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但是相思不相负 > 第三百三十章分明就是故意的

第三百三十章分明就是故意的

  黎煜文也没打算要一直关着两位公主。

  正好借机推掉镇北是要求,何乐而不为。

  他自然也知道孩子之所以没有,也和镇北的人无关。

  只是借了把手。

  欧婉妍自然也是知道自己定是中了计。

  不是宫的人就是外面那个人,除非是珍贵妃不想活命了。

  仔细想,珍贵妃有把柄在瑜王手里,量她也不敢。

  两位公主在宫里没受委屈,但也是挺憋屈。

  更重要的是摄政王居然亲自来开口求人。

  那也就意味这他十分的生气。

  两人踩着碎步跟在摄政王身后进府。

  欧溪仪是打心底的就怕这位摄政王。

  哪怕是他坐在那不话,骇饶气场就足以让人服软。

  欧溪仪心里也怕,这明显是要带去书房训斥她们。

  若是真的被摄政王怪罪下来,以后她回镇北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摄政王懒散靠坐在圈椅里蛊惑深邃眼眸停留在她们两人身上不语。

  她们两个心情也十分忐忑的站了快一柱香,荣明修也还没话。

  三个人都不话,显得书房里的氛围更加紧张。

  她们两个是没胆,好歹也是正统的皇家血脉,却被摄政王压得不敢喘气。

  摄政王不让她们走,谁也不敢先动。

  以他的脾性,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包括让他们死在异乡。

  欧溪仪实在站不住,忍不住偷偷动下双腿时候,摄政王终于大发慈悲开口了。

  “溪仪,你下去吧。”

  没被点到的欧婉妍浑身一个激灵,单单留下她心里的恐慌反而会放大。

  欧溪仪像是得救了那般,溜得比兔子还快,哪还有心思去管欧婉妍现在是什么处境。

  “坐。”荣明修眼神示意她身后的椅子。

  一个字就让她心头猛跳。

  以前是摸不清摄政王的心思,现在是连人都看不透。

  “可知是谁故意陷害于你?”

  欧婉妍眼眸微微放大,红唇微动:“知道。”

  荣明修把玩腰间的玉佩,继续问道:“你可知已经有人帮苏相思解毒了?”

  “怎可能解得开!那可是……”

  欧婉妍脱口而出打断荣明修的话,按照日子来算,苏相思确实应该毒发。

  她身后之人居然这么快就解毒了。

  不由得沉下心思来,镇北带来的毒药不可能就这般轻易解开。

  镇北擅用毒药的人都需要翻看许多书籍才能明白期中的关键。

  让苏相思吃下的毒药,知道的更没几个人。

  她赌,背后之人肯定没有彻底把毒解开,而只是压制毒性。

  荣明修白皙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可想明白了?”

  欧婉妍语气万般肯定:“季家。”

  整个京城,甚至整个下能和镇北想比拟的就是季家。

  没想到苏相思如此命好居然能攀上季家这颗大树。

  “苏晴是个不中用的迟早会坏事,聪明的人会把利益无限扩大。苏相思可比苏晴能耐不少,苏茗渊和瑜王几次暗亏都是和她有关。”

  荣明修掌握在手里的情报不多,但也足够他从中推敲出关键有用的情报。

  女子差点把丞相拉下来,能耐可非是胆大如此简单。

  “可是苏相思对我太过于冷淡,甚难结交。”她何尝不知道期中的道理。

  若能假意和苏相思结交,事情绝对事半功倍。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荣明秀嘴角往上扬眯着眼看她。

  欧婉妍是个聪明的,他带她来也是有作用。

  ――

  明辉收集情报的速度也逐渐加快,苏相思也大致掌握了镇北的大概情况。

  镇隆帝年岁高却没定下太子之位,也没有给哪位皇子特权处理奏章。

  朝廷上立太子的言论一比一高涨,

  倒是没人任何血亲的摄政王得以重用。

  这个做法让人匪夷所思,大好河山总不能全交到外姓人手里。

  也有人花高价买杀手要了摄政王的性命。只可惜摄政王的实力更强悍。

  镇北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地里的关系可比战周的还要错综复杂。

  “姐,有人找你,就在院子里。”宁婷婷忐忑声交代,都不敢靠近半步。

  姐的规矩,听竹院不准放只虫子进来,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意料之中,苏相思皱起眉头,不请自来的人她最讨厌。

  “就我没空见。”

  “可是……”宁婷婷犹豫咬住嘴唇,这下万分为难了,来的人不好推脱啊。

  见她为难,办事不利索的样子苏相思又多催促:“快去。”

  “不愧是你三妹的院子,虽然不大,但是别样有趣。没想到这果子长得比外面的还好。”

  “六公主你暂且休息,一会命人上些茶水来。估摸着三妹一会就会出来。”

  “也好,这葡萄架我看着倒是觉得有意思。”

  院子外清晰的两人对话传到苏相思的屋子里,听听自来熟的样子,真把听竹院当自己家了。

  “人家是身份是公主,我不敢硬拦着……”

  宁婷婷这个解释就太牵强了,她苏相思会怕这个公主的身份?

  “先别上茶,你去忙吧。”来了就算了,还敢坐她是葡萄架。

  那也别怪她不客气。

  两人坐在葡萄架下对苏相思的院子都看过了一圈,这主人还没出来。

  更过份的是,这么大个院子居然连个丫鬟的人影也不见。

  呆这么久,又了好些话早就口干舌燥。

  两人心里有气,偏偏只能忍着。难得进来,不能功亏一篑。

  苏相思这才气定神闲的出屋子,假意惊奇:“大姐姐和公主来怎么也不一声。我才好准备招待啊。”

  “本公主听你收藏的茶叶极好,早就想尝尝。这么唐突登门不打扰到你吧?”

  欧婉妍这意思不就是怪苏相思没有待客之道,也没有敬畏之心。

  丫鬟早早就去通报还不奉上一杯茶水,就是有意为之。

  苏相思想讥讽的话已经到嘴边,舌尖抵住牙齿又咽下去。

  “看我这记性,脑子都忙坏了。最是,葡萄架是最虫子的,两位还是不要久坐为好,免得虫子掉在身上招病。”

  苏晴和欧婉妍的脸色变得精彩纷呈,连忙起身做到外边的的竹椅上。

  苏相思这才满意接过松香的茶壶,倒出来的居然是清水。

  “两位来也不送张拜帖,我这也什么都没准备,就将就着喝吧。”

  欧婉妍的脸都快气得铁青了,赏赐快把库房堆满的听竹院居然连茶叶都没有,出来谁信。

  故意的!分明就是故意的!

看过《但是相思不相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