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阿加斯特的魔石舞者 > 11 海上(1)
  6月14日上午8点40分,完成使命的亚瑟三使者与哈娜终究还是难免离开风王国的王都,在国王与众人的道别声中,哈娜很快飞入高空,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耀眼的千里晴空之下。卡尔驻足原地沉默良久,离别总是使人伤感,即便他还只是个尚未深谙世事的少年。

  梅莉昨天已经先一步跟老头儿一起动身回了灵石镇。哥哥贝斯和父亲都比较忙,所以交代几句之后也离开了。王城内的偌大广场上此刻只剩下两个少年以及一只松鼠了。

  “接下来,我也该出发了。”

  卡尔低声自语。

  “不是‘我’,而是‘我们’。直接去码头吗?”

  一旁的托比笑着纠正道。出发准备直到昨晚才完善,托比为这次可能会持续几个月的修炼之旅准备了一大堆可有可无的东西。比如:吊床、帐篷、野餐相关的东西、渔具、冬天的衣裳、鞋子、甚至还有喜欢的调味料。当然准备最多的还是他喜欢的食物。

  “嗯...我先去寄一封回信。”

  “是嘛!嘿嘿嘿!”

  托比饶有兴趣地坏笑着。

  “有什么好笑的,烦人的家伙。”

  卡尔说着兀自转身离去。他是在昨天收到的信,菲丽丝在信中用的是她另一个名字,内容主要是说她和父兄已经顺利回到了火之王都,另外询问了卡尔这边的情况。卡尔如实将与夏娅的对战进行了简单说明,也把自己即将前往王国东境这件事写在了信里。

  “等等我嘛,”托比意犹未尽地追了上来,“我隐约感觉,那位被你救过两次的女孩对你很有好感。啊啊,真让人羡慕,你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嗯!这一点本松鼠不得不表示赞同。”

  卡尔肩头的飞飞忽然插话道,态度十分认真。

  “对吧!想不到你我也有英雄所见略同的一天。”托比的兴趣愈演愈烈,“喂,库尔迪娜小姐和那个红头发的,你更在乎谁?”

  “我更在乎你,行了吧?”

  卡尔一脸无奈地加快了脚步,不免有些难为情。更在乎谁,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他好几天都没能跟迪娜说上几句话,因为梅莉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她,眼神像个监视者一样。

  “别不好意思啊,坦诚一点好不好,喂!”

  托比不甘心地再次追了上去。

  离开沃克王城奔南走,经过两条街之后就能邮局,说来距离不到500米远。将信件投入邮箱以后,他们特意找到一处几乎没有人的角落,然后飞飞变成灵鸟的模样几秒钟就飞入了百米高空。在间歇飞行不到40分钟后,他们便来到了中部区东南部的海岸码头上空。

  码头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有的是忙碌的工人,有的是悠闲的旅客。时而拂过的海风中飘荡着海洋的特有气息。大大小小的船只有的刚刚抵达,有的就绪待发。

  卡尔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将要搭乘的小型客轮,因为这艘船上挂的是暴风骑士团的叶子状军旗。傀灵危机解决之后,新的风之王继任,罢免了许多欧文•威尔的亲信部下,犯过重罪的难逃王国律法,被冤枉的如伊森•贝里将军也得以洗去冤屈。他主动请命愿意负责守卫东境安危,国王任命他为暴风骑士副团长、东境分团长兼守卫将军,负责东境军务与政务。

  另外,原近卫军主将博比•贝里被任命为中部军将军,加法尔接任近卫军主将一职。戴纳进入魔法师团任副团长,原达沃斯镇负责人维肯接管王国南部军最高指挥一职。罗根•沃克接手暴风城巡卫副将。亚瑟三使者得到了风王国的最高荣誉勋章...

  这艘小型客轮能够载客20人,因此对于卡尔他们来说是绰绰有余的。因为事先已经约好,所以当大鸟忽然出现在客轮上空时甲板上的人并没有陷入惊慌,但第一次见到这种大鸟的人仍不免感到震惊。而当大鸟缓缓落下,然后倏地变成一只可爱的小松鼠时,人们就更加震惊了。

  “伊森叔叔,我们没有迟到吧?”

  卡尔笑着问道。托比也礼貌地打了招呼。

  “没有,时间刚好。”

  伊森很是欣慰地打量着两个孩子和飞飞,特别是卡尔。特林克和莎娜•贝里闻声走出舱室来到甲板,这时莎娜的母亲、伊森的侍卫派克、部下查理、狄娜、凯恩都围上来打招呼。不到3分钟之后,这艘小型客轮便启航了,他们将在海面上经历两天两夜的飘荡生活。

  码头渐渐远去,一望无际的蓝色大海广阔而美丽,同时也让人心生无限敬畏。蓝色晴空与那几片云朵仿佛触手可及一般。卡尔兀自走出舱室来到船头,一个相对纤细的背影忽然进入了他的视野。很快认出对方的身份后,黑发少年走了过去。

  顺带一提只有他自己的原因,因为开船没多久飞飞和托比就由于晕船相继倒下了。

  “狄娜大人,”卡尔在看到那颗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的液体从女人的眼里涌出沿着脸颊流下时,以小心翼翼的轻柔语气将视线焦点落在了对方那充满悲伤色彩的侧脸上。“你哭了呀。”

  狄娜这才意识到身旁多了一个人,或许正因为对方是个孩子吧,她反而坦然的转过脸来,将更多的悲伤之情通过视觉传递给了卡尔。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平和的语气回复:“是啊,很久没这样伤心了。”

  眼前的女人明明长自己十几岁,现在却哭的像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一样。卡尔莫名地深受触动,仿佛伤心的是自己一样。之前见她都是穿着军装的模样,给人感觉有点凶,现在她一身平民打扮,少了一份英气的同时反而多了一份亲切。

  一时间卡尔无言以对,狄娜自顾自地转回视线,打开了话匣子。“我和拉弗尔是在银杏镇上的孤儿院里长大的,所以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认识,还有那个可恶的雷昂...”

  卡尔一边静静地倾听着,一边将视线投向了无尽的蓝色海洋。

看过《阿加斯特的魔石舞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