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第一女侯 > 第十八章 遇匪
  又是一记眼刀子直穿心肺。

  “哎呀,就是哄着劝着,开开心心这就好啦。”

  牛大夫不乐意,年轻人就是矫情,自己哄哄就好了嘛,朝他老人家发什么火!这眼刀子没完没了的,不害怕呀。

  李忻碰了一鼻子灰,心道自己是从哪里找到的如此大夫?

  竟然竟然——如此傲娇?

  李忻瞥了一眼床上躺着,一直呓语的小孩子。想着现在还疼着脖子,被自己大夫怼的气性一下子就上来了。

  要哄别人哄去!关她何事?

  然后便安排了仕女照顾,自己去了别的屋子睡觉。

  半夜,远处的红光还有喧闹惊醒了李忻,门外是阵阵敲门声。

  李忻从枕头下摸出匕首,起身,快速穿好衣服。

  一出门便是挥舞着拳脚的半月,还有擦着尖刀血迹的落音,外面是一片厮杀.

  两人倒是很是淡定,只护在李忻身边,来一个杀一个,不来就在一旁看着,也不主动动手。

  “这是?”李忻疑惑,看着那歹人见半月落音二人利害不敢上前的模样,怎么感觉不是来刺杀自己的了?

  “哦,一些山贼罢了,小意思,主子你继续睡。”

  “那你刚才还敲门干嘛?”

  半月红了脸,“是落音说的,奴婢之前又不知道。”

  这么喧闹,李忻哪里还睡得着。直接伸了一个懒腰走了出来,突然意识到什么,问道,“温十一那里你们可派人?”

  半月没这脑子,落音点头,“派了。”

  李忻不放心,想着那熊孩子还生着病,便拿了一把刀朝着另一个院子走出去。

  半月和落音自然跟着,那些土匪还没近身,便他们两人踢远,结果还是算了,血溅到主子衣服上那就不好了。

  李忻推门进去的时候,门是里面反锁扣死的。

  “是我。”

  “主子~”

  门被打开,李忻走进去一看,舒了一口气,老弱病残都在里面。

  李忻走到床边,问道还在诊脉的牛大夫,“他可还好?”

  牛大夫直接回了李忻一个白眼,“好什么好,他好老夫不好!”

  李忻定睛瞧了一下,温玥璃脸上的红晕消了大半,烧应该是退了。至于“老夫不好”,李忻扭头看向老大夫牛耿。

  只见双目翻火,怒气冲天,看见她就横眉冷对,恨不得拿针扎两下的模样。

  “老先生可是受惊呢?”

  “哼!”

  李忻转头看向侍候的女婢,只见她们脸色发白,附在李忻耳朵言语了几句。

  李忻立刻拱手,朝着老大夫作揖,“先生莫气,坏了身子倒是便宜了这群杀千刀的。在下这就去亲自拿了那贼头,定然他跪在先生面前磕头认错,当孙贼!”

  牛大夫,面色好了不少,刚才过来时那大刀飞的,确实是把他给吓着了。

  “无妨无妨,孙子就算了,不稀罕,让老夫扎上个千百次就行了。”

  李忻忍不住喉咙吞咽,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别看平日里每个正行,这一到关键时刻绝逼是个狠人!

  “还不快去!”

  李忻吓得一哆嗦,赶紧拿了朴刀就快走了出去。’

  半月被留下保护屋子里的人,落音跟着李忻。

  这山匪武艺并不精湛,却胜在两处。

  一,人多。这山匪看样在这个地方根深蒂固,盘桓许久,这趟洗劫之人居然有三四百之多。

  二,熟悉地形。这些山匪看样子时常在这里劫掠,哪里躲藏,哪里撤退,很是熟练。若不是识得村中的人,李忻得要以为自己进的是贼村了。

  但区区毛贼,怎么能难道训练有素的军队。

  还有隐在暗中的暗卫,一刀一个都没带眨眼的。

  好好睡个觉,都能被打劫,李忻一下子就来脾气了。

  随意抢了一匹马,提枪上马,跟砍萝卜似的,一混子一刀下去就是好几个。

  主子大开杀戒,底下更不藏着掖着。

  很快就将这批山贼杀个落花流水、丢盔弃甲。

  李忻看了一眼逃往山上的匪患,皱了眉头。

  那边一大批人马也从官道上赶了过来,李忻瞧去,有看看四周的亲随。

  “未都可是去邻近县衙搬兵?”

  落音朝着马上的人儿点头拱手道,“回主子,是的。”

  未都骑着一等一的骏马,跑的飞快,后面广都县的衙役却怎么也追不上。

  未都急了眉头,故意放慢速度等到他们,然后催促道,“咱们得加快了!”

  捕头赵梵音点头,很理解少年人急切的心情,担心自己主子的安危,心中更是欣赏了几分。

  “再慢些,哥哥们可能都解决了,咱们杀不了几个人,只有收摊了~”

  “……”,赵梵音差点摔下马去。

  女侯身边的人都这么--这么特别的吗?

  几百的土匪,怎么可能杀完?

  赵梵音这般想着,还这样“安慰”了一下未都这个少年。

  可惜,刚到,他就被“啪啪”打脸。

  这满目疮痍无不揭示着昨晚的厮杀是多么的“兴奋”。

  噢~这刀子捅的,跟开玩笑似的。

  未都焉了,抱着自己的宝贝马儿痛苦,“果然,咱们只有收摊了~”

  赵梵音听到这话,再看看这躺了一地的尸体,还有那不慌不乱准备睡觉的女侯侍卫们,他有种被人专门“请”过来收尸的感觉。

  行吧~希望等下能有早饭。

  赵梵音带着手底下的弟兄开始收拾残局,未都就抱着马儿神伤不已。

  李忻的衣袍沾了血,刚才用力太狠,又不是自己惯用的武器,虎口被震出一道口子,渗出血来。

  久经沙场的李忻却没什么感觉,倒是冲出来迎接自己的半月大惊小怪,拉着自己去了温玥璃的屋子。

  “老牛头,老牛头,快给主子看看,手都出血了!”

  牛大夫瞪了一眼那扯着脖子大呼小叫的半月,“没大没小!”

  半月可不吃他那一套,提起牛大夫衣领,就跟提着一小鸡仔似的,威胁道,“你是治还是不治?”

  这一波猛虎下山的操作,快如闪电,李忻一时看愣,竟然忘记了阻止。

  “看看看,你个死丫头!”

  牛大夫瞟了一眼,直接从药箱里扔了一个白玉瓷瓶出来,半月结果,“喂!老牛头,这个留不留疤?”

  “你个糙丫头,这么讲究干嘛?”

  “你说谁糙,再说一句试试!”

  “老夫的胡子,胡子!”还不容易得了喘息,牛大夫道,“这可是千金难求的好药,不会留疤,省着点用!”

  :。:

看过《重生之第一女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