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吾有所求 > 第两百七十章 谆谆善诱

第两百七十章 谆谆善诱

  苏墨染看着小小的孩子都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仔细想想,会不会是自己这个人过于的无奈了?

  “所以,你现在来找我就是说几句狠话的吗?”苏墨染问道,这孩子,不由分说的就是一顿乱骂。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我们太医院都吃不上饭了!什么都没有,现在锅炉膏或许可以救命呢!”这个孩子十分认真地说。

  “你知道的,这个药我们可能是一辈子都练不出来,但是你跟爷爷合作确实弄出来了。皇上若是知道我们有功劳,就不会这样子忽视我们!”

  “所以你现在把锅炉膏拿回去你想要怎么做?若是我认可你的做法,我全部都给你。”苏墨染道。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我只是……想要一些就够了。因为我们院首也是做了贡献。不要你的全部。但是……一点点,宫里的每个人送一点过去,他们一定知道这个药膏的价值了。”小孩子一个人在那里笑着说道。

  “哦?所以你还不来,知道这药膏到底是有何妙用?”

  “锅炉膏是最上等的膏药,但是我听说你们在宴会上的时候,只是闻了香气,没有人管这个。所以我就想着是大家不知道而已。现在若是我可以让大家都知道,那么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皇上也不会这么讨厌我们太医院了……”

  这个小少年冷静的分析一通。苏墨染觉得很欣慰但是又很难过。这个世道果真是因为艺人的喜好就全部都剥夺了权利。

  这么多人都在衷心耿耿的为我们的皇上做事情,但是那人坐着高位子,什么都不愿意施舍。知道要所有的忠信之人就这样被饿死,然后在换上一些心怀不轨之人。这样的话,还真的就是好晚了。

  他冷冷的笑道。好像对这样的事情丝毫没有任何的想法。如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算是这样过去了。我们自己想要的事情也不过就是如此罢了。

  “要不要听听我的看法?”她这下并没有用那种看着一个孩子的眼神。只是十分公平的站在他的对立面。好像是只要他认真的听,那么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的。

  现在也是真的说不上来现在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或许是都在寻找那一个信仰。现在及时止损也没有什么不妥。

  这个少年道,“你说就是了,反正这里也是你的地盘。”

  “锅炉膏确实是上等好药,但是从我们炼出来没有人关注本身的时候,或许李太医就想到了。这个位置真的可以放弃了。皇上不懂,其他人也不懂我们行医之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或许还是有很多的人把我们看作是那种死物,就是我们来过的地方,那么就代表着生死,代表自己的身体有问题了。人们觉得我们晦气,但是又不得不存在的事情。”

  “君主的心思不可以随意的揣测,但是我说的也八九不离十了。你若是吧膏药拿给他们,他们只是觉得这都是你们太医院理所应当应该做的事情。”

  苏墨染十分冷静的分析。其实这一切自己早就已经看透了。哪有这么多的意外?哪有这么多的公平?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我们自己也都是在慢慢的探寻。所以行医者即使受到尊重但也不讨喜,至少在东邑国就是这样的。

  她叹了一口气。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了。我们自己要做的很多。更多的就是寻找到生活中那些本该觉得很不错的样子。

  这样的事实说出来对一个孩子很残忍。但是苏墨染相信,这个孩子没有这么脆弱,应该是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的。

  如今的这些事情,更加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但是那个时候,也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的。

  从自己道宫里到处受辱便知道了,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想清楚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君主。

  至于以后的选择,还是在他们自己的手上。现在也是真的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为今之计就是觉得寻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时候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

  我们想要的事情太多了,想要见的人也很多。但是慢慢地也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处于这般尴尬的境地。

  很多的东西想再多,都是没有补救的样子,再有就是我们现在的寻找又是何其凄凉?

  仔细想想,这些东西终究是过眼云烟。我们的再多事情终究是没有多少深算的。这个小少年一下子陷入了崩溃。

  苏墨染是看着他直接跑了的,但是依旧是没有寻找到任何有机会的事情。如今的感觉也是这样的。想找但是找不到了。

  “姑娘……要追吗?”轻轻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是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时时刻刻都要冲刺的样子。苏墨染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不用了,他已经明白了。”

  “我还在寻思着你到底是跟李太医说了什么话,他才肯过来帮你的?”陆尘宣赞许的点了点头。

  苏墨染十分不屑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够这样偷听别人说话呢!哼,我觉得你这个人真的是有点烦人了!”

  “……”陆尘宣倒是想说自己是光明正大的偷听,但是想了想,还是不说了,或许是真的会一直单身的吧!?

  又是想了想,说道,“我错了。”

  “……”苏墨染本来还想继续数落几句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人现在这么上道,简直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反正也是习惯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想想也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你知道李太医这个人有多厉害吗?他在入宫之前,可是一个医药世家出生的公子。那个时候的他妙手回春。什么病都会医治,悲悯众人。至于为什么进太医院,这里不太知道,反正按当年的发展趋势,他现在应该是可以受到各个国家的尊重了。”

  “不过皇上是一个不喜欢看见李太医的人,觉得自己生病了,便是赖大夫,这种人不多见但也是有的,能够遇到这样的,也算是太医倒霉了。”

看过《吾有所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