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阿加斯特的魔石舞者 > 33 暗云
  午夜时分,欧文·威尔伯爵独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烦意乱让他难以安眠。当下手里的牌还有5万近卫军,他觉得守住暴风城应该没问题。实在不行就用非常手段逼迫“赤羽”的前进脚步。

  拉莫尔王国的支持大概就要到了,届时近卫军与外援就可以形成内外夹击的态势,只要灭掉波顿·费舍尔的暴风骑士团,那么“赤羽”就好对付了。为了得到王位,付出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瓦伦斯的“黑鹰”和尤金副将的表现让威尔伯爵大失所望,他后悔没有让飞矢直接参与到阻止“赤羽”逃脱的行动中,否则境况也不至于这样急转而下。然而现在的飞矢已不像少年时那样单纯,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绝对的主仆关系了。

  归来的飞矢半个字都没提出城跟贝斯等人比试的事,只是随便找个借口隐瞒了自己的行动。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交易,维系这份关系最重要的一点是一个真相,一个飞矢不确定的真相。

  不知过了多久,欧文·威尔忽然听到一个非常低沉、缓慢而又充满威严的怪异的声音——

  “你渴望力量吗?阿加斯特人。”

  “谁?”威尔伯爵吓了一跳,他忽然坐起身扫视暗淡的室内,可屋子里并没有其他人,这个声音似乎来自他的内心深处。他不禁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我是黑暗之神,我可以给你力量,让你实现一切欲望。”

  “黑暗之神?你在哪儿?你凭什么给我力量?”

  威尔伯爵感到匪夷所思,他认为自己是在做梦。

  “问我凭什么?看来你得注意一下说话方式和态度了。”忽然,有股黑气化作一条烟雾一样的红眼黑蛇缠住了威尔伯爵,那声音继续道:“你的野心让我找到了你,我需要你,你也需要我。我的孩子此刻就在门口,它会带你来到我的身边。”

  威尔伯爵感到恐惧,但对方的话让他不容许拒绝。红眼黑蛇像是催促他一般猛地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威尔伯爵痛苦地发出一声简短的惨叫,之后黑蛇便不见了,而他忽然变得不再害怕,他的脸上带着一种十分怪异的笑容...

  少时的星月之下,一只有着人形、长尾、巨大尖角和蝙蝠翅膀的怪物于悄然间腾空而起并向着东方逐渐远去。因为是在深夜,所以怪物的出现几乎没人发觉,看到的要么认为花了眼,要么以为是做梦,就算有个别人坚持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恐怕也没人相信。

  暴风城内某处——

  “看来邪神大人已经从封印里出来了,是吧!米米。”

  “喵——”

  一只橙、白色的红眼猫乖巧地回应着。

  “去揍个热闹吧,呵呵——”

  ×××

  6月4日,河湾镇——

  清晨的天空一片暗淡,无意间带来了一种阴郁的感觉。卡尔从床上爬起随即看了一眼时钟——6点20分。

  “睡了这么久啊...”

  他轻声嘀咕着穿好衣服,然后叫醒了托比。

  为了今天的远行,他们俩和梅莉还有库尔迪娜一起买了许多东西,主要是食物和水,还准备了洗漱用具、野外留宿的帐篷等等,这些都被托比用他那个魔石的奇特能力收纳进了一个未知的地方。

  托比在昨天可说是出尽了风头,眼看着那么多东西突然消失,第一次见识到这个奇怪能力的人们不禁连连赞叹。

  “我说,咱们真的不带上梅莉吗?”

  托比艰难地从热乎乎的床上爬起,懒洋洋地说。

  “没办法,路程太远,哈娜带我们4个人飞已经够辛苦的了,再说我们又不是去郊游。”

  卡尔一边用毛巾擦掉脸上的冷水一边回道。

  “我知道啊,不过还是觉得把她抛下有些不忍心...”

  他们本打算吃过早饭之后就出发,但来自遥远东方的一个奇怪现象忽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在目之所及的远处天际不知何时悄悄地出现了一大片黑漆漆的暗云,而且覆盖范围正在逐渐扩张。

  正当人们感到费解之时,消息接连传来。首先是来自王都暴风城方面——

  “少主,各位,王都出大事了!”

  墨菲一脸急匆匆的样子。

  “来,慢慢说。”

  罗根递给他一杯茶。

  “我一口气说完,你们待会儿再惊讶吧。”墨菲喝了一口茶后开始说明,“第一件大事,国王去世了,是2个傀灵所为。魔法师团虽然有察觉到,但布莱德团长带人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

  “第二件,欧文·威尔伯爵神秘失踪,据说仆人在被子上发现了几滴血迹,下落不明。第三件是大好事,因为国王和威尔伯爵都不在了,大势所趋吧,近卫军开城投降了。”

  听完之后人们又惊又喜。这就意味着“赤羽”已经成功,很快王国将迎来新生,但最大敌人的神秘失踪,以及傀灵的再次出现不免让人非常不安,贝斯预感到他们即将面对新的困难,而且是巨大的。

  对于亚瑟帝国使者的法莉等三人来说这真是不可想象的、让人哭笑不得的巨变,之前的那些努力顷刻间付之东流。当然法莉也清楚,即便他们满心希望亚瑟和风王国能重新建立起联系,有威尔伯爵在终究是不可能的。

  少顷,一只乌鸦忽然落在了窗台上,并发出“嘎嘎——”的叫声。它浑身漆黑,最大的特点是有一对银色的眼睛。

  “法莉,你看。”

  最先发现乌鸦的戈尔森轻轻地对她说。在场的几人纷纷向这只乌鸦投来好奇的目光。

  “是学院来的!”

  法莉低声说道。

  她快步走到乌鸦近前将它腿上的信取了下来。这种乌鸦名为“银眼乌鸦”,是生活在魔泉之森里的一种鸟类,它们能根据某人的微弱魔力在距离很远的时候发现目标。梅斯泰德学院驯化了一些,专门用来传信。

  法莉小心翼翼地将字条展开,戈尔森和迪娜还有卡尔这三个关系亲近的都好奇地凑到法莉身边,只见其中写到——

  【疾风魔石中的邪神之魂已逃出,须尽快找到适合者,趁其力量薄弱之际重新封印——帕特里克·格林。】

  卡尔跟着在心里嘀咕了两遍,觉得不是很理解。“法莉姐姐,这上面说的什么意思呀?”

  “这就得从封魔大战的时候说起了,”戈尔森“一把”抢过话头,还刻意干咳两声:“咳咳,接下来是历史知识普及时间,听好了。想当年,光,疾风,雷电,水,火,大地,六颗原始魔石的适合者在与邪神决战的最后时刻不得不面对一个让人遗憾的事实——

  “那就是邪神的力量过于庞大,无法将其彻底杀死,于是大魔法师卡茜娅提出用封印的方式来对付邪神。他们将邪神之魂分别封印在6颗原始魔石之中,就是这样,阿加斯特大陆才得到了近千年的和平。明白了吗?卡尔。”

  “哦,原来如此。”卡尔点点头,“也就是说我们得找到跑出封印的那家伙,然后把他重新封印起来是吧?那我们如何才能封印他呢?”

  “笨,当然是用封印魔法了。对手是邪神啊,一般的封印魔法似乎不行...”

  他的后半句像是自言自语。

  “落款的...帕特里克·格林是谁呀?”

  卡尔不解地问道。

  “是学院长大人啦,”迪娜笑着为卡尔解答,“最好不要直呼其名哦!”

  “哦。记住了。”

  卡尔像小孩子似的点点头。

  接着法莉开口道:“学院长大人说带着适合者,也就是带着卡尔去重新封印,这说明只要让卡尔得到魔石,应该就会知道是怎样的封印了。事情重大,为防万一,我们需要些支援。”

  “需要魔法师吗?多少?”

  贝斯十分认真地望着对方。

  “我想去一趟贵国的魔法师团,见一见布莱德大人。贝斯先生,你们得做好充分准备防止傀灵袭击,我们会尽快找到魔石的。”

  法莉觉得布莱德为人不错,在这件事情上魔法师团理应出力。

  “好吧,那就拜托你们了。”

  贝斯带着歉意说道。他觉得法莉的担心很有道理。

  ...

  上午10点,卡尔、迪娜、法莉、托比,四人在灵鸟哈娜的帮助下来到了王都的魔法师团所在地。布莱德团长早年曾在梅斯泰德学院学习过,对学院长帕特里克·格林十分敬仰,看到他的亲笔信件之后,布莱德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法莉的请求。

  “没问题。我会亲自领精锐队伍从水路前往,2天之内一定能赶到。”

  “咦?”法莉不由得发出轻声惊叫,“布莱德大人,您知道疾风魔石的具体位置吗?”

  “也不能说具体,毕竟我没去过,是我师父留下来的消息,应该差不多吧,你们稍等,我去找一下东境地图。”

  布莱德带着怀念的语气说道。他的话让4人惊喜非常,知道大致位置总比单靠感觉(指卡尔与疾风魔石间的共鸣)寻找要方便的多。接着他起身走向书架,在正中间的第二个抽屉里找了一会儿,很快他就拿着一个卷成圆筒的羊皮纸地图回到了座位上。

  “你们看,这是东境地图,”他耐心地介绍着,首先指了指东边的好像斜着的“三”一样的地方,“川岛,我师父说当年初代风之王卡门·沃克在生命快要终结的时候独自一人到了这里,想必疾风魔石和贝纳赫拉之刃——‘紫水都在那...”

  ...

  告别魔法师团之后,卡尔他们便立刻启程了。天空中的暗云越聚越多,明明才中午,却给人一种傍晚将尽的错觉。随着哈娜每一次扇动羽翼,他们就距离黑暗中心更近一步。

  在“赤羽”和威尔伯爵之间布莱德始终是不偏不倚的态度,旧王权不重视魔法师团的发展,这点让布莱德很失望,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原则。对于他和魔法师团来说,守护国民的安全,守护阿加斯特大陆的安全比任何事都重要。

  大势初定,本是值得庆贺的事,但当下还不是时候。贝斯·沃克及手下重要骨干一边着手接管王国事务,一边安排人手随布莱德的魔法师团一同启程前往东境支援卡尔等人。

  ×××

  当天午后,情绪低落的梅莉觉得待在屋子里实在无聊,于是她便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来到了大街上。虽说街道的样子跟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溢于言表的笑容,大家都期盼着一个崭新的风王国的诞生。

  天空中的阴霾跟少女脸上的低落情绪显得很贴切,纵然梅莉并不想这样,可她却无法改变。卡尔忽然从一个普通少年变成了王国王室,而且还成了疾风魔石适合者,梅莉不免担心起来,她怕以后或许会和卡尔分开,毕竟王室应该是居住在王城当中的。

  她并不知道天空中的黑云意味着什么,她只是不停地、缓慢地走在低落当中。镇民们似乎丝毫没有被天气影响心情,他们的脚步很快,梅莉心想大家应该是担心会突然下雨吧!她倒是希望能尽快下雨,希望雨水能抚慰她低落的情绪。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忽然传来一股熟悉的气味——鱼腥味。梅莉下意识地抬起头,当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个不知姓名的怪老头儿时,少女立即惊声问道:“老爷爷!您怎么会出现在这?您不是回灵石镇了吗?”

  “啊哈哈!有点事。真是巧啊,小丫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老头儿大笑着。他的穿着依然跟上次见面的时候一样,按照托比的形容,这老头儿看起来就像只绿皮青蛙。

  “我叫梅莉。”少女忽然觉得老人家很亲切,让她不禁想起了爷爷和奶奶。“汉斯先生他们,老爷爷您真的...不是在骗他们吧?”

  “什么叫我骗他们?嗯?那三个穷鬼有什么值得我骗的?他们挺好的。”

  老头儿忽然有些生气。

  “嘿嘿!”

  梅莉想想的确如此,于是调皮地笑了笑。后来老头儿问起卡尔和托比,梅莉就将情况介绍了一下。

  “这么说你被丢下了?”

  老头儿问。梅莉轻轻点头。

  “别难过,我正好有兴致,咱们祖孙俩也去一趟吧!”

看过《阿加斯特的魔石舞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