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塑明之师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大帅好,小的才能好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大帅好,小的才能好

  “这事小的现在还不敢断言,得让小的见了陈大公子才行,不过小的定会尽力而为。”胡美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

  朱元璋不喜欢听尽力而为这样的词语,何况胡美在这里说了这么多,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朱元璋自然是十分不满的,而且胡美说要见陈善儿,这更让朱元璋奇怪,难不成胡美投诚是假,想和陈善儿见面,找机会护住少主才是真?

  见朱元璋迟迟未开口,胡美也大概猜到了朱元璋在想什么,“大帅放心,令师给小的吃过一名为‘七七断肠散’的药,想必此事大帅也是知道的吧?有此物在小的肚子里,小的断然不敢再有别的什么心思的。而且就算没有此物,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这陈部的大势已去,兵败只是早晚之事,小的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自是知道此事应该跟谁。”

  赞扬朱元璋人品的马屁胡美之前已经拍过了,此时再反复说,反而会显得油腔滑调,朱元璋能走到这样的位置,绝不是两句马屁就飘飘然的等闲之辈,所以胡美此时将自己的把柄以及最现实的一面说了出来。

  因为即使胡美不这样说,难不成朱元璋就真的认为胡美倒戈相向单纯就是因为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吗?

  这世上大部分人做的任何事都是以某个利益点为目的的,就连那些食不果腹的穷苦百姓,他们在地里耕种,不也为了吃口饱饭吗?这吃口饱饭,不也是某种利益吗?

  只是位置越高,图的利益就越大罢了。

  胡美此时适时的表露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这样看起来似乎不是太聪明,可胡美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在这种事上,太过于聪明,将来朱元璋定是会防着他的。

  胡美也清楚,此次事情之后,朱元璋定是不可能对他委以重任的,他也没奢求还能在军中做将军什么的,他只求能活下来的同时,再混得一个能将日子过得还行的职位,那便满意了。

  自己若是太过于聪明,朱元璋肯定会对自己提高警惕,事后有极大的几率会杀了自己,而自己若太蠢,事后便失去了价值,那被杀了的几率也很大。所以自己必须表现得刚刚好——聪明,只是一些小聪明,会察言观色,能让人舒服,其他大的本事,没有。这样才能最大几率的达到自己所求的目的。

  果然,朱元璋听胡美这样一说,也知道了胡美没有太大野心的心思,心里的堤防也放下了一些,“你所说的七七断肠散为何物?”

  朱元璋倒是没听高凡提起过。

  胡美见朱元璋这反应,似乎的确不知这是何物,便耐心的解释,“是一种暂时还无解的毒药,那日,小的带着人本是要护送陈大公子去治伤,哪知路上遇到了令师的人……”

  胡美将当天的事从头到尾都说给了朱元璋听,包括那七七断肠散的毒性是如何如何。

  胡美本就不是文人,自也做不到听一遍就将所有的话都记住了,当时高凡给他说毒性的时候,又在耳边放恐怖音乐增加气氛,胡美只觉得此药毒性凶猛恐怖无比,话听进去了一半,自然给朱元璋说的内容也是一半真,一半自己编造的。倒不是他有意编造,而是在他心里,这毒性就是这般的。

  只听胡美这般描述,“高老爷说,人的肠子总共有七七四十九节,这七七断肠散每日便会令服下之人肠子断掉一节,每次都是在服下之人睡得正香之时发作,听闻那感觉疼痛难忍……”

  “等会……”朱元璋打断了胡美的话,“听闻?你不是已经服下了吗?难不成你还没有发作过?”

  “小的就是害怕毒性发作,所以在服下毒药之后,一直未曾睡过……已经两日了,可小的发现,不睡觉只是让毒性发作起来慢一些,不那么凶猛罢了,小的这肠子里面,依旧开始疼了起来,且隔一段时间就开始疼,现在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了,每次的的疼痛感也越来越强烈了。小的听高老爷说,每一个七日,更是一场酷刑,什么针扎啊,刀剐啊,屎尿横流啊……”胡美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肚子,似乎里面的肠子又开始痛了起来。

  听胡美描述完那些残忍的毒性发作的五花八门的折磨人的状态,朱元璋不禁皱眉。

  怪不得他见这胡美面如菜色,原来是这么回事,想不到自家师父还有这等毒药,看来师父对自家人的确很好,家人也好下人也罢,无论犯了什么错,都没见师父拿出这七七断肠散出来。朱元璋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想着自己今后定是要小心着些,不然若是得罪了师父,师父在自己的酒水里饭菜里下毒简直是易如反掌,若是自己服下这等毒药,那简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他也理解了胡美为何会这般急着投诚献殷勤了,一开始朱元璋还对胡美这般殷勤有些不悦。毕竟谁都喜欢硬骨头,胡美这等软骨头,说得好听的确是识时务者,可说得不好听,那就是墙头草,这样的人,今天可以背叛他的主子来讨好你,明日便可为了其他的利益背叛你去讨好别人。

  可知道这七七断肠散之后,朱元璋觉得这等毒药,估计也只有自家师父有了。

  “所以你给本帅说这些,便是想通过你的行为,来向本帅以及本帅的恩师示好,从而从本帅恩师那里得到解药是吗?”朱元璋问道。

  胡美苦笑着摇了摇头,“高老爷说了,此药没有解药。只有能暂时抑制毒性发作的临时解药罢了。也就是说,小的一辈子都不能有二心,否则随时都会断了这临时解药。所以小的给大帅说这些,是真的将大帅当做了小的主子,大帅好,小的才能好。”

  这样的解释,顿时便让朱元璋将防备放下了七七八八,他只需在自家师父出求证出胡美说的的确是实话,那胡美这人便没了任何威胁了。

看过《塑明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