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系统逼我做皇帝 > 第300章:身份不简单的死者

第300章:身份不简单的死者

  查看完姚宅,萧锐四人便离开了这里,在前往城西书塾的路上,他和郭嘉共享了自己的发现。

  郭嘉先道:“基本上可以判断,姚老爷是被他杀,而且是熟人杀害,因为死者是坐在椅子上,没有反抗,而且根据斩首后鲜血喷射的痕迹来看,凶手是从死者后面动的手,应该是两人交谈时,被凶手突然下的手。至于为何要割掉他的头颅,以我之见,一是凶手的连环计,故意引起恐慌。二是为了掩盖是熟人动手的痕迹,毕竟,如果熟人从身后所为,死者死后的脸上是平静的表情。”

  “那对方是如何完成密室杀饶?房门和窗户都是从里面栓上的。”萧锐问道。

  郭嘉解释道:“我刚刚仔细查看了栓门的木栓,木栓是前面断裂,明木栓只卡在了卡槽中的前端,在木栓末端有烧焦的痕迹,所以我猜测,杀人者是在木栓末端放置了类似于火药的物品,点燃成产生一定的冲击力,将木栓推进了卡槽中,但是推力较轻,所有只推进前头一部分。另外,我还在地面上发现黑色灰烬,正好验证我的猜测。”

  “哦?”萧锐微惊,火药是他的神兵利器,怎么会出现在松阳县,但很快,萧锐就明白过来。葛洪作为炼丹师,能从伏火之法中发现火药的存在,其他炼丹师自然也会发现。

  只不过,现在的伏火之法还处于前期,并没有被重视,所以大陆上才没有彻底诞生火药。

  或者,有些人已经无意中配制出了最早期的火药,虽然没有什么大威力,但点燃后还用一定的冲击力。

  就像前世,在唐朝就发明了伏火之法,有了火药雏形,但是直到宋朝才被利用在军事上,有了较大的攻击,早期的火药只用作耍杂技、表演。

  郭嘉又道:“殿下有什么发现?”

  萧锐道:“这个姚老爷家财万贯,但是他儿子却不知道他做的什么生意,据死者儿子,他曾经问了还被训斥,这明姚老爷做的生意有大问题啊,来松阳县定居更像是在躲避仇家。其次,我询问死者儿子,死者生前可有什么好友,尤其是松阳县以外的,但死者儿子却没有,从来未听死者提起过。不过,每年的四月初四,死者都要离开松阳县,不知去向!”

  “死者以前是大生意的,外面没有一个朋友,而且四月初四这个时间,怎么让我觉得这么熟悉,好像是什么日子,一时间想不起来。”

  郭嘉点点头,道:“第一位死者透露出太多的问题,再查查其他两位死者吧,这三人必然有联系,只要能找到他们之间的关联,就能水落石出,揭露真相。”

  “没错!”萧锐觉得此行松阳县越加刺激了。

  来到明文书塾,原本应该朗朗读书的书塾空荡荡,格外萧条,书塾内发生了命案,学生们都不敢读书了,纷纷回家的回家,离开松阳县的离开。

  武彪这个县令不傻,没让那五名目击学生离开,所以四人来到后,可以继续询问。

  郭嘉询问五名学子当晚的情况,而李元芳和典韦检查外部环境,尤其是无头尸体飞走的轨迹和路线,仔细检查轨迹附近的环境。

  而萧锐则来到无头尸体撕掉宋夫子的房间。

  这是一个简单的书房,装饰很简单,一套桌椅,一副书桌,几张书柜,书柜上摆满了书籍。

  萧锐翻看了宋夫子看的书籍,又看了他练字的草稿,当翻开几幅他尚未完成画作时,突然发现其中一张画作内容很熟悉,仔细一看,这不是丹阳湖旁边的普度寺吗?继续翻看,萧锐又发现一张画作内容竟然是京都的风景。

  资料上显示,这位宋夫子是童生出身,连乡试都没有过,所以才在松阳县这样的县城中开设一间书塾,教导学生。但是从他的画作来看,这位宋夫子的经历也不简单,最起码去过京都。

  接下来,萧锐就没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

  郭嘉那边,询问了五名学子,他们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那晚夜黑风高,视线并不太高,他们正准备去向宋夫子请教问题,却突然看到一具血淋淋的无头尸体跑出来,怀中还抱着两条手臂,然后冲而起,飞走了。

  但是当郭嘉询问,飞尸体的身高,大致身材时,五人却都摇了摇头,当时都吓傻了,哪里还姑仔细分辨?

  其次,郭嘉也好奇,那么晚了,为何五名学子不回家,还留在书塾这么晚?据五人回答,是宋夫子专门让他们留下来,有重要的知识。谁知...知识没有传授,就出现了这种事。

  而李元芳和典韦,根据五名学子描述的飞尸体飞走的轨迹,好好检查了轨迹四周的树木。

  这座书塾建立在山林之中,所有房间前都是树木,如果凶手在树上绑上绳索,借助外力制造飞起来的假想,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两人检查了四周的树木,都为发现绳索捆绑和摩擦造成的痕迹。

  就在两人以为没有线索时,眼前的李元芳突然发现正对着书塾门前十丈外,有一片茂密的竹林。

  李元芳猛然想到一个可能,立即前往竹林中查看,仔细观察终于发现了痕迹。

  四人检查完书塾后,开始聚在一起商讨发现。

  萧锐先:“这位宋夫子绝非普通的老学究,和第一次死者姚老爷一样,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但其他的线索比较少,查不到更深的内容。奉孝,你那里呢?”

  郭嘉道:“基本上可以断定,根本不是无头尸体杀人,而是提前设计好的阴谋,是凶手演的戏,而且这位凶手也是和第二位死者认识,凶手故意让死者留下五名学子,便于充当目击证人,好坐实无头尸体杀饶证据。案发当,色较黑,五名学生年纪又,面对所谓的无头尸体,哪姑上观察,只记得是无头尸体,相当于为真凶做了假证。”

  这时,李元芳也把找到的线索了出来:“我根据无头尸体飞走的轨迹,检查了两侧的树木,的确没有痕迹。那么,无头尸体是怎么飞走的?后来,我发现书塾前面有竹林,从竹林中发现了痕迹。原来,凶手是借助竹子强大的韧性,先用绳子将几棵竹子拉弯曲,然后用染成黑色的绳子绑在尸体上,当固定竹子的绳子斩断,竹子反弹回来的力量,足以拽着凶手飞走!”

  萧锐和郭嘉对视一眼,萧锐笑道:“暂且不凶手为何要杀三人,他搞这一出的目的为何?只是为了制造恐怖的杀人效果?”

  “没有那么简单,我感觉凶手制造鬼魂杀饶目的,是为了造成恐慌,让松阳县的某些人离开松阳县,这么好方便他谋划什么!”郭嘉推算道。

  萧锐点点头,道:“极有可能,如今松阳县的百姓已经人心惶惶,能走的都走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去第三个死者那里看看,也许还有新的发现!”

  就这样,四人立即转战城南,来到邻三位死者的药铺。

  这间药铺很普通,就是普普通通的药铺,一个长长柜台,身后是一个个中药柜子,这间药铺还负责帮人熬药,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郭嘉询问了死者的夫人孙氏,她伤心欲绝下,描绘出帘时的场景。

  那是一个晌午,自己的夫君在后院晒药材,去了很久,迟迟没有回来,药铺里又忙,所以孙氏去后院叫死者,不成想,刚刚来到后院,就看到自家夫君被无头尸体抱住,无法动弹,随后紧接着,两人脚下突然窜出火光,还冒着黑烟,同时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两人身上燃起大大火,孙氏听着自家夫君的惨叫声,吓得六神无措,连忙去叫人,但最后也晚矣。

  听完孙氏的描述,郭嘉问道:“孙氏,当孙掌柜和无头尸体脚下窜出火光和黑烟时,你可闻到刺鼻的硫磺的气味?”

  孙氏回忆了一下,立即点点头,道:“的确樱”

  萧锐则问道:“你刚刚,你夫君被无头尸体抱住,无法动弹,甚至身体起火后,也只能大叫,不能动弹?”

  “对对,那具无头尸体勒得太紧。”孙氏擦着眼睛,哭诉道。

  萧锐和郭嘉对视一眼,看来死者是被人下药了,所以不能动弹,怎么可能是无头尸体勒得太紧。另外,两人脚下的火焰必然是火药点燃所致,相信两人身上也有易燃的东西,所以才会烧的那么快。

  至于搞这一出,自然也是为了让孙氏亲眼所见,看到无头尸体杀饶假象,好造成更大的恐慌。

  但是,知道了凶手是怎么杀饶了,但凶手是谁,到底是什么意图,还是毫无头绪。

  “哦对了,你家夫君每年四月初四这一,会干什么?你对这一可有印象?”萧锐总是觉得这个日子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到是什么日子。

  而且刚刚在明文书塾时,那五名学子也回忆上,好像惨死的宋夫子每年这一段时间前后,都会休课,也不知去向!

  听到萧锐的询问,孙氏竟然没有犹豫,而是点零头!

看过《系统逼我做皇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