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枭雄录 > 第236章 林夫人
  革里眼见到混十万,异常高兴。

  “哈哈,老张,你来了,太棒了,我的婚仪上正缺一名主婚,你就送上门来了,谢谢你。”

  “艹,老贺,你挺发旺呀,还有心思娶媳妇。”

  “屁话,老子不定哪就饿死了,不娶白不娶。”

  革里眼对谭保也很热情,“谭兄弟,荥阳一别,你混得还不错吧,听你在高迎祥手下越来越出息了。”

  好在谭保和这种人打交道,也已经习惯了,无论他们嘴里的话有多尖刺,多出格,也都不以为怪,他嘿嘿一笑,冲着革里眼拱手施礼,“贺兄过奖了。”

  一行人在山洞里的石凳上坐下。

  革里眼问道:“谭保,听高闯王死的时候,是被剐了三千刀,是真的吗?”

  “嗯……是不是三千刀,我也没认真数,反正就是一刀刀地乱割呗,高闯王真是好样的,始终破口大骂,一句软乎话都没过,他可是下难寻的大英雄,大豪杰。”

  “我艹,保,高闯王受刑的时候,你在跟前吗?”

  “是啊,我们俩被捕后,一直在一起,他受刑我陪斩,当时……嘿嘿,实话话,我都吓得三魂出窍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不怕你们笑话,那副狼狈相,丢人现眼,我跟高闯王简直没法比……”

  “屁话,”革里眼斜了他一眼,“你跟高闯王能比吗?别你,混十万够牛逼的了,他能够得着高闯王的脚脖子么?嗤,撒泡尿照照……喂,你后来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是被莲花党的人救出来的。”

  “哦……不管怎么样,能活着就好啊。这年月,活下来不容易……”

  聊中,谭保发现,山洞里冷冷清清,有几个土匪在进进出出,抱柴扛草,个个衣衫褴褛,面有菜色,还有几个皮包骨头似的人,瑟缩在洞角里,有气无力。

  这与“娶亲”的喜庆,似乎有些画风不搭。

  混十万问道:“革里眼,你的婚宴,筹备得怎么样了?”

  “呸,还婚宴,老子糠糊湖都吃不上,哪里来的钱粮摆宴?你子这是讥讽我吗?”

  混十万也瞪起三角眼,“你个王鞍,难道老子来了,你给我喝西北风不成?”

  这是个令人莞尔的局面——婚礼,摆不起婚宴,还得让客人饿肚子。

  革里眼翻了翻老鼠眼,干脆不搭理混十万了。

  他转过身来,对谭保道:“老弟,我从来都很佩服你,从荥阳的时候就知道,你足智多谋,韬略过人……”

  谭保吓了一跳,我艹,他什么意思,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夸奖我?奶奶的,老话讲——无事献殷勤,非奸既是盗,革里眼个狗日的,冲我摊开笑脸,一准有事。

  “贺老兄,打住,你有什么事,需要谭某效劳,尽管直言好了。”

  “嘻嘻,你真是个聪明人,比那个混蛋张五强多了,而且识文断字,既儒雅又多才……是这样,你别害怕,这不是我马上要娶媳妇了么?”

  “怎么样?”谭保一阵紧张。

  “嘻嘻,起来有点麻烦,就是这个女人吧,她不怎么愿意。老是哭抹泪,不肯就范,还有两回差点一头撞死。这么着,你劝劝她,好好跟我成亲,日后亏待不了她。”

  谭保又无语了。

  抢来的女人,人家能愿意跟你成亲吗?

  这怎么劝?

  还日后亏待不了她……这话你自己信吗?你子眼下都不知道会不会饿死,还日后……这么不要脸的话,你得出口,我可不出口。

  这任务虽然难以完成,但是谭保倒是放了心,他没指派自己做更加离奇古怪的差使,谢谢地了。

  “贺兄,我试试吧,劝动劝不动,我可不敢保证,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你行,你一定校”

  谭保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我劝人家良家妇女给你当压寨夫人,实话这可是伤害理的缺德事情。标准的助纣为虐,要损寿的。

  可是,这份差使是推脱不掉的。

  革里眼这种人,活一算一,把脸一翻宰了你那是毫不眨眼。

  唉……

  硬着头皮,谭保来到山洞深处,一个幽深的支洞内,见到了被严密看押着的“新媳妇”。

  这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富家女,穿着缎子裙袍,肤色白晰,保养得很好,正躲在洞角上掩面哭泣。

  “你们出去。”谭保对看押士兵道。

  士兵们退出去,洞里只剩下了他和新媳妇两个人。

  谭保凑上前去,道:“大姐……”

  “滚,”

  那女人尖着嗓子嚷道。

  谭保不恼,在她跟前坐下来,慢条斯理地道:“大姐,你先别发火,我不是贺一龙队伍上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好,咱们随便聊聊吧。好吗?你再哭,也顶不了用。”

  妇人停止了哭泣,抹了把眼泪,却把头扭过去,不理会谭保。

  “大姐,你是哪里人,家住何处?”

  女人悠悠地叹了口气,“我……反正我也活不了了,不是撞死就是饿死,跟你也无妨,我是巡按御史林铭球的三姨太……”

  啊?

  谭保吃了一惊。

  他猛地从地上站起来。

  林铭球的三姨太……

  这事麻烦了。

  ……

  林铭球,此时任湖广巡按御史。

  明朝,巡抚为地方官,但是“巡按”是朝廷派出来监察地方军政事务的,职位不高,却有实权。拿林铭球来,目前对于湖广的军政事务都有指派发言权。

  革里眼真行啊,他怎么把御史大饶姨太太给劫来了,并且还要强逼成“压寨夫人”。

  此事要闹大了。

  谭保赶紧冲着妇人拱手施礼,“原来是林夫人,失敬失敬。这个……您怎么单独出来,被人给劫持了?”

  女人抬起眼来,奇怪地瞅着他,“你什么意思?”

  “不瞒夫人,我不是山上的草寇,我是从此路过,拜访故人,偶然来的。”

  “哦,这样啊,”女人有气无力地道:“也是命里有难,我随着林铭球前往谷城,本来好好的,随行的有三千兵马,可是我……”

  到这里,她眼里又涌出泪来。

  “……我想起附近有个亲戚,经年不见了,便想拐个弯儿,去看一眼,结果……结果竟然想不到……”

看过《明末枭雄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