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唐龙帝 > 第637章 武兵的手段

第637章 武兵的手段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战成名天下知。

  小兵传奇,武兵这个被陛下赐国姓的小兵,先后猎杀慕容锤,慕容不敌两大天宗师,最后还成功猎杀了楚王武赟麟的王世子武崇真,可以说是这次平叛之中,最大的的发现,可以说给大唐的士兵树立了很好的榜样,那就是精忠报国,刻苦训练。

  成功之后,随着而来的是鲜花,荣誉,财富,甚至美女都会接踵而来,面对这些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一切,武兵并没有迷失自我,因为他知道大唐有了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那就是陛下失踪了。

  对于武兵而言,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并不全是因为自己是天宗师,更多的是陛下对自己的恩典。可以说陛下对自己有再造之恩,现在不是享福的时候,而是主动请缨,寻找陛下,建功立业的最好时机。

  寻找失踪的陛下谈何容易,要知道朝廷都束手无策,一个小兵又怎么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陛下呢?不过这件在外界看来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却让武兵发现了端倪。

  这个从小就生长在京城的小兵,对于京城方圆数十里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虽然他并不知道陛下失踪前发下了什么,但是知道以陛下的战斗力,几乎不可能被外界强行掳走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绑架陛下究竟所为何事。

  神不知鬼不觉地掳走陛下,说白了只有一种可能性陛下是自愿和对方一起离开的,这里绝对没有经历过争斗。

  陛下没有经历战斗,就自愿和敌人走了,而且是走的悄无声息,这就让武兵联想到了那个神秘的女人梦瑶。

  陛下和一个极品美女走了,这意味着什么?武兵想到了多种可能性,可是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最终他还是踏上了寻找天子的路上。

  和云舒等人展开地毯式搜查不同,武兵选择了自己的方法来解决问题,那就是在这个时间段内进城,出城的情况下进行汇总分析。

  武兵在城门口站岗多年,对于城们的进出,还是有自己一套的鉴别办法。现在的武兵已经飞黄腾达,昔日一起在站岗的那些军士们都来溜须拍马,当然会对于他交待的任务上心。

  关于陛下出城,已经不是秒杀秘密,也不可能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如果有的话,云舒早就拿到了。可是反过来,关于可疑之人进城的信息,云舒就没有那么关注了。可是武兵特别关注这些信息。

  先是朱子衣,后是媚儿,这两人进入京城的讯息汇总起来,就成为了武兵重点怀疑的对象。

  不管怎么样,先抓一个再说,可是究竟抓哪一个呢?说实话,武兵并没有想好,毕竟这两人流露出来的有价值信息太少,太少了。

  最终,武兵选择先抓捕朱子衣,然后再抓捕媚儿。

  也该朱子衣倒霉,在某种意义上讲,朱子衣的心理是扭曲的,这个家伙并没有在见完紫衣侯之后就立刻出城,而是选择了去青楼。

  呵呵,这个时代有几个男人不喜欢去青楼呢?只不过,大家的追求不一样,当然了武兵也喜欢去,这就找到了合理合法抓捕朱子衣的机会。

  朱子衣的心理是扭曲的,当然要求也和别人不一样,正是因为这样的要求,呵呵,正好被武兵逮了个正着。

  在玩那种事情的时候,被人打搅,这让朱子衣特别的愤怒,这个家伙看到进来的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兵,于是就怒不可遏地打出一拳。

  武兵轻松地就躲开了,那一拳的拳风把门都打碎了,足见朱子衣有多么愤怒。

  “你穿上衣服抓紧走吧。”武兵觉得那个身上伤痕累累的女子感到可怜,冲着这一点,就不能轻易放过朱子衣,像这种人活在世上,真的是猪狗不如。

  那个女子连滚带爬地离开了房间,临到门口的时候,还冲着武兵磕头表示感谢。要是没有这个救命恩人的话,自己说不定就被折磨死了。

  青楼之中,不知道被朱子衣折磨死过多少个,即便是侥幸活下来,也是遍体鳞伤,没有撒五个月都不可能恢复。没办法谁让这个家伙有钱呢,在这个社会,进入青楼额女人命运都不在自己的手中,面对恶魔般的客人,只能说命不好。

  眼见对方轻易地躲开了自己的进攻,在这种情况下,朱子衣就知道这个小兵不简单,他只好强压住怒火,抓紧穿好衣服。

  朱子衣才进京城,还没有听说过小兵传奇,所以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兵有多么厉害,如果他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这样慢悠悠地穿衣服。

  “你想干什么?”

  朱子衣知道对方找自己有事情,他也不是特别紧张,反正自己在京城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能找到自己的无非是合作,何必那么紧张呢?

  “不干什么,就是希望请你喝酒,好好地聊点事情。”

  武兵不想在青楼里面闹事,那样动作太大,影响不好。他笑着说道:“也就是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价码你来开,条件可以谈。”

  合作,有什么合作的。朱子衣满脑子疑惑,不过他依旧保持高度的警惕,喝酒就免了,谈不拢就是开战,这个家伙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离开青楼,朝登甲巷方向走去的时候,朱子衣就觉察到了不对劲,他冷冷地说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干什么,这句话是不是应该由我来问你呢,请问,你到登甲巷做什么呢?”

  在这个时候,武兵也就不想掩饰什么了,他冷冷地说道:“说出来就是活路,不说出来,就是死。”

  “死,就凭你。”

  朱子衣在听到对方提及登甲巷的时候,就知道压根久没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他抽出了佩剑后指着武兵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

  “哪来那么多废话。”

  武兵直接就动手了,他知道像朱子衣这种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只有将其打服了,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否则,这

  个家伙是绝对不会说实话的。

  动手,朱子衣并没有把这个不起眼的小兵放在眼里,他直接剑人合一就刺了过去。

  看到剑光闪动,武兵并没有硬扛,而是选择了躲避,在避开剑光的那一瞬间,左拳就重重地朝朱子衣打了过去。

  一招,只有一招,就明显地看到两个人的差距。

  很显然,自己压根就不是对方的对手,朱子衣可不是那种血战到底的家伙,眼见打不过对方,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想跑,没那么容易。”

  武兵今天来就是抓朱子衣的,怎么会让这个家伙跑掉呢?说实话,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只是希望对乖乖地说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打服对方。

  眼见朱子衣想跑,武兵一个箭步冲过去,左拳重重地打在朱子衣的后背上,这一记重拳直接把这个家伙打倒在地。

  实力相差悬殊,跑显然是不可能的,朱子衣强忍着疼痛冷冷地说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应该是你想说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可以保你不死,否则,你会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

  武兵直接拧断了朱子衣的一根手指,他不紧不慢地说道:“先是十根手指,紧跟着就是你的肋骨,再往下就是五官,再往下。”

  “你不要再说了。”

  朱子衣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恶魔,一向都贪生怕死的他很快就屈服了,很显然今天没有选择余地,要么屈服,要么等死。

  “我是贺家家主贺州的幕僚,平时就帮助他出谋划策。”

  武兵没有说话,他掏出来一个匕首,在朱子衣那俊朗的脸上比划着,意思很明确,不要挑战自己的耐性。

  要是脸蛋被划伤了,那自己的一辈子全都完了,朱子衣怕了眼前这个恶魔,他就把自己知道贺州的秘密全都说了出来。甚至把自己和贺州的不清不白都说了出来,以为这样可以蒙混过关。

  蒙混过关没有那么容易,武兵没有划破朱子衣的脸蛋,因为一定那划伤了,这个家伙就更加难以招供了,他又弄断了朱子衣一根手指。

  疼痛让朱子衣认清了当下的局势,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把密谋让贺家把其他十一世家带进深渊的事情也说了出来,他以为自己这样可以蒙混过关,没有想到接下来是第三根手指断掉。

  强忍剧痛的朱子衣傻眼了,他哭诉道:“你究竟想要我说什么呢?”

  “登甲巷。”武兵又折断了朱子衣的第四根手指,他冷冷地说道:“让我提是一句,就断一个手指,所以,你最好是自己想清楚再回答,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如果你的十根手指都断了,还没有我想要的答案,那么,我就把你送到猪笼去,到哪里,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什么地方能让人觉得生不如死,那一定是炼狱般的猪笼,男人到了这里,那就是无穷无尽的折磨,一天要服侍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三十几个恶魔般的家伙,至于是怎么折磨,朱子衣能够想象的到。

  猪笼,其实就是一个军中一些有特殊需要的士兵消遣的地方,要知道狼多肉少,一个数百人的军营,才能够分到一个。像朱子衣这种俊美的男人,哎,那简直是惨不忍睹。

  “我是为紫衣侯效力的。”

  朱子衣知道,今天是无法蒙混过关了,也猜出来对方想要什么答案,他苦苦哀求道:“他们绑架了天子,具体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是那个叫夜媚的老妪知道。”

  “带我去见紫衣侯。”

  武兵会读心术,能够判断出来独放说话的可信度。自己要是贸然闯进登甲巷,一定会打草惊蛇,还是让朱子衣带自己去比较合适。

  “他会杀了我的。”

  朱子衣的当然知道自己擅自带陌生人去登甲巷的后果是什么了,他可不愿意去送死,要知道紫衣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他不会的,但是我会。”

  武兵向朱子衣保证,自己一定会确保他安然无事。

  “登甲巷肯定是不行的,里面戒备森严,是不会允许外人进入的,但是,紫衣侯在南小巷有一个外宅,哪里有他一对儿女,还有相好的,每天晚上他都会去吃饭。”

  朱子衣为了活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很好,是生是死,就看我能不能找到紫衣侯了。”武兵封住了朱子衣的穴位,他打了一声口哨,四个士兵就出现了,他们直接把朱子衣带走了。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说实话,这个朱子衣还有用,要不然,武兵就直接把这个混蛋送进猪笼了。

  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柳黛儿没有想到祸从天降,她刚开始是拒绝的,可是后来,也就逐渐失去了抵抗,最终臣服在武兵的面前。

  “你混蛋 ,你不得好死。”

  “我死了,你不心疼么?”这是武兵第一次干坏事,也是第一次真正得到女人,这个家伙在柳黛儿的身上完成了男孩往男人转变的历程,虽然经验不足,可是一次又一次,在柳黛儿的指引下仅不很快,要不然也不会征服对方。

  “心疼,没有想到你这个死鬼还是第一次,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你就不怕紫衣侯杀了你。”

  被征服的女人什么都能干得出来,此时此刻,被彻底征服的柳黛儿丝毫没有羞愧感,好像送给紫衣侯青青草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她翻身上马,骑在武兵身上,一边纵马驰骋,一边娇滴滴地说道:“我是紫衣侯的女人,你也只有这一次偷吃的机会,今后不要再来了,他心狠手辣,一旦发现了我们两个的事情,咱们都得死。”

  “我既然能征服你,就一定能搞定紫衣侯,况且,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拿下紫衣侯。我还没有成亲,你给我生儿子,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你只要是能搞定

  紫衣侯,我愿意给你生儿子。”

  “那就给我生十个八个的。”

  “去你的,还十个八个的,你以为我是猪呀!”

  一个变了心的女人,可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柳黛儿竟然主动设计要毒死紫衣侯,不过被武兵拒绝了,他很自信自己有把握拿下紫衣侯。这个家伙最后说道:“宝贝,你就放心吧,紫衣侯会把你送给我的,连这座院落都会送给我们。”

  “他要是不答应呢?”

  “我就是杀了他。

  武兵这个看上去不太起眼的家伙此时此刻显得霸气十足,可以说彻底征服了柳黛儿,在这个大美女的心里,他的位置远远超过了紫衣侯。

  紫衣侯,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人鸠占鹊巢。他抽出宝剑指着武兵说道:“你是什么人,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你想多了。”

  武兵冷冷地说道:“慕容锤,慕容不敌都死在我的手中,你觉得自己比他们两个如何,最好不要考验我的耐性。看在黛儿的面子上,你只需要告诉我陛下,在哪里,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 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你去死。”

  怒火中烧的紫衣侯挥动手中的宝剑就朝武兵砍杀了过去。

  论实力,紫衣侯远远超过朱子衣,可是在武兵这个深不可测的顶级存在面前,那差距还是蛮大的,压根就不堪一击。

  打不过,也要打,毕竟这个家伙给自己青青草原,这种情况下,紫衣侯怎么会轻易屈服呢?

  武兵知道这个紫衣侯为什么不愿意屈服,很显然是对自己送他青青草原耿耿于怀,不过他有足够的办法收拾对方,很简单,失去了那种功能后,紫衣侯就不会觉得头顶一片绿没有什么不好了。

  随着紫衣侯的一声惨叫,这个世界就安静了下来。

  那一声惨叫的确是吓到柳黛儿双腿一软就瘫软到地上,她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武兵这么厉害,这个男人不仅在床上厉害,在现实中也那么厉害。

  不过,在这个时候,柳黛儿算是明白了,自己今后彻底和紫衣侯无缘了,就算是自己脱光光,紫衣侯也不会有兴趣看一眼了,因为看了也没有用。一句话,这头牛没有犁地的本钱,这块肥沃的土地被其他的犍牛耕地播种,废掉的牛是不会干涉,也干涉不了的。

  “别叫了,疼痛很快就过去了,你也是修武之人,不至于疼痛的忍受不住。不要忘记了,你还有一对儿女,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考验我的智商。你的儿子三岁,很显然现在不适合进宫,不过,早晚都可以和你一样的。你还好有子嗣,可是他永远都不知道耕地时挥汗如雨是什么样的快感。你女儿十三岁了,这块田地虽然不是很肥沃,可是我就喜欢蛮牛开垦荒地,另外军营之中,有无数的牛。。。”

  “你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了。”

  紫衣侯跪倒在地苦苦求饶,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恶魔,面对这个恶魔,自己除去屈服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不要考验我的耐性,你的女儿不是柳黛儿的孩子,所以我要是现在开垦这块土地,我没有耐性的。”

  这个时候,柳黛儿主动当了帮凶,她直接把紫衣侯的女儿允儿带了出来。

  “不,求你了。”

  紫衣侯终于屈服了,他没有选择,只能这么做。

  “放心吧,你儿子还给你,不会有事的。允儿适当的时候,可以选择进宫,当然你也可以带走。我说到做到,会给你安排退路,你不会有危险。当然,前提是不能骚扰黛儿。”

  武兵还是一个善良的人,还没有丧心病狂,他愿意给对方机会。

  交代完之后,紫衣侯瘫软到地上苦苦哀求道:“让我儿子拜你为师,允儿进宫吧,她是个美女胚子,进宫也好,有一个锦衣玉食的生活。我背叛了师父,我不会留恋人世了,拜托了。”

  面对自断心脉的紫衣侯,柳黛儿长跪不起,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男人,自己真的对不起这个男人。

  武兵也觉得自己有点残忍了,他扶起柳黛儿之后轻声地说道:“我们好好照顾他得到儿女,他到天上也会瞑目的。”

  “嗯。”柳黛儿嚎啕大哭。

  游戏规则,这就是游戏规则。武兵就是这么遵守规则的,他下一步就是去营救陛下了,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拿下那个夜媚的,至于这个老妪是老态龙钟的老太太夜媚,还是绝色倾城的美女媚儿,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即便囚禁了陛下,这就是她的命数,是生,是死只能让陛下来决定。

  这种事情太大了,显然不能武兵来决定,毕竟自己单枪匹马去救陛下,万一出现什么闪失,那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武兵主动找到云舒讲出这件事情。

  貌似简单,可是为什么别人想不到呢,就冲着这一点,陛下赐给武兵国姓就没有错,云舒肯定了这个年轻人的作为。

  云舒对武兵说道:“按理说,你的功法都是师承莫问天,应该算是莫问天的弟子,可是老人家并么有亲自传授你。在修武道路上,没有师承是不行的,轩辕魔石已经有弟子李大牛了,就是我。”

  在这个时候,要是还猜不出来对方是什么意思的话,那就不叫武兵了,这个家伙知道云舒是想当自己的引路人,让自己走上修武的正途。

  武兵知道云舒在暗示什么,那就是自己作得很多事情是见不得光的,说白了,如果没有正确的引导,很容易走上歧路。云舒并不是真的先白捡这么一个天宗师当弟子,而是希望这个天宗师能够未来取代天子,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武兵三拜。”武兵跪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可以说是正心,正心,正魂,来告诉云舒,自己不会迷路,正式打开修武之门。

看过《大唐龙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