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二十章 绯闻
  三个州县的交界之处,树林茂密,易于躲藏,几乎成了三不管的地界儿。

  昨个要不是因为晚了,四周廖无人烟,温十三那孩子还生着病,只好离开官道借助这个小的山村,这个村子怕是都不会留有活人。

  这却是难办,回京的期限将近,剿匪非一日之寒,要是留下,恐遭非议。

  决定再三,李忻只是同卫秉建议了几句,然后便带着所有人启程。

  在路上,看着绵延的大山,还有那深处的猿啼虎啸,李忻隐隐约约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

  而在大山之巅,一个伟岸健壮,身姿挺拔的男子,看着山下那离开的马车队伍,舒了一口气,眼中的神色晦暗难辨。

  --

  李忻一行人再度回到官道上,按照本来计划的行程去了广都县。

  半月坐在车里面,眼睛却看着窗外,咋咋呼呼的,看着这不同于云州的风景,满眼亮色。

  “主子,弄月先去了那么久,要是没等到我们会不会着急?”

  “等下就能见到,不必着急。”

  半月支出身子,看着马车后面的那个晃悠悠的马车,笑得不行,“主子,您说这广都县县令看着年纪也不大,怎么肚子那么圆,刚才他上个马车,差点直接砸了下去。”

  “我都担心那车板子被砸个洞~哈哈”

  李忻倒是不这么觉得,广都县令卫秉,若是她没有记错的吧,应该是吏部侍郎金大人夫人的娘家侄子。

  按理说,像是这样穷山恶水的地方,稍微动一下关系就可以避开,可是偏偏到了此处。

  若不是这卫秉与这金大人关系不佳,那只有可能是另有隐情。

  至于什么隐情,李忻也猜不准,感觉合着匪患之间总有着什么若有似无的牵扯。

  但愿只是自己多想。

  进了广都县,弄月一早在城门口等着。

  赶了许久的路,不是坐在马车里就是歇在驿馆。这广都县今日刚好有集市,还很热闹,李忻下了马车,准备舒展一下筋骨。

  其他人都去了驿馆休整,累了一晚,李忻给他们每个人都放了半日的假期。

  而半月和落音自然跟在李忻周围,就连弄月也挤出半日的时光一同陪着。

  “主子,奴婢喜欢那个。”

  李忻顺着半月所指看过去,是红彤彤的糖葫芦。

  李忻从怀里拿出几个铜板,数了数,“嗯,买两个。”

  弄月见此柳眉一皱,主子什么时候带过铜板?

  逛了一路,除了弄月买了些吃食,李忻就再没花过钱。

  “主子,这里有家酒楼,还不错,咱们要不要去试试?”

  李忻想着驿馆那里应该备了吃食,本想拒绝,又见半月满脸期待,便答应下来。

  弄月介绍的酒楼确实生意不错,远远地就看到大堂处依然坐满了,中间还放着一张台子,台上上面是一张长桌和一个椅子。

  看样子还有说书的,只是刚下场的感觉。

  “会不会没有位置?”半月担忧道,只见弄月一进去,里面的掌柜的就出来迎接。

  “主子,二楼厢房。”

  李忻点头,几个人走在大堂靠里的楼梯上。

  突然不远处传来几声议论。

  “哥几个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就是锦川县的事~”李忻停下脚步,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说这话的家伙,举止猥琐,眼里还有着一种“不言而喻”的意思。

  因为前面的李忻停下,后面的人也自然停下。

  “不是说那个女侯在那里留恋数日之久吗?好像还是因为一个美人?”

  “什么美人,就是一个男宠,但是不是这事,还有更香艳的!”

  楼上的李忻蹙眉,身子微侧,偏向那边,那两人耳语了几句,然后哈哈大笑。

  “那男宠也就是女侯一时新鲜,听说女侯后面又瞧上锦川县令的人,特意叫锦川县令道驿馆逼他交出。”

  “那锦川县令不是好龙阳嘛?”

  “对对对,女侯喜欢的定然是极品。这县令又是个痴情的,不愿意放手。”

  “他就不怕女侯?”

  “哎,痴情人啊。女侯派人围了那县令的宅院,还清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以我所见定然是抢人去了。”

  “女侯这样也不怕被上面知道?”

  “怕什么,女侯可管着偌大一个云州十六城,谁敢动她。要是边城动荡,铁蹄南下,咱们那里还有这般的好日子过。”

  “可是?”

  “可是什么,人家是女侯,一个男人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古有山阴公主豢养面首,女侯还比不得那山阴?”

  “也对。”

  “不过女侯爷下手太狠了,既得了那人,还将锦川的县令直接拿下了牢狱,只等秋后问斩了。”

  “啊?这算是强抢民男吧?这都没人管,还有没有天理?”

  “天理,什么天理?如今还有一堆官员富商等候在驿馆外面,就等着给女侯进献美男了。”

  “……”

  楼梯间,弄月瞧着主子青筋暴起的双手,那几日她一直在联络附近各地的富商,开展她的云中城南城的计划,并未在主子身边。

  不过她相信那些事情应该不是这两人说的模样,只是看到主子暴起的青筋,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事情,触及到了主子的底线。

  想着今早在迎接主子时,看到的一辆马车,那里面却是坐着一位面容姣好的男子,身边服侍的还是主子的贴身侍女。

  “主子,太气人了,明明不是这样!”

  半月说着,就捞起衣袖,要下去打人。

  李忻倒是冷静下来,抬眼示意落音,落音得令,压住半月激动的胳膊。

  到了厢房里面,半月就忍不住了。

  对着弄月就一顿吐槽,弄月眉头紧锁。

  半响后,弄月道,“主子,这些流言好像是有人故意传出来的,避开温堰的罪行,反而给他树立痴情的形象。而主子你……”

  弄月说下去。

  “荒淫无道,甚至功高震主。”李忻看向弄月,补充道。

  弄月点头,不敢看主子的眼睛。

  “不必理会。”李忻看着面前几个为自己气愤抱不平的属下,宽慰道,“正如他们传的那样,只要云州还需要我,我便不会出事。所以,好吃好喝不是?”

  半月笑不出来,李忻却让小二进来,“半月想吃什么?你最爱的烧鹅如何?”

  “主子~”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