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逼我做皇帝 > 第301章:突发情况之遍地尸骸

第301章:突发情况之遍地尸骸

  萧锐一听四月初四这个日子就感觉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但是仔细想却无头绪,没想到从孙氏这里得到了线索。

  “大人,四月初四是黑莲圣者的诞辰,我家夫君每年这个日子都要离开松阳县去参加朝拜,可惜去年朝廷把黑莲教列为了逆贼,今年就没敢去了。”孙氏犹豫了一下,考虑自家夫君已经惨死,便没有隐藏。

  萧锐听后,猛然反应过来:“黑莲教圣者的诞辰?怪不得,怪不得,我就感觉熟悉,原来根源在这里!”

  郭嘉晚到的京都,故而不太清楚黑莲教和黑莲圣者的事,但是他也知道黑莲教和当年的逆贼夜王萧合鼎有关,已经被陛下下令围剿了。

  萧锐的心思一沉,死者三人和黑莲教有关,莫非凶手就是黑莲教?

  再联想第一位死者姚老爷,他那万贯家财来的未知神秘,莫非是黑莲教的?

  记得夜王所过,当年他剃度出家,法号圆真,便不再过问黑莲教的事,便不再是圣者,黑莲教的一切事物都由另一位圣者处理。上年京都的黑莲教被连根拔起时,抓了很多人,但是最大的头目,那位神秘圣者却毫无痕迹,只知道是位女子,容貌和年纪就不得而知。

  “现在更加有意思了。”

  萧锐不但不觉得疑难重重,反而觉得更加刺激了,一层一层拨开它的神秘外衣,看到里面的真相,才是名侦探的优秀能力!

  接下来,四人又询问了孙氏其他细节,可惜没有其他线索,便离开了药铺返回了县衙。

  此时,夕阳西下,夜幕缓缓降临。

  武彪命人准备了上好的酒菜,恭敬地问道:“法大人,不知可追查到什么线索?”

  法海摇了摇头,叹息道:“毫无进展,正如武大人所言,这三次命案诡异而又惊悚,又有那么多目击证人证明是恶鬼行凶,哎…但是这不能作为结案的证据啊!”

  “是啊!法大人所言极是!所以下官苦苦煎熬,没有上禀府城,若是被知府大人知晓,还不知道怎么骂下官昏庸无能,竟然把命案推到恶鬼身上。”武彪仿佛找到了知音,连忙道:“幸好大人来了,能为下官做个证明,真是万分荣幸呐!”

  萧锐笑道:“没问题,武大人即可放心!”

  武彪大喜望外,连忙为萧锐端酒,又分别敬了郭嘉三人,才告退离开,没有继续打扰。

  萧锐四人边吃饭边商议。

  “殿下,虽然我们摸清了三位死者的死亡原因,但是凶手是谁,凶手的意图是什么,凶手接下来会干什么,我们都不清楚。但从现在掌握的线索来推算,我觉得符合我最早的推算,我感觉凶手制造恐慌,是为了让松阳县的百姓离开这里,而这个目的,则是凶手需要找什么东西,如果有太多的百姓在,人多眼杂,很容易泄露消息。”郭嘉推算道。

  萧锐点点头,道:“奉孝言之有理,那接下来就有两个办法,第一是静观其变,凶手既然有这个意图,相信随着恶鬼杀饶恐怖弥漫,凶手的目的很快就能达成。第二个办法就是揭穿真相,消除百姓恐慌的同时,也击破凶手的阴谋,那么他就得铤而走险,更加容易暴露。奉孝,你觉得哪个办法比较好?”

  郭嘉道:“第一个办法保险,但浪费时间。凶手花费二十多布局,明他很有耐心,我们等待的话,时间长短都不好控制。第二个办法快速,但是恐发生更多变数,而且暗中有多少敌人尚不清楚。”

  盘算了一下,郭嘉道:“武县令不是,夜里县城中长有恶鬼拖拽铁链以及恶鬼咆哮的声音么?那今晚就让元芳和典韦辛苦一下,两人暗中探查,如果能找到是人装神弄鬼,那就更好了。如果找不到有价值的发现,那明日我们在商定用什么办法。殿下如何呢?”

  萧锐笑道:“奉孝考虑周详,那今晚就辛苦元芳和典韦了!”

  李元芳和典韦连忙回道:“殿下言重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

  当夜里,李元芳和典韦便一身夜行衣,可是两人在县城街道内苦苦寻找,都未发现任何恶鬼拖拉铁链的声音,更不要恶鬼在咆哮。

  直到凌晨,两人才风尘仆仆回到县衙。

  早上,萧锐和郭嘉知道了搜查无果,萧锐倒是没在意,但是却引起了郭嘉的警惕。

  “殿下,这里面有问题啊,且等我问问县衙的都头再。”郭嘉立即让下人叫来了县衙的都头。

  “人孟三拜见大人。”这名县衙都头恭敬叫道。

  郭嘉问道:“孟都头,有件事我想请问你。”

  “大人请。”孟都头问道。

  “我听县令大人讲,最近夜里县城街道上经常有恶鬼拖拉铁链的声音,这个是一直都有,还是隔三差五,或者有没有规律?”

  孟都头负责调查案件,自然对县城内发生的事情最了解,只听他道:“是一直都有,从第一位死者姚老爷诈尸之后,夜里子时左右,打更的人每晚都能听到铁链拖拽的声音,还有恶鬼的低吼,极其恐怖。”

  “那昨晚呢?”郭嘉问道。

  孟都头一愣,道:“昨晚?这…人还没来得及过问。”

  郭嘉点点头,又问起了其他事:“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们大人昨日来到贵县后,听有命案发生,便没让武县令把我家大人来到的消息对外隐瞒,只是远方的来朋友,而知道我家大人监察御史身份的,除了武县令以外,还有包括孟都头以外的两位捕快,你们应该没有对他人乱吧。”

  孟都头忙道:“大人请放心,我们都知道规矩,岂敢乱,乱万一影响了大饶公务,是要担责任的。不瞒大人,我们的家人都被送出松阳县了,都出去避避风头了,现在捕快们全员在县衙当值,就算另外两人嘴碎,消息也只在县衙内流传。”

  郭嘉点点头,他问出了想问的事,然后又简单几句,送走了他。

  萧锐不傻,刚听到郭嘉的询问,便知道了郭嘉的问题在哪里!

  为何前些夜里都有恶鬼拉扯铁链的声音,昨晚却没有?是恶鬼放产假么?

  既然不是,那就是因为其他原因,所以郭嘉立即联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一行人来到的原因,让暗中的凶手察觉了,所以取消了恶鬼拽铁链的午夜剧?

  明白郭嘉的猜测,萧锐忍不住暗赞他脑袋灵活,转的真快。

  孟都头一走,萧锐便道:“奉孝,你怀疑衙门中有奸细?”

  郭嘉点点头道:“没错!如果凶手真的在县衙内安插了奸细,那县衙内的一切活动他都了然如胸,这不失为一招妙棋。”

  “那你怀疑是谁?”萧锐问道。

  郭嘉道:“县衙内虽然不大,但五脏六腑都俱全,松阳县这样的中县得有上百人,上到县令、县丞,中有三班六房,下有门子、皂隶、马夫等等,人来人往众多,但只有上层才能掌握消息,便把很多人排除掉了。再加上我们昨日刚到,只接触了很少的人,又住在县衙内,县丞、县尉那些佐官连面都没有碰到,所以那些人也就基本排出。最后值得我们怀疑的人必然是在这县衙内,而且能接触重要消息。”

  萧锐点点头,道:“符合这个条件的,现在县衙内只有县令武彪、孟都头和县令身边的师爷了。”

  “不,殿下,还有!”郭嘉笑道。

  “谁?”萧锐问道。

  郭嘉道:“县令的府邸就在县衙之后,两者相连,武彪的妻妾可不能忽视。”

  萧锐恍然,道:“是啊,自古枕边风和床上语都是最犀利的!”

  “殿下,昨日到了两个办法,我分析得失后,觉得坐等太慢,主动权是掌握在凶手手郑不如采用第二个办法,不过第二个办法需要变通一下,不如先和武彪清楚,如果武彪身边真有人是凶手的眼线,那凶手就会探听到我们找到了真相。那么,凶手必然要趁着真相没有公布,提前对付我们,甚至借机制造更大的恐慌。其次,他还会加快阴谋的实施,以免迎来更大的麻烦。这样,虽然我们可能有一定的危险,却把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郑”郭嘉道。

  有郭嘉在身边,萧锐真的懒动脑子了,便道:“好,那就按照奉孝的办法做!”

  当下午,郭嘉找到了武彪,已经基本判断三位死者的死亡原因,乃是人为,而非恶鬼所为,但是可靠的证据还没有找到。

  武彪当场有些懵圈。

  昨不是毫无线索,也怀疑是恶鬼所为吗?

  武彪还高胸晚上陪妾好好耍耍了,今就玩这一出,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听完郭嘉的讲述,武彪就一副丧偶的表情,这次自己完蛋了。

  晚上,再次来到爱妾房间,他也没其他心思了,妾看到他神情不对,连忙为他揉肩,并旁敲侧击的询问。

  ……

  来到松阳县的第三。

  昨日把凶手杀饶推测告诉了武彪,没想到今日一早,捕快来报,县城北面有一处破旧砖窑,今早一名百姓无意掉进窑洞内,发现遍地尸骸。

  武彪连忙从妾的玉臂中起身,慌忙带着捕快徭役赶去,萧锐四人自然也跟随。

  没想到啊,没等到凶手开始下手,竟然来了一起突发情况。

看过《系统逼我做皇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