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但是相思不相负 > 第三百二十八章破事

第三百二十八章破事

  益安院的氛围此时有些微妙的尴尬。

  掐着手指头算,苏相思大概也有十来没有来请安。

  这都险些忘记了她这个祖母要长什么样。

  别她了,恐怕苏老也是过了十来才记得还有她这个三孙女。

  从上月底开始,苏老太太的娘家人方家,已经全部到京城。

  这可都得仰仗着方瀚棋能有这么大的出息。

  早在方瀚棋中榜时候,两位老太太早就忙着在京城里物色新的宅子。

  前前后后忙活了大半月也总算能搬进去,苏将军府这才算安静了。

  以后也算是能常见到娘家人了。

  苏相思端着茶水也不急着发话。她们主动叫她来,定是有事相求了。

  苏老还是那样穿得雍容有气派。

  头上戴的,身上穿的。每一样都是她那些孝子孝孙孝敬给。

  中秋阖家团聚赏月之时,各院子都给苏老太太送上东西以表意。

  样样值钱有面,就是没有一样是苏相思给的。

  “今日叫你来是要商量点事情,还有半月就是你生辰,可有打算?”

  苏相思这才缓缓回过神,十月底便是她的生辰了,她们还能好心帮忙筹备不成?

  “孙女想着不过是个生辰无需大费周章,全家人吃顿饭就好。”

  苏老太太无话可,她本就没把苏相思的生辰放在心上,今日叫她过来只是按规矩问声罢了。

  她不想过也正好顺了自己心里的意思,自己也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在不喜欢的孙女身上。

  祖孙两人干巴巴几句话便没了下文。

  直到苏相思离开了许久,苏老太太心里依旧是隔应得很。

  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就算自己想用心为苏相思操办生辰,她未必肯领情。

  现在已经算入秋已久,夏日的那股燥热早已被秋风吹散。

  此时的风还算凉快柔和,待到深冬时候这风如同刀子硬生生刮在脸上。

  主仆两人声着悄悄话,商量入秋了,营地里还缺什么东西给送去。

  沿着石子路走回去也没心思注意到四周,稍不留神就被撞了满怀。

  突然有个人撞上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撞得踉跄险些跌倒。

  松香反应及快,被撞到的那瞬间就把苏相思扶住身子。

  “都是我不好,急着给祖母去请安没注意到三妹。”

  苏晴也很快的抓住她的左边胳膊,暗中用力。

  左边胳膊传来的痛感让苏相思不耐烦用力挥开苏晴的手。

  真狠,这力道怕是会留下痕了。

  在苏晴明显探究的眼神中,苏相思扬扬嘴角。

  故意把左边胳膊动作流畅的用力甩几下:“大姐姐是祖母心尖宝,迟些请安也不会责怪,何必这般着急。

  苏晴狐疑的眼眸一直盯着她的动作,上前几部伸手就想碰苏相思的隔壁:“撞疼了吧,是我的错,帮你揉揉会好些。”

  巧妙的往后退两部错开她的手,有些好笑:“苏晴,我体力的毒还没发作,是不是觉得很失望?”

  苏晴脸上故意伪装起来的关心和善全部褪下,变成冷冰冰的眼眸,语气里也是万般的不客气。

  都翻脸比翻书还快,不就是这个样子。

  “此毒无解,你也得意不了多久。”

  苏晴嘴上逞能,但是心里底气不足依旧不敢直看苏相思。

  她嫉妒苏相思更有一部分的原因便是,苏相思只是安静的坐在某个角落都有很大的气场。

  举手投足间随性又不是气度,哪怕是她懒懒的靠在圈椅上都让人无法忽视。

  这是正经家姐的该有的气派,站在众多闺阁姐中,苏相思无疑是最耀眼的。

  穿得素净都会让人觉得舒服万分,要是再稍加打扮,无人能压过她的风头。

  她更讨厌的是苏相思现在笑盈盈的那张脸。

  满腔讥讽的话正要一股脑出来,清梅院的丫鬟慌里慌张赶过来,那样子是有仇人在后面追似的。

  “总算找到大姐了,快去大门看看吧。有人来闹事了,事情还不。”

  这话让苏晴满头雾水,出事?能出什么大事需要她出面?

  丫鬟急得额头都冒汗了,应该是什么大事才让她如此焦急。

  苏相思跟上苏晴的脚步,既然是热闹好戏,她去多看眼又何妨。

  她隐隐觉得,这次的事情肯定又能把大夫人赵氏气到晕倒。

  靠近府邸正门就隐约听见有姑娘的抽泣哭腔和百姓们窃窃私语。

  长得很是白净秀气,身形还是很纤细的姑娘一手抚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眼泪早就流了个满面。

  这场面可实实把苏晴给吓着了:“这位姑娘是发生了何事?”

  那姑娘看见苏晴好像看到希望般,眼眸夹着泪花和希翼护着身子心跪下:“我叫双儿,我肚子里怀的是茗渊的孩子。”

  大夫人赵氏前脚刚踏出门槛就听到这句话,震惊到腿软站不住。

  手指都止不住的颤抖,怒骂:“哪来的贱蹄子要把肚子里的野种栽给渊儿!”

  不管这孩子是不是真的,这个女人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胡言乱语,总之就是不能认下。

  否则她将会是全京城最大的笑柄。

  苏晴万万也没料到会是这样丢饶事,周边也早就占满百姓。

  让她羞愧得没脸继续呆在这。

  这女人也真是,何必这般出来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姑娘怕是搞错什么了吧?这罪名也不能随意乱扣啊。这让人误会了多不好,你还怀着身子,快些起来吧。”

  给旁边的护卫使个眼色:“还不快把这位姑娘送回家去,记得给她多买些补身子的东西。”

  双儿的目的没达到这哪肯走,她怀着身孕护卫也不敢用强硬的,这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可担当不起。

  护卫犹豫不已,只能耐心劝解。双儿则是只能泪流满面,可怜巴巴的望着苏晴。

  这事可不好办,接进府就意味着承认那肚子里的孩子是苏茗渊的。

  不做点表示的话,又要被百姓是心狠手辣,没有慈善之心。

  想来这个双儿已经在门前许久,这件事应该传遍整个京城了。

  苏晴心里恼火也只能忍着,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好口出恶言。

  双儿也是也有眼力见的,抽泣得嗓子都快哑了苏晴还没有动静起身就要往石阶上撞。

  “大夫人,我肚子里的可是你的亲孙子啊!既然茗渊不愿意承认我们母子两,那便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这……这要闹出人命这哪还得了!

  “快拦下她!”她也跟着着急跺脚。

  苏晴又是要忙着安抚已经气到心痛的母亲,又要随时注意双儿的情绪。

  这两边一闹,可把她气得脑子突突疼。

  “双儿姑娘,既然你执意肚子里孩子是哥哥的。你先进府来稍作休息,待我们调查了事情的原委再做定夺。”

  现在这混乱场面和事情也只能暂且这样决定了。

  苏相思笑得浑身舒爽,闹吧,尽管使劲的闹。

看过《但是相思不相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