拍拍身上的灰尘,其实一点灰尘都没有。

  “去吧,多找几个人,打出去便是。”

  来的人领了话便走了出去。

  花爷看着角落里的两个孩子,嫌弃到,“大的看着长得倒是不错,也到了懂事的年纪,也能做事,养几年调教调教便也能帮着楼里面赚钱。但是这小的嘛……”

  旁边毕恭毕敬站着五大三粗的男子,面露难色,“花爷,这俩可是亲兄弟,长大了那肯定也是好颜色,要不您就收下?”

  那花爷突然抬头,吓得那五大三粗的男子话都不敢再说一句。

  那花爷执起一张绢帕,然后擦了擦刚刚喝了茶的殷红嘴唇。

  “马六,你真当爷这是做善堂的不成。那么小的孩子先不说以后长得如何,就说养不养都难说,要是什么伤风感冒的不好命被那个不长眼的阎王小鬼给收了,爷这银子不就砸手里了吗。”

  那花爷此话一说,那边名叫马六的男子额头上就冷汗直冒,“是小的想的不周到,愚笨,花爷要不就把那大的孩子买下,小的那个小的抱走另想办法。”

  那花爷这才嘴角上扬,“行吧,给个价。”

  那马六搓着手,“这哪好意思给花爷出价,花爷随便给就行,咱们就是换一壶酒钱。”

  那花爷假意的摆弄着手,笑抻道,“可别介,一壶酒?那也看是哪里的一壶酒,要是咱们楼里,这孩子的身价可吃不起。”

  那马六笑得尴尬,“那敢呀,就是十几两银子罢了,不敢多要,小的还是有个自知之明。”

  “那就十五两银子吧,你把那小的带走,哭哭闹闹的,听着心烦。”

  “好嘞!”

  那马六领了银子就到角落将那个还在襁褓的孩子硬生生从那个哭闹不撒手大的那里夺走,“撒手,你以后可就在这吃香的喝辣的了,要是以后成了名可别忘了你的恩人马六爷。”

  “呸!”蒋平紧握拳头。

  那边坐在位子上饮茶的花爷见此,倒是轻笑,“倒是个性子烈的,有的调教~”

  马六抢了那个孩子,还一脚将五岁的蒋平踹飞,然后跟那个花爷行礼,“爷,小的就告退了。”

  那个花爷像是很不得耐烦,点点头。

  那个花爷正要将丝巾放回袖口,一阵巨响,屋子的大门骤开,马六整个人被踢飞倒在屋里正对门的墙角上。

  而原本应在被马六抱着的孩子此时正被一个白色狐裘披风带着面具的女子抱在怀里,花爷皱了眉头。

  “不只是哪家的大佛到了此处?”

  大冷的天,李忻将孩子裹在自己的披风里,抬眼看向那个听了半天的“花爷”。

  “这两个孩子是他抓来的,不是他的孩子。”李忻直言道。

  里面那个花爷倒是笑了,“姑娘莫不是戏文看多了,哪有那么多亲生的拿来卖,就算是有,那也不是这个价。”

  那个花爷的言下之意,李忻是听懂了。

  “行,这楼里的规矩如此,我也不多说。那个大的孩子出个价,我买下。”

  “哦?”那个花爷来了兴致,双眼打探这来此的女子。这头上除了束发的玉冠,并无其他,倒不是个爱打扮的女子。

  可是那半扇面具倒是让花琦忍不住皱眉,虽然因为女侯戴面具,引得各地女郎都有戴面具的风尚,但是戴面具还能将一个成年壮汉踢飞,这……

  花琦犹豫了一下,伸出两根手指,李忻微微皱眉,“两百两?”

  花琦扑哧一笑,“姑娘倒是大方,不过我花爷倒不是这种坐地起价之徒,这样吧,这孩子本就十五两买来的,姑娘在加上五两银子,让在下修缮一下门窗。”

  看着那花爷所指,李忻也知道刚才自己的力气用大了些。

  “成。”李忻从荷包里拿出二十两银子,放到花爷坐着旁边的桌子上,然后直径走向角落,看着那个被马六刚才抢小的打伤的孩子,“你家阿爷让我来救你的,你是平哥儿吧。”

  那孩子起初还充满戒备之心,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激动地狂掉眼泪,然后眼睛一闭,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呃……

  李忻只好将小的用披风裹住,背在身后,再把大的扛起来就走。

  那个马六刚好爬了起来,听过刚才的对话,以为李忻就是个没见过世面出来行侠仗义的小姑娘罢了。

  便言道,“姑娘,大侠,这大的付了银子,小的也不能平白无故地带走吧?”

  李忻背着扛着孩子,转头看向那个马六,“哦?有何指教。”

  马六一听有戏,果然是个出门没带脑子的傻妞。

  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一本正经地道,“按照规矩,姑娘怎么也得给个十两银子吧,再说了,我马六爷可请他们吃过东西呢。”

  “哦,十两呀,不算贵。”

  李忻将扛着的大孩子换了个位置,腾出一只手摸银子。

  坐在旁边椅子上品着茶的花琦撇了一眼,只是一笑。

  “十两嘛,我看看有没有散碎银子。”

  马六眼睛放光,看着那满袋的银票,“姑娘腾不出手,我来帮姑娘看看。”

  那个马六刚走进,就被李忻一脚踢到在地,云纹靴踩在马六的左手上,鞋尖在手掌心转圈,“一两,二两,……”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