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创业从养老开始 > 376、他们是兄弟,那我是什么?

376、他们是兄弟,那我是什么?

    不,李飞白和那些人不一样。

  他比大多数的人都更聪明,也更心狠。

  「嘶——」

  谷郁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

  李飞白并不是一般的人,这一点自己早该想到的。

  想自己小有所成,在社会上混得也算得有头有脸,可终归不过是个差点儿就被王琨活吞了的不入流的小商人。

  而李飞白,却是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轻而易举的掰断了王琨的手臂赵棠,还把他唯一的儿子进了监狱。

  这就是巨大的差距!

  原来自己根本不配!

  谷郁觉得自己此时就是全世界最好笑的存在,人家一直在扮柔弱利用自己,自己却还自诩老大哥,一次又一次的帮他。

  想自己第一次付出真心,却被伤害至此,谷郁顿时万念俱灰。

  ……

  ……

  一只手扶上路旁的矮树,谷郁缓缓地弯下了腰。

  过了不知多久,眩晕感似乎缓和了一些。

  他想起往昔的一些事情,试图为李飞白找借口。他还是不敢相信李飞白是这种人,也不想自己的一片真心付诸东流。

  于是他不停的劝慰自己说,或许李飞白只是在气头上,也或许李飞白只是因为心中憋屈,一时的气话而已。

  万一他这会儿……正后悔呢?

  那自己不如给他一个台阶好了!

  念头至此,谷郁强行要求自己冷静下来了,他握着滚烫的手机,盯着屏幕上刺眼的「李飞白」三个字,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道:“李飞白,给你个机会,把刚才的话收回。道个歉,哥哥我念着旧情,当你放了个屁,否则的话,别怪我跟你翻脸!”

  李飞白听了,从鼻孔中发出一声嗤笑:“谷郁,你可真逗。”

  “……”

  谷郁忽然想起,自己上一次有这种心碎的无望的感觉,还是在幼年时,被同桌小伙伴出卖的那次,他至今还记得自己质问他时,同桌那冷漠无情的模样。

  从那以后,除了爹妈,谷郁没有真心对待过任何一个人。

  直到遇见李飞白他们。

  此时此刻,记忆深处的那张脸同李飞白的脸,不知怎的就重叠在一起浮现在了谷郁眼前,正嘲讽的看着他。

  还说:谷郁,你真逗。

  ……

  久违的情绪袭来,再一次令谷郁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可还不等他开口说点什么,只听李飞白又道:“谷郁啊谷郁,不妨实话告诉你,我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除了身边的这几个兄弟,别的什么都没有。你先前处心积虑做了那么多事,今天又安排这么多人过来给我添堵,以为这样就能把我逼上绝路,可我告诉你,有兄弟在,我真的不缺乏重头再来的勇气!所以无论你想趁机提出什么要求,我是都不会答应的。”

  “……他们是兄弟,那我是什么?!”谷郁无力辩解和否认,讷讷的问出自己此时最关心的问题。

  想起方才李飞白还伤心欲绝地问自己,有没有对他真心过,自己毫不犹豫的给了他肯定的回答。此时的谷郁也希望李飞白能给自己一个不说满意,起码也能够慰藉的回答。

  然而,等来的却是李飞白的又一声冷笑。

  瞬间,谷郁眼前一阵发黑,还伴着难以言喻的窒息感。

  他不得不靠在矮树上,举起一只手捂住后颈,用力缓解因血压升高而造成的眩晕,却强忍着道:“小白,我说我没有做,你信么?”

  “行了行了,你别演了。”李飞白盯着眼前电脑屏幕上摇摇晃晃的谷郁,嘲讽地道。

  谷郁浑然不觉同他说话的人正盯着自己,一心只想求个究竟:“李飞白,再说一次,我没有!究竟是什么事让你产生了这样的怀疑呢?”

  “再说这些就没意思了。”李飞白已经不想听他解释什么,他现在只想把自己想说的全说完,否则的话,怕把自己憋坏。“谷郁,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你的动机,想过你的立场,可我调查过了,你不是王琨那一伙的。”

  谷郁无力的说道:“当初王琨找过我,我没有答应他。”

  “呵呵,后悔了么?”李飞白冷笑连连。

  “我说我没后悔,你信么?”

  李飞白还是不接他的话茬儿,缓缓的道,“既然你不是受人指使,那就是个人恩怨,可我们两个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我猜你这样做,大约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本性贪婪,同我合作或许压根儿就无法满足你的贪欲;其二,我猜你或许是因为我把工厂完全交给了查理却没有想过你而怀恨在心吧?”

  “……”谷郁说不出话来,连同心口也剧烈的不舒服了起来。

  “实话告诉你,我不是没想过,但我一想到跟你合作后的日子每天每的都要耗费大量的脑细胞跟你斗智斗勇,我就头疼的要崩溃!因为不信任你,所以要时时刻刻防备着你,我怕麻烦,所以……我选择了查理。”

  “……”

  此时的谷郁已然四肢发麻,胸口膨胀的简直要原地爆炸了。为了不叫自己因高血压而昏迷倒地,他在雪地里团团打转,寻找降压的办法。终于,他在围墙边上找到一个不知是谁堆的雪人,一把揪下雪人的头直照自己的脑门儿砸了下来。

  ……

  终于,整个世界安静了。

  冰凉的雪块顺着头顶灌进口鼻和衣领当中,谷郁感到了瞬间的清凉。脑海中嗡嗡嚷嚷的噪音离自己而去,灵台恢复一片清明:原来他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我,原来他一直在防备着我!原来在他的心里,我不仅不是兄弟,还是敌人!

  手中的电话重新贴回耳边,只听李飞白的声音还在兀自说着什么:“……你这种人真的是太虚伪了,不,是伪善,但凡你表现的真诚一些,我何以至于如此呢?我……”

  “所以,”谷郁大声打断了李飞白的喋喋不休,“你特么活该被查理骗得底裤都赔光了,草,活该!”之后,将手机照直砸向养老院的大门。

  脆弱的手机触碰到坚硬的铸铁,顿时四分五裂。

  碎片飞溅,谷郁顶着满头的雪块愤而离去,留下王玉堂等人目瞪口呆。

  还有车里的王丽红一干人等。

  ……

  ……

看过《创业从养老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