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半成品的SSR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半成品的SSR

  米尔目送着将军的背影快速地缩小,便咬着牙试图摆脱电网的缠绕。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觉悟,准备拼死一搏了。

  可是,还没有等他的行动力恢复,自己的眼眶便被余连用枪口抵住了。

  “噗!”子弹贴着对方的眼睛钻入了脑内,并没发出太大声音。

  下一秒钟,这位卫士的脑袋便如同西瓜一般炸了过来,红的白的黄的四处飞溅,却一点都没沾到余连身上。

  并不是余连有什么恶趣味,好好地非要让对方死得那么惨。而是因为对方确实很厉害,区区一环就能打开了钢铁身躯,自己一时间还真没办法迅速攻破那一身铜皮铁骨。他浑身上下,也只有其眼睛是罩门了。

  余连毫无诚意地道了个歉,跳过米尔的尸体继续前进。

  文森中将用尽全力奔跑着,大声地发出了呼救声,但在这个嘈杂的环境中,这点声音根本吸引不了什么注意力。两边的住户估计都跑去旁观大道上球迷们的庆祝大合唱了吧。

  必须要承认,敏奇·文森中将,这位快六十岁的老人,而且还在牢里关了十八年,跑起来却也依旧是健步如飞,比起大多数年纪不到他一半的死胖宅们都快得多。就凭这身体素质,凭这精神头,凭这求生欲,都足够余连比一个大拇指喝上一声“彩”了。

  然而,他不管怎么跑,依然还是在普通人的范畴内的,根本不可能甩开余连。

  不过,余连也不准备和对方耗了,一边奔跑一边抬起从对方手里缴获的枪——他很庆幸这是一种威力适中的,声音几乎没有的谍报用特种手枪——瞄准对方的腿扣动了扳机。

  “救命啊!救命啊!”文森中将继续绝望地吼叫着,可紧接着,他的腿便已经被打穿了。

  这位老人捂着胫骨都被打断了的右腿,惨叫着缩在了地上,一步步往墙角缩:“求,求求你,我给你钱!我给你钱!放过我,我不认识你,我真的不认识你。这是钱……”

  他从大衣中微微颤颤地掏出了钱包,满脸都是哀求和恐惧。

  要是外人看到这一幕,完全就是街区小混混劫杀可怜老绅士的模板式案件嘛。

  于是,身为“街区小混混”的余连便莫得感情地向对方冲了过去,准备悄无声息地打昏他,将其带走。

  然后,就在这一刻,外人真的来了。

  余连离文森中将还有几步远的时候,便听到正面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抬眼一看,便只见一个身影已经一阵风似的从另外一条七拐八扭的巷道中蹿了出来。

  那是一个挺漂亮的姑娘,缎带一般的黑发在脑后梳了一个很古典很雅致的帝国式蝴蝶盘发,只不过却穿着一身兵工厂队的球服,还背着一个球队周边的限量版背包。

  她浑身酒气满脸通红,脚步虽然还算稳健,但一双大眼睛却有点迷离,明显是喝了不少。

  总之,除了长得很漂亮发型也很古典很贵族以外,这就是个典型的兵工厂球迷了,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一点也不奇怪的。

  余连却开始头疼了……这不正刚才在球场上,冲着对方的球迷、球队外加裁判口吐芬芳的那个球迷姑娘了。

  以及,未来的SSR!

  这也太特么巧了啊!余连一时间想要捂脸。嗯,也不应该就是巧合。她应该也想要急着离开,她也是雾都本地人。所以,选这条路,还是很合理的嘛!

  原来,刚才还真的不是幻觉啊!

  “发生什么事了,谁在叫救命……诶?”女孩的大眼睛有些迷离,看了看倒在地上腿上还在流血的,穿着大衣裹着球迷围巾可怜无助的老人,又看了看戴着兜帽和面具怎么看怎么可疑而且手里还拿着枪的余连,顿时就怒了。

  “无,无耻!居然,居然,然袭击我们的球迷!你一定是红猴子派来的杀手!”她大着舌头,结结巴巴地道。

  你这算是哪门子的逻辑啊?到底是喝了多少啊?

  另外,我明明穿的是兵工厂的连帽衫……啊等等,说起来,兵工厂和红猴子的主场球衣还都是红色的呢。再看看衣服上,胸口上的队徽正好是被血污盖住了。

  “快跑!快跑啊!小姑娘,快去报警啊!”老文森大声对姑娘道。

  老家伙真特么能演啊!

  女孩当然没有走,但直接从腰间摸出了一根甩棍,一抽一拉,便有了剑的长度,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吐了吐舌头,口齿顿时恢复了许多:

  “我们已经赢了!你们这群XX不但输了比赛还输了人品!现在,全宇宙都知道你们红猴子就是一群XXX的渣渣了!结果,便只能欺负我们落单的老球迷了吗?”她收缩了一下眼眶,随即大声一喝:“我告诉你,我刚才可是喝了一打火岩酒的,下手可一定没什么轻重的!”

  那,那玩意好像有六十多度啊!

  “说吧,你想现在跪下舔XX,还是我打残了你再按着你的脑袋舔XX?”

  余连觉得自己最近的幻听是越来越严重。这货一定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一定不是!

  “小姑娘,快跑啊,他有枪!”文森中将还在继续扮演着一个可怜无助但是有很有良心的忠厚老人。

  “别怕,老先生,干掉他我就送你去医院!您自己捂住伤口!”女孩叱喝一声,小题一蹬,整个人便宛若炮弹一般地弹了过来。

  “呯!呯!呯!”余连开火了,一点都没客气。

  然而,对方却只是将手中的甩棍一扬,划出了一个优雅的轨迹,便“噼里啪啦”地把所有的子弹弹开了。

  余连一点都不意外,旁边的文森中将却已经看呆了,一时间竟差点忘了逃跑。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位姑娘绝对是个灵能者,而且比起两个保镖厉害多了。他咬着牙,从大衣里掏出了一根针管用力往伤口一插,疼痛顿时不翼而飞,行动能力似乎也恢复了。

  他爬了起来,再次向街区外跑去。

  还是那句话,这是一位相当慎重且稳健的绅士,身上带着止痛针兴(喵)奋剂乃至于纳米针管,也是很符合常理的吧?

  “打劫啦!打劫啦!有人打劫啦!救命,救救我啊!”他哀嚎着,大声叫着,向着外面歌声昂扬的街区冲去,就像是一片柳叶漂向了巨浪。

  他叫得很大声,却依然吸引不来任何人的视线。

  文森中将依然在挣扎着前进着,求生欲强烈得让人震撼。

  而这个时候,余连和那个乱入者的交锋也开始了……当然了,他压根也就不准备和对方交手。就在那姑娘的甩棍已经指向了自己的咽喉之时,他忽然大喝了一声:“呔!公孙擎!”

  这个叫公孙擎的姑娘花容失色,脚步一乱什么剑势都使不出来了。她慌乱地踉跄退后一步,干脆连甩棍也不要了,两手一捂小脸:“我不是!别胡说!你认错人啦!”

  乘着这个机会,余连忽然双手一推,一发灵能脉冲捏成了拳头,依然毫不留情地,直接冲着对方的肚子一轰。

  女孩翻了个白眼,身体一软,就这么倒在了地上。余连乘机从对方的身边掠过,大感庆幸。

  还好,这个SSR现在还是个半成品……而且刚才看球的时候还不知道喝了多少。要不然真打起来的话,自己还真不一定就是她的对手了。

  余连向前一步,又是一发灵能脉冲,这才砸在了文森中将腿上的伤口上。要不是得留活口而且不能把人打傻,他早就一发脉冲砸人家后脑勺上了。

  求生欲爆棚的文森中将终于失去了行动力,扑倒在了地上,微微颤颤地将手伸向了巷道尽头的大街。那里人潮涌动,那里喧嚣沸腾,那里血花四溅,那里火光冲天,可那里,也有生的希望。

  他终于晕厥了过去。

  余连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也是出了一身汗。刚才他各种灵能外加体术使了一个串,消耗其实也还是挺大的。

  他深呼吸了一口,便准备向文森中将走去,然而却忽然觉得脚下一痛,便被一股拉力一扯,整个人都被掀翻了。

  余连有点懵,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偷袭者便已经骑在了自己胸口上,并且还伸出膝盖顶住了脖子。

  不是那个应该已经晕厥了的公孙擎,却又是谁呢?

  “不行,你绝不可以伤害这个可怜的老人!”这个姑娘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嘴里带着血。她应该即将晕厥之前,直接咬破了舌头,硬是让自己清醒过来的。

  呃,好个烈性的姑娘啊!

  “你们这群红猴子,欺负我们的球队罢了,竟然敢欺负我们的老球迷!”

  你才是红猴子!你们全家都是红猴子!余连很想这么说,但脖子真的被卡得难受。

  “我不能呼吸了……”

  “闭,闭嘴!你给我老实点,我,我报警……”她依然用膝盖顶着余连的脖子,一边抬起了手腕,准备打开个人终端。

  呸!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余连微微颤颤地伸出一只手,从公孙擎看不到的身后,摸出了一枚手工制的电击枪,正准备给对方背后来上一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明飞行物从他们的后面飞了过来,“咣”的一声真的砸到了公孙擎的后脑勺上。

  这姑娘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了,两眼一翻白,二话不说地往余连的胸口上一趴,当场晕厥了过去。

  余连也惊了,一时间竟然再次有了一种被抢了怪的悲愤。然后,他勉强推开了公孙擎,定睛一看,却发现偷袭她的竟然是一个厚厚的圆形垃圾桶盖,顿时为晕厥过去的公孙小姐默哀了半秒钟。

  然后,却只见正面的巷道中腾起一阵光学涟漪,一个浑身上下一身黑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这就算是我还了你的人情了吧?那边的小哥。”

  竟然是黑月伯爵驾临了!

看过《他和她们的群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