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祸国毒妃不从良 > 051章:惹人觊觎
  意兴酒坊的桂花酒在长安彻底闻名,随着喝的人越多,这酒的价值自然是水涨船高,但依旧不变的是每日仅两坛,一人皆一碗。

  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酒价在涨到三两银子后就停了下来。在此期间,还有不少稍大的酒楼、客栈来洽谈合作。

  在刘术眼中是酒坊熬出头了,可在她眼里却是刚刚开始。

  身怀宝藏,难免会惹人觊觎,况且意兴酒坊的崛起,本身就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接下来只怕是麻烦不断。

  “小姐,近来洽谈合作的都是长安的各大酒楼、客栈,你为何不直接答应与之合作?”刘术甚是不解的问道。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她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在桌面上:“你说我们若是与各大酒楼、客栈合作,这临安街上的大小酒坊会怎么样?”

  瞥了一眼面色微僵的刘术,她蜷起手,声音清冷如斯:“我们刚刚起步,不宜张扬,至于合作,我已经想好了,前期我们只跟四海赌坊合作,等时机成熟,我们再与长安的大小青楼洽谈合作。”

  顿了顿,她紧接着说道:“以各色花酒作为供应,药酒作为特色酒,仅我们酒坊买卖。”

  “小姐这招好是好,就是这花好采,好药可不好得啊!”刘术斟酌着说道。

  她无声一笑,语气甚是轻描淡写:“药,你不用担心,你只管把酒坊扩大,酿造花酒便是。”

  说着她将清点好的一袋银子都扔给了刘术。

  “小姐,小的以为不妥,若有需要银子的地方,小的在……”刘术捧着一袋银子,面上甚是惶恐。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刘叔放手去做便是,不够在来我这里支取。”她站起身来,轻笑着拍了拍刘术的肩头。

  刘术心中到底是有些动容的,小姐这番相信他,他万不可让小姐失望才是:“小姐放心便是。”

  话音刚落,店面外便传来了一阵叫嚣的声音。

  “谁是这酒坊的老板啊!赶紧给大爷滚出来。”

  “小姐。”刘术心下赫然一紧。

  她脸上的笑意已然悉数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满覆的阴翳,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看她不顺眼了,理了理衣角,她从容自若的走了出去。

  店门外,只见一个满脸络腮胡,眼神狠厉的彪汉扛着棍子吊儿郎当的将意兴酒坊的牌匾踩在了脚下,他身后还跟着几个牛里牛气的小混混。

  俨然是来找茬的。

  “小姐,这人是标三,长安有名的地头蛇。”刘术凑近她的耳边低语道。

  这模样,瞧着不像是贵族世家的公子,能成为这长安一方的地头蛇,想必后面撑腰的人不简单。

  她眼神犀利的一扫,停驻在彪汉脚下的牌匾上,须臾,面上浮现了些许笑意,只是那笑如寒风凛冽。

  “你就是意兴酒坊的老板?” 彪汉棱着眼睛将人上下打量了一遍,似有些不敢置信,这娇滴滴的小姑娘会是这酒坊的老板。

  “不知公子有何贵干?”她容色含笑,一派好脾性的模样。

  “听闻你们酒坊的酒不错,给大爷跟兄弟们搬几坛上来尝尝。”标三肆无忌惮的大笑着,作势便要往里屋走。

  沈清柚眸光一凛,脚下顺势一移,挡在了标三的身前:“听闻公子是长安有名的地头蛇。”

  被挡住去路,标三显然有些不悦,但四目相对,这眉眼含笑的小姑娘倒是几分可人,他挑起她的下颚,卑劣一笑:“既然知道,还不将大爷伺候舒服了。”

  她的眸底掠过一抹厉色,不动声色的退了几步,笑容婉约:“公子请。”

  眼见着这群肆无忌惮的小混混走了进去,刘术揪着眉头抵唤了一声:  “小姐。”

  她递给他一抹笑意,转身便走了进去。

  她吩咐刘术随便搬了三坛普通白酒上来,而她醉翁之意不在酒。

  标三自是得意至极,那酒喝了一碗又一碗,直到酒罐见了底,他只觉眼皮沉的紧,浑身更是疲软无力,等他意识到中计了以后,只见那个娇滴滴的姑娘笑吟吟的说:“把人给我绑了。”

  烛光摇曳不定,昏暗不明的里屋,女子闲适的抿着清茶,明黄的烛光侧映在女子的清丽的容色之上,本是柔和之色,此刻却徒增几抹冷寂。

  标三动了动身子,方才发现自己被捆成了粽子,而他带来的人也不例外。

  “你个小娘皮,竟敢设计老子,你最好乖乖放了老子,否则……”

  她神色冷凛,未等他说完,她一扬手便将茶盏扔了出去,恰好砸在了标三的嘴巴上。

  “聒噪。”她淡淡一语,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来,走至标三的身前:“说吧,谁让你来的。”

  昏暗的光线下,标三瞧不清女子的神色,却无端的感觉一阵寒意袭来。

  “那可是你惹不起的人物。”标三不屑的冷嗤道。

  她也不恼,只是有一声没一声的笑了笑:“说来听听。”

  “镇国公府的萧大小姐。”标三微抬着下颚,颇为自傲的说道。

  萧冰玉若是知道自己找了这么一个蠢货,该是什么表情?呵呵……

  她不紧不慢的自袖中拿出一个白色瓷瓶递给了刘术:“刘叔,给他们一人喂一颗。”

  刘术应了一声,果真将瓷瓶中的药一人喂了一颗,对于抵死不从的标三,她贯是有耐心的拔出的随身携带的匕首,狠狠地插在了他的大腿上。

  疼的惊叫时,刘术趁机将药扔进了他的嘴里。

  刘术从来不知道这看似娇滴滴的小姐,竟如此狠厉,且面不改色。

  “这唤做七日散,每七日得服一剂解药,想活命的话,最好不要忤逆本小姐。”

  标三吓得满头大汗,此刻他却是不敢在小看这个小姑娘。

  “小的以后唯小姐的命是从。”

  此言一出,那几个小混混纷纷附和表态。

  “今晚回去怎么跟萧冰玉说,不用本小姐教你吧?”她把玩着沾了血丝的匕首,漫不经心的说道。

  “小人明白。”标三连忙应道。

  交待了刘术一些事宜后,沈清柚当下出了意兴酒坊,时辰不早了,她差黑溜出来的,此刻是该回墨府了。

  夜色笼罩的长安大街,万籁俱寂。

  一阵冷风袭来,她不由自主的拢了拢衣衫,忽然她看到主街的尽头出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她心存警惕,眸光一扫,闪身躲进了漆黑的小巷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身着白袍的男子走了过来,他的脚步顿了顿,余光瞥了一眼漆黑冗长的小巷。

  躲在一堆发出恶臭垃圾之下的沈清柚神色一紧,她紧绷着身子一动也不动的望着走进小巷中的白袍男子。

  白袍男子身量矮小,戴着白色鬼面,他目光如炬的四下扫去。

  却未曾发现这巷子之中有何异常,难道方才是他看错了?瞄了脚边发出恶臭的垃圾一眼,他厌恶的凌眉一皱,随即加快步子走了出去。

  那身影远去之后,沈清柚身子一软,不由松了一口气,刚刚她明显感觉到了杀意…………

看过《祸国毒妃不从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