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降小霉女 > 第504章:谁是谁的侵略者

第504章:谁是谁的侵略者

  咪咪的膝盖上有鲜红色的血迹,刚才她的膝盖正好摔在你快瓷砖破损的角上,所以她的膝盖处此时是血肉模糊,鲜红的血迹说着雨水往下流。

  “走,上车,我送你去医院。”

  咪咪强忍着疼痛,“不用了,就是擦破点皮,没有事的,我回去自己抹点药就好了,我们去那边,你的鞋子坏了,这也有不了啊,”沈流言说道。

  沈流言低着头看了一眼仍然在往下流血的膝盖,皱了皱眉,“不行,还是要去医院。你看着血还在往下流,”

  沈流言弯腰把咪咪抱在怀里,不容分说,直接放在车上,他的霸道咪咪以前也领教过,“还没有回答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路过,”沈流言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三个字。

  车子到了医院,咪咪的鞋子坏了无法走路,沈流言抱着她直接去了急诊,先处理完了伤,在带着咪咪去买鞋子,

  “今天的事我要谢谢你,”咪咪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享受不到沈流言那温暖的怀抱,尽管虽然自己摔了跤受了伤,却也是因祸得福,沈流言又给了自己一个温暖的怀抱……。

  沈流言抱着咪咪刚走到了大厅,迎面就碰到了陈一流和路小照,现在路小照的脸已经恢复了,但是他看到沈流言怀里抱着的咪咪,一脸的不高兴,陈一流也是一愣,这世界还真的是太小了,走到哪里都能遇到,

  “小言,咪咪她这事怎么了,”

  “刘刘姐,”咪咪在沈流言的怀里喊了一声。

  “咪咪摔倒了,腿受伤了,我要把她送到外科。”沈流言说道。

  陈一流眼神很奇怪的看着他俩,“嗯,他俩怎么会在一起?”

  路小照也是一脸的不高兴,但是他不认识咪咪,更不知道沈流言与咪咪的事,他语气很冷漠的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陈一流听着路小照的话,好像是地罗闫君的声音一样响在耳边,这几个男人都是,自己说话可要注意,输错话,就会添乱,“啊,她们是朋友,没谁啊,只是普通的朋友。”

  路小照望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目光里有点疑惑,她感觉好像是……,“哦朋友,真的只是朋友吗?”

  “哥哥,我又不会骗你,当然是朋友了,”陈一流嘿嘿的笑了笑。

  “陈一流,但愿你没有骗我,”路小照的声音里充满了危险。

  陈一流转头看了一眼路小照,嬉皮笑脸的说道:“大哥,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能不能温柔些,这样的声音我听起来好害怕,”

  “我要你给我说实话,”

  “哥,那是他的前女友,但是在八辈子前就分手了,我看他今天可能就是帮忙吧,”陈一流在心里感觉很对不起小言,不说没有办法,这位大爷,自己那能受的了,他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小言啊,你就自求多福吧,怎么又和咪咪搅到一起了,如果要是你在做了背叛春雨的事,可能是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你了。

  路小照脸色很平静,他没有说什么,因为他并不是那种爱冲动的人,只不过他看着春雨这几天神情很恍惚,知道可能是有事,春雨没说他也没有问。

  “哥,我们到楼上去等呗,”陈一流贼兮兮的说了一句,因为她怕,春雨就在不远处的必超室,她怕春雨和沈就要碰在一起。

  说完,陈一流没有等路小照吭声,她返回头走到了楼梯口。

  沈蜚语在和春雨说话,“春雨,你这几天是不是没有休息好,看起来心情也不太好是吗?”

  春雨微微的愣了愣,这几天她的情绪是不好,幸好有宝宝们混着,心里想要是自己心情好起来,可是吴乔的事,想起吴乔的事就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心头,她感觉自己的心很累,自己已经透支了,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春雨也去看过叶敏,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哭的眼睛又红又肿的,就是没有开口求她,小丫头却在安慰她,从那一刻开始,春雨的心里感觉到了叶敏那份纯真的善良和可爱。

  她在经历了车祸与死亡之后,变得很阳光很恬静,虽然她不愿意出庭作证,但是她也没有开口求春雨,没有让爸爸和春雨为难。

  “小语,我没事,电梯人太多了,我们有楼梯吧,”

  “嗯,好吧,”

  两个人刚刚下单二楼的时候,就看到大厅里,沈流言怀里抱着咪咪,那一刻,春雨就站在楼梯口看着沈流言,明在她的怀里,双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姿势很亲密,春雨看着很刺眼。

  当春雨的视线落在咪咪那殷红的膝盖上时,鲜血顺着她的裙子往下流,她顿时明白了沈流言肯定是遇到她受了伤,才会抱着她的,她的表情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她的脑海里,突然的出现了好多种他们在一起亲密的画面,再怎么想,自己也没有亲眼看到,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是真的,他相信沈流言不会背叛自己的,也许是他正巧碰到咪咪受伤,他处于人道主义也要帮忙。

  春雨微微的笑了笑,语气很平静的说道:“咪咪小姐受伤了,快去找大夫吧!”

  咪咪在沈流言的的怀里只是对着春雨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小语你过来帮忙,”沈流言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沈蜚语有点懵了,随即伸手接过了咪咪,“好的,我带她去,”

  “完事之后,再去给她买双鞋子,”沈流言说道。

  春雨听了沈流言的话,这才认真的看了看,原来是咪咪的这跟断了,可以想象到她当时的狼狈样子。

  沈流言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哎吆,总算是送出去了站在春雨的面前,低头看着她,

  “你还是上去看看吧,不然心里不踏实,”春雨说道。

  “老婆,想啥呢,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沈流言伸出手拉着春雨的小手,解释着。

  “我知道,这是意外,行了吧!”春雨跟坦诚的说道,

  “老婆,咪咪要结婚了,我已经受到他的请柬了,”

  春雨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看着爱自己矮着几层的沈流言,“哦,原来是这样前女友要结婚了,确实是要见个面,”

  “老婆,你可不要想多了,我俩只是偶遇。”沈流言解释着。

  “你怎么知道我多想了?”春雨反问道。

  沈流言看着春雨,目光幽暗,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开车路过她公司的那条街时,看到她,被一个被人推到在雨水里,腿摔破了,我才把她送到了医院。”

  沈流言继续在解释着,春雨只是点了点头。

  “她结婚,我想要确定一下她是否幸福,如果那个人真的爱她,真的可以给他一生的幸福,我也就放心了可是我能有想到,她们之间可能没有爱,也或许是因为某种事情,打成了某种交易而结婚……。”

  “哦,”

  “老婆,我只是要交整一下自己的想法,无论怎样,我爱你是不会变得。”

  春雨嘴角带着微笑,“此生我能够得到沈大领导的爱和关心,你这样优秀的男人,能够放下姿态比我,是我八辈子胡来的福气,我应该想你叩头谢恩是吗?”

  “老婆,你不要这样的尖锐,你说出来的话,我听了心里很不舒服。”

  春雨也不想这样,可是看到刚才的那一幕,心里总是不说服,就连呼吸也不顺畅,他在心里也告诫自己,不要太自私,要相信他……。

  “哦,你现在看着我讨厌了是不是,没有别人可爱,人吗,都是这样,在一起时间久了,就会厌烦,会了无生趣,所以啊,你要与谁在一起,真的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沈流言听着春雨的话,知道他的心里很难过,哎,自己也真的是倒霉,做个好事,都能让她遇到打翻醋坛子,再不能解释了,越解释越描越黑。

  春雨眼神里带着质疑的说道,“你怎么就会这么巧的出现在他那里,又刚好看到她摔倒受伤,这天下还真的巧事多啊!”

  沈流言听了之后也是一愣,对啊,他自己也不相信会是这么巧。

  春雨眼睛一眨不眨的的盯着他,慢慢的说道:“你们遇到一起一直都是意外,是吗?”

  沈流言再也没有话可说。

  春雨笑了笑,感觉自己真的很悲哀,因为自己爱着他,所以才会和别的女人一样,挖空心思,去注意他,想进一切方法去讨好他,一些事可以,感情得事她是一丝一毫都不会让的,就和别人一样,一个女人爱着一个男人,她就会在意他的很多事情,又有那个女人能够容忍一个心里总是揣着前女友的男人和自己每天都生活在一起,这个问题,在自己的心里是一种羞耻。

  春雨现在觉得真的很累,浑身无力,“对不起,你的事,我不该过问,这样的事,以后可能会经常发生,我就当她每天都有意外好了,你去吧,”

  春雨此时也觉得,这件事对于沈流言来说,自己也可能会是个侵略者,

  “老婆,”沈流言轻轻的呼唤着,用身体挡住了她的去路。

  :。:

看过《天降小霉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