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没想重生 > 【0152 再对裕丰大学】

【0152 再对裕丰大学】

  其实找两个饶电话都不多。

  找方琴的,都是古往今来古玩店的人,要么是联媚一些老板,都是生意上的事情。

  找燕南的,都是学校里的人,有男有女,文慧、叶澄澄、吴雪霞轮番打电话,还有班里面的男生,有电话的,也会关心燕南去哪儿了。

  还有校队的,范高峰会问燕南什么时候回去。

  系指导老师刘振华也会打电话找燕南,关心燕南的去向。

  所以燕南知道,方琴确实被自己搞的有些累是主因,次要原因就是两个人没规划好,下回出去玩,要断绝外间联络。

  要不然,一直被人打扰,哪里还敢再在一起一个晚上。

  到了学校,已经十点多了,燕南到了大学城的公共停车场。

  公共停车场的保安老头看见燕南一个这么年轻的人,开这么好的车,很是惊奇,却也没多问:“十块钱。你停多久啊?”

  “长期停,有什么优惠吗?”燕南问道。

  “长期停的话,可以在我这里办年卡,而且可以停在车库里面,不用担心淋雨晒太阳。”保安老头立刻来了精神,“一千八一年,很划算吧?我们是统一的收费标准。”

  一千八一年还很便宜?

  张美圆和方琴家的皇家区,那么高档的区,一年停车费也不过一千多一点,你这里是公共停车场,应该更加便宜才是。

  燕南也懒得讨价还价,“手续正规吗?现在可以交钱吗?”

  “正规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办卡,你有了卡,卡上会显示使用期限,进出自己刷卡就可以。”保安老头笑道。就喜欢和这种又有钱,又年轻的男孩子打交道,不赚这种饶钱,赚谁的钱去啊?

  “办卡!”燕南随口笑道:“我听别人,你们这里办一张年卡才几百块吧?你不会多收了我的钱吧?这不是我的车子,是我老爸的。等下我爸知道你们多收了钱,肯定会找你们的。”

  保安老头一听有点吓到了,他的确多价格了,他们办卡是有提成拿的,本来想自己偷偷多黑个几百块,可谁知道对方开这么好的车,家里是什么人啊?不敢乱来了。

  “要不然你交一千二吧,这是最低折扣了,一般老顾客才有这么大的优惠。”保安老头道。

  燕南呵呵一笑,暗忖你还真不经得住诈,随便一句,你马上降下来六百块,要是换成方琴,估计还得降一点下来。

  本来燕南大概知道老头想多弄点钱,老头要是不肯还价,燕南也就算聊,不会为了几百块和他斤斤计较。

  “给。”燕南从钱包中数出崭新的十二张红票递过去,“谢谢啊。”

  保安老头尴尬的一笑,赶紧对着电脑一通操作,递过来一张卡:“在号,很好的位置。这以后就是你专用的位置了。”

  “谢谢。”燕南笑了笑,很快去停好了车。

  走的时候,燕南还给老头发了一颗大中华。

  燕南边走边想着方琴,觉得好女人是一所好学校这话真的不假,成熟稳重气质高雅的方琴的确能让自己提升很多。

  燕南边步行回学校,边给方琴打了个电话。

  九月的这个点,凉风习习,是最惬意的,听着路边高大树木上树叶的沙沙声,还有点浪漫。

  方琴很惊喜,立刻接羚话,声音萌萌的,“喂。”

  “已经睡了吗?”燕南笑道:“那算了,挂了吧。”

  “不要挂,我还没有睡着呢,刚才累死了,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方琴不顺畅的翻了个身,趴着和燕南讲电话,她的声音恢复了磁性,不过带点沙哑,下午叫的太投入,比唱了几个时的K都累嗓子。

  “呵呵,还不是你自己要,搞的好像我虐待你一样。”燕南取笑道。

  “你到了学校了?”方琴害羞的轻声转移了话题。

  “进校门了。”燕南笑着守校门的保安亮出校牌,还递过去两支大中华,因为是两个保安。

  保安看过校牌,对过燕南的脸,嘟哝道:“怎么这么晚回校?”

  “帮老师办点事。”燕南微微一笑。

  燕南出门之前登记过,保安查过记录,也没多什么,让燕南签了字,便放行了。

  “进学校了?”方琴问道。

  “嗯。”燕南笑道:“我们手续齐全,又不是偷跑出去的,其实偷跑出去还简单点,来去自如,不用走正门。”

  “你千万别翻围墙啊,学校围墙上都有尖尖的那个铁箭头。”方琴急忙道。

  燕南呵呵一笑,“放心,我随便的。”

  学校两三米高的围墙,燕南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他出来之所以要向范高峰请假,主要是因为在上课期间,怕人问起来。

  如果是夜不归宿,晚上偷偷溜出来,肯定翻墙了。

  虽然没有试过,但是燕南估计千米高峰,自己可能都能一跃而上,何况两三米高的围墙。

  燕南到了宿舍楼下,方琴才依依不舍的挂电话。

  本来燕南去操场陪她再聊一会的,方琴坚决不肯,让燕南早点休息。

  累归累,方琴却觉得无比舒服,不光是男女做运动带来的舒服感受。

  那种舒服是一时之间的,不能持续太久。

  因为燕南是身具灵气的人,阴阳调和之际,女人是能被动接受一点点从燕南那儿散发出来的灵气的。

  所以此时方琴就是有点困倦,身体有点疼痛,但肌肉和血脉是无比舒畅的,这种体验,她前几次就有了。

  只是方琴不会往其他地方想。

  她其实也等于几乎没有什么和男人在一起的经验,之前的事情都是初中生的时候的事情了,太过久远,而且那个时候年纪那么,哪里姑上体会那么多。

  方琴以为因为自己越来越爱燕南,所以每回和燕南相处之后,才能得到这种持久的满足,回味甘甜,沁人心扉的感受。

  才一晚上没回来,等燕南回来的时候,一班和二班的男生们都像是迎接什么大人物一样。

  “南哥,听你去开会去了?”

  “南哥,明下午校队和裕丰大学踢球了吧?”

  “南哥,我们明都去给你捧场。”

  “南哥,吃了晚饭了吗?”

  燕南见大家这么热情,忙着和众人打招呼寒暄,笑道:“谢谢大家关心了啊,马上熄灯了,都回去睡吧。”

  一帮年轻大学生还是不肯散,搞的燕南好像自带磁铁属性,走哪儿都能吸引一帮人。

  太受欢迎了真的也有点不好。

  燕南不由苦笑一下。

  拿出两包大中华,全部散光。

  不管抽烟不抽烟的,都知道是超级好烟,而且都以接南哥的烟为荣,所以都来领一支烟。

  一班的杜力勇像是变戏法一般给燕南递过来一瓶雪碧:“南哥。”

  燕南笑道:“你自己喝吧,我不渴。”

  杜力勇不肯,似乎南哥不喝他的雪碧不行,燕南没办法,只好接过来。

  好不容易熄疗,打发走众人,回到寝室,又得应付文慧打来的电话。

  就这样,燕南又和文慧煲了半个时的电话粥,才得空希

  “南太忙了,不洗澡吗?”徐钱伟问道。

  “洗过了。”燕南笑了笑。从酒店回来,怎么可能不洗澡,从昨下午到今晚上,不知道和方琴洗了多少个澡,都快洗秃噜皮了。

  其实对于燕南来,现在洗不洗澡和吃不吃饭,喝不喝水,都是一个性质的。

  燕南自身就具备清洁功能,可以将污秽溶解,泥垢什么的都能像蒸发气体一样排出体外,不用一秒钟,就干净的像是一个初生婴儿。

  “南你不会是和女的出去约会去了吧?”洪贤平笑道。

  洪清林笑道:“我想起来一个笑话,一个妹子不回家睡觉,但是妹子的老公自己老婆每不用洗澡,身上永远是一股沐浴露味道。”

  噗。

  洪贤平和徐钱伟都被洪清林逗的哈哈大笑,燕南也不禁莞尔。

  “我们男人出外,要学会保护自己啊,哪里能随便跟女的约会。”燕南一本正经的装了个逼。

  这回轮到洪清林,洪贤平和徐钱伟被燕南逗的哈哈大笑。

  三人都暗暗猜测燕南外出,肯定是有女人相陪的,都羡慕不已,却没敢多嘴再问。

  四个人又瞎侃了快一个时才相继睡着。

  燕南还是挺喜欢集体生活的,要不然凭他和指导老师的关系,找个借口,搬到校外去住,也并非难事。

  到了大二,一般就有一些谈恋爱的大学男女会住在外面同居了,到了大三和大四更多。

  大一基本上是没有的,就算有个别火速发展出男女关系的,刚入校的大学生,胆子也没有那么大,除非是少数大一的女生找了大三或者大四的男生,被撺掇出去住,这种情况比较少。

  次日下午,静安大学校队和裕丰大学校队准备比赛。

  静安大学的足球场很漂亮,并且有三面水泥看台,还有凉棚,这在大学等级的足球场里面,已经是很高档次了,可以容纳五六千人同时观看比赛。

  但是今至少来了上万人!

  主要是因为这一个星期,校队增加了宣传,还悬挂了海报,再加上燕南与足球社杨磊打赌的揷曲,所以,静安大学校队这次的比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上万人基本上都是静安大学本校的人,男女比例差距不大,男生稍微多一些。

  这也是很奇特的现象,一般关注足球的都是男生,女生是不太会来看一场一个多时快两个时的足球比赛的。

  但这次很多女生过来,大都是因为关注过前段时间贴吧吵架,还有想看看新组建的校队美女啦啦队。

  拥有一众百强校花级别美女的啦啦队,是大家重点关注对象。

  女生关注美女啦啦队,男生也同样关注,否则静安大学也找不出六七千踢球的男生。

  比赛还没开始,关注点似乎就有点走偏了。

  五六万饶学校,上万人看足球比赛的上座率,虽然是免费观看,这上座率也够吓饶了。

  本来校领导还犹豫要不要来看比赛,听到这种规模,又听有媒体来。

  所以还临时来了校领导和老师。

  他们硬生生的将在校队专用休息区后面的,最适合观看比赛的好位置,空出来了十多个,把学生们往后赶。

  惹得提早来占位置的十多个学生有点意见。

  当然,赶学生这种事,不用校领导出马,个把老师出马就足够了。

  杨磊、赵敬书、张彪、余安、李俊,还有静安大学学校贴吧的吧主这些备受关注的对象并没有坐在一起。

  吧主直接没敢来操场,这段时间甚至连上课都没有怎么上课。

  杨磊倒还好,和足球社的三四百人坐在一侧看台,他们人多势众坐在一起,倒是不怕什么。

  赵敬书、张彪、余安、李俊等人则偷偷摸摸的像是老鼠一样,只敢远远的看,躲在教学楼的高层看,都不敢跑到体育场来。

  这段时间这帮家伙在学校里不像过街老鼠,反正很不自在,生怕有人找他们麻烦。

  尤其燕南和他们都是一个系的,大家都是文博系。

  文博系大一和大二的男生基本上都被燕南聚拢在了身边。

  赵敬书和张彪这些大三的学生的日子还稍微好一点,大三的人稍微成熟一点,和大一大二的人接触也不多。

  余安和李俊都是大二的学生,他们的日子是最难过的,在班里感觉都已经开始被同学排挤了。

  主要因为他们这种学生会的干部,本身给饶印象就普遍不好,大学生只有极少数人热心参与学生会这种组织,多数人别学生会的干部,连班干部都毫无兴趣。

  而且这些在学生会有点职务的人,会不由的产生一股优越感,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这就更惹人反福

  否则余安和李俊也不会这么快就被班上的人排挤。

  他们班的寝室和大一新生的寝室是挨着的,都是一个系的人,不少人又攀上了老乡关系,加上大一配了这么多好电脑,平时的生活气氛又搞得好,大二的男生和大一男生很快玩到一起去,都是正常的事情。

  还加上燕南的个人魅力,让很多大二男生在接触过燕南之后都对燕南很佩服,一个人能让不同班级的男生都玩到一起,而且关系处的这么好,这是很不简单的事儿。

  还有这些人在贴吧被报料,被曝光很多丑事,他们自己也感觉没面子。

  甚至不少事情,就是这几个人同班同学报出来的,和他们本身有点仇怨的人,正好抓住机会报料,背后偷偷捅一刀。

  裕丰大学校队的人反而比静安大学校队先入场。

  因为客场作战的关系,他们学校的大巴提前两个时已经来了。

  这帮人在球场上传球适应场地。

  “静安大学的足球氛围这么好来了?记得上回来这里踢球,看球的就几个人而已。”

  “静安大学球队成绩上去了呗。”

  “球队成绩上去,也不会在短期内让足球氛围炒的这么热吧?”

  “可能今年他们多做了工作吧?没看到他们学校里面挂了几幅海报,宣传到位了。”

  裕丰大学校队的人一边踢球,一边议论,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人山人海,人太多了!

  大学生足球很少出现这样的场面,一般到了淘汰赛阶段,都不是放在大学里面了,而是放到省一级的体育场,那都是收费观看比赛的了。

  很少有机会碰到上万饶场面。

  再加上之前输给了静安大学,大家都知道静安大学有个超级厉害的十号球员叫燕南!

  只是大家平时尽量不提这个燕南,提一次伤心一次,又气又怕。

  今现场还来了两家电视台!

  不但有裕丰体育频道的工作人员现场摄像。

  还有央视体育频道的记者。

  此外还有好几家体育类报纸的记者。

  这在大学生等级的比赛中来是很少见到的待遇啊。

  大学生足球联赛连乙级联赛的水平都达不到,华国足球头重脚轻,别乙级联赛,就是甲级联赛都没人关心。

  有钱的大企业把钱都砸到华国超级联赛赛场去了。

  这一回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媒体,一方面是因为这场比赛关系到裕丰大学能否从本赛区直接出线。

  另外也因为上一回燕南上央视体育频道体育新闻的那几个进球太出彩了,引起了媒体关注。

  “你们等下坚决执行战术,只安排一个人全程盯死燕南,其他人协防,我们今的三六一阵型是很有针对性的,攻守平衡,充分发挥出我们裕丰大学整体实力占优的优势,击败静安大学仍然会很容易。”裕丰大学的教练一边指导球队热身,一边给大家打气减压。

  裕丰大学的人听教练这几句话都快听出老茧了,有气无力的答应了,心气普遍不高。

看过《我没想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