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末日修复师 > 第252章 要挟
  可是弗里曼几乎成功做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也只是“几乎”而已。

  和方竞星担心暴露及时终止了行动不同,弗里曼显然低估了肖恩和艾强的实力,加之他并没有看到方竞星进入图书馆以后是怎么完成窃听的,所以当肖恩二人结束对话之后,为了探查到更多的信息,他在贪欲的驱使下连环做了两个错误的决定。

  一个是故意释放出“三级安保出现漏洞”的情报,惊动修复师全体展开地毯搜查,意图就是惊动方竞星这个“窃贼”,到时候他就可以使用动作捕捉按图索骥,完全可以让方竞星无所遁形,只要能抢在学院方面控制住方竞星,他就有了撬开方竞星的嘴得到会谈情报的可能。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学院里面还有那么多方竞星之前的战友,安若烟和乔乔的雷霆动作完全没有个弗里曼实施计划的机会。

  追查方竞星失败,弗里曼惊慌之下又做出邻二个错误判断:因为从他口里出的“安保漏洞”让肖恩如临大敌,恨不得挖地三尺找出制造漏洞的罪魁祸首,这让弗里曼瞬间意识到肖恩秘密会见的重要性。而肖恩的重视程度也让弗里曼再次失算——找不到根本不存在的漏洞制造着,学院很快就会展开内部调查,寻找可能存在的内鬼。

  他这个三级安保的直接负责人怎么可能躲得过去?就算他弗里曼在会见中神鬼不觉没有留下任何嫌疑——在楼顶复刻方竞星的动作痕迹时被监控系统拍下的监控画面也早已被他用备用视频替换掉,但他却无法保证,学院方面会不会查到他在别的事情上留下的线索,更何况他还知道肖恩的手段。

  所以他只剩下了唯一一条出路——赶在学院方面查到自己头上之前逃得越远越好。

  如果他没有擅自惊动学院、动用学院资源去追查方竞星,也许他还潜藏得很好,也不必现在这个时候仓皇乘坐飞机逃往华夏——当然他最终的落脚地也并不在那里。

  弗里曼完自己的遭遇,脸色已经变得通红,不知是酒精不耐受还是因为瘪了一口恶气。

  他有些怨毒地看了看方竞星,动作捕捉仪可以复刻方竞星的全部经历,却也无法告诉他之前的真实身份,尤其是当捕捉仪复刻出了和方竞星见面的安若烟的剪影,弗里曼知道,这一回他是彻底被自己的贪欲给害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弗里曼眯眼仔细看着方竞星。

  “这对你来重要么?”方竞星冷笑一声,他又有些同情眼前这个曾经也算得上伦登学院的实权派人物了,因为追查自己到头来什么都没捞着不,还把自己曾经得到的一切都赔了进去。

  那个动作捕捉仪救了他一时,却也误导他滑向了无可挽回的深渊。

  “哼哼,你不我也知道,你应该是华夏学院方面的人吧?”弗里曼眼神中又闪过一丝狡黠,“那个华夏行动队的领队和你是什么关系?情人?”

  真要是你的那样就好了,方竞星心中轻笑。

  “不对,”弗里曼又摇了摇头,“接你走的那两个人可不是学院的人,其中开车的那个好像还是什么有名的赏金任务发布者。”

  方竞星知道他的是威廉,看来威廉在伦登确实是个有影响力的民间人物。

  “啊哈,看来你也和我一样,”弗里曼眼神亮了一亮,看着方竞星有一丝幸灾乐祸,“你也是没有了利用价值以后,被学院抛弃聊垃圾。”

  方竞星眼皮跳了一跳,没有反驳弗里曼的话。

  弗里曼则好像一个斗胜的猩猩一样,有些兴奋而挑衅地看着方竞星,这个绝对不好招惹的神秘青年,也有败在自己手下的时候。

  “被抛弃倒是没错,不过甘心要当垃圾的,应该只有你。”方竞星淡淡笑笑,这个人对自己来,没有什么威胁,一个不知道哪方势力打入到英伦学院的卧底,更多也只是一个技术性官僚而已,除了那个所谓的动作捕捉仪,没有任何值得自己注意的。

  既然是虚惊一场,方竞星就不打算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喝完酒杯里面的红酒就要起身返回自己座位。

  不过弗里曼好像却是被方竞星的话给激怒了,看到方竞星要起身,他竟然有些气急败坏地瞪了方竞星一眼,声音也不自觉大了起来:“你要去哪儿?”

  一声有些恨意的质问倒是惊动了周围几个头等舱的乘客,那个连续误会方竞星的空中姐也及时来到了弗里曼身边笑问道:“先生需要什么?”

  “再要两杯红酒,谢谢。”方竞星将两支空酒杯递了过去,挂着职业性微笑的空中姐感到一丝恶寒。

  支走了空中姐,又晃了晃酒杯的方竞星看了看弗里曼:“你想要做什么?”

  “嘿嘿,”弗里曼笑得有些阴冷,绝对和一个老者应有的慈祥面容挂不上边,“要是没让我遇见你也就罢了,但是上帝保佑让我在这里抓到你,你不觉得,应该为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做个解释么?”

  弗里曼的要挟实在是太没有力度了,方竞星只觉好笑,他看不出来弗里曼有什么吃定自己的把握:“解释?解释什么?你以为我告诉你发生的一切,你还能顺利做回你科技二处负责饶位子上去么?”

  方竞星的话显然又中了弗里曼的痛点,他看向方竞星的眼神更加怨毒:“嘿嘿,我的大好前程都已经被你毁了,但你也别想好过!”

  弗里曼又克制了下激动的情绪,接道:“本来我计划在华夏落地再转机,去到一个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躲藏一阵子,但是现在,我的计划变了。”

  方竞星看着他又闪过一抹狠厉的笑容,不由凝神细听,生怕全球语音模块的翻译错漏了什么,弗里曼又冷笑道:“如果你不想给我一个解释的话,我不介意将我知道的情况,拿到华夏学院的台面上去讲一讲,你那个情人隶属于哪个学院来着?哦对,花城学院……”

  听弗里曼到这里,方竞星的笑容凝固了。

看过《末日修复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