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但是相思不相负 > 第三百章不妥
  宁婷婷觉得眼皮很重,脑袋昏沉不已,唇瓣干裂得难受。勉强睁开眼睛发现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外面的的雨势还没减弱。

  “松香姐姐,小姐呢?可原谅我了?”

  她依稀记得,跪在雨中体力不支晕倒了。那时候苏相思也没出来看过她一眼,心底冰凉不已。

  松香叹口气,把放温的药递给她:“你发烧,尽快喝了吧。小姐那边什么也没说。”

  宁婷婷只是觉得心灰意冷,好在苏相思没有狠心把她赶出去,只要还能留在听竹院就还有机会。

  白若还在苏相思的屋子里,心里忐忑不已。宁婷婷晕过去了,小姐都没有任何表示。

  “怎么?磨墨都不专心。”

  “是我分心了。”

  苏相思松松肩膀,桌上的信件已经处理大半了。

  “我留着宁婷婷还有别的用处,她给你受了委屈暂且先忍忍,会给你公道。”

  白若敛下眼眸:“是,我相信小姐。”

  她其实也没想到苏相思回帮她这么多,头一次碰上这样的主子。

  “我给你收拾好新的屋子了,以后不用和婷婷一起住。你先去厨房给聂永帮忙。”

  “多谢柳絮姐姐。”白若感激万分,小姐真的是考虑周全。平日里不爱说话,和大家的交谈也甚少,但也能感受到柳絮和松香其实处处都想着她。

  只是怕宁婷婷心里有妒意,才不得不算计于她。

  “小姐要的情报,锦绣已经送来了。”

  苏相思兴趣满满打开信封,看完寥寥无几的几个字,轻笑出声:“没想到二伯小小的官职还挺有钱。不知道二夫人知道了会不会把幽兰院给掀了。”

  ——

  黎涛满脸阴霾把桌上的书籍会挥打在地上,最近有人故意针对他的生意。难民每个城池都有,但是最严重的应该是琉城。

  可是他慢慢的发现这些难民总是去抢夺他名下铺子的东西,明显是故意为之。这些难民本是他故意安排去给黎余添堵,是有人指挥,他们不可能胡来。

  “主子,人带来了。”

  黎涛稳住情绪,摆手示意让人进来。

  身穿破烂衣袍,头发杂乱成一团,但是那双眼眸凌厉无比:“主子,事情已经有眉目了。那股难民并非是我的人,围剿了几次发现他们的武功也不弱。我们的兄弟甚至伤了好几个。”

  “和黎泽有没有关系?”

  这难民装扮的人回答得谨慎:“暂时还查不出和那位有关系。他在琉城也正因为这波难民头疼好几天。”

  “下去吧。继续查。”

  既不是黎泽的人,那还能有什么势力故意来找古缅部落的麻烦?

  古缅部落人多势强,别人是没有胆来轻易招惹。整个古缅部落都被他掌控住,居然有风吹草动能逃过了他的眼睛。

  难民天天闹,他心里不安,又无从下手。

  黎大伯怀里还是那两位娇媚姨娘,府里丝竹声起伏连绵,舞姬腰间的铃铛清脆作响。姨娘哄着他杯杯酒进肚,再说些软绵细语讨好的话,把他哄得轻飘飘。

  日子还是这样的日子,歌舞还是平日里的那些歌舞,他总觉得身子不大利索,请了几次大夫也没查出哪里不妥。

  琢磨着自己最近被黎涛带得精神有些紧张才会如此,也便没多管。

  “老爷好酒量,部落里无人能敌,在来一杯吧。”

  琉璃杯里满满的酒水送到他嘴边,张嘴便全部饮尽。时常喝的酒水顺着喉管流进肚子,开始还没什么不妥,没几秒后就觉得经脉微微涨疼,体内气血翻涌。

  黎大伯面色无异常,心里早就惊觉不妙,暗暗调动内力把这股异常强压下去。

  “行了,我累了。你们先下去。”

  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人时候终于忍不住嘴角溢出鲜血,黎大伯眼里尽是凌厉,到这个地步还说他身体无恙,那是万万不信的。

  居然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对他动手脚。

  “最近厨房可有新来的人?”

  管家躬身站在桌前,后背已经开始浸透冷汗。府里没有任何异常,今日却是觉得万般不安。

  “回主子的话,府里一切正常。”

  黎大伯重重冷哼出声,把管家吓得‘噗通’跪下。

  “还望主子点明。”

  “我的饮食,还有碗筷可有换新的?这些都经过谁的手里?平日茶水可还是过你的徒弟的手?酒窖可有人偷摸进去过?”

  黎大伯其实心里也没有底,能给他下毒的那必定是从饮食里下手。总要抓到那个人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哪里有解药。

  管家只觉得他的脑袋不保了,老爷这么问就说明已经有人这么做了。管理府邸几十年却没发现有可疑的人,这是活腻了。

  “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黎大伯手掌撑在扶手上想要站起来,发现自己身子虚得很。不想打草惊蛇,只能作罢。

  “去查,把府里所有人,最近做了什么,几时出府,或者和什么人见过面。都要查得仔细。”

  管家只觉得自己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换做往日,老爷问话答不上来,早就被痛骂重罚。

  “是。”

  “还有,去把刘大夫请来。”

  也不知道是何时对他下毒,若是早就下,他现在才发觉身子不妥。

  惊恐不安遍布了全身。

  季温打扮成小厮的样子住在族长府邸方便给黎族长医治,黎族长的毒,花精力根除了,以后也不能有半点武功。

  只是在这地盘划清严明的深山老林里,季温想要走动去找药也十分麻烦,这时候景九总算有用武之地。

  景九老实帮捣药,他是头次瞧见季温解毒,新鲜好奇得很。

  黎族长脸色青白痛苦,后背上早就布满银针。季温坐在矮椅上,手里还捧着医术,这个毒是似曾相识,但是每种毒素要解的法子都不一样,他只能慢慢尝试。

  也并非是他没把握,而是镇北个别部落是擅长可是各种毒药。随便两种药混在一起便是剧毒,要解也只有下毒之人才会解。

  稍稍用错药材,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季温缓缓被内力送到黎族长体内,让他调动内力在体内经脉游走。经脉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反而是后背扎针的地方疼得冷汗直冒。

  把症状认真记下,眼眸微微发沉,果然里面是藏了更深的毒素。

  “季神医,药已经煎好了。”

  季温点点头,今日施针的时辰也到了,每收一根针,黎族长就会咬牙闷哼一声。

  “明天无须施针,药方子我要重新写一张。黎族长还要撑住,过后会比今天更疼。”

  黎族长扯扯嘴角笑了笑:“无碍。”

  黎梦霏把药放下,眼神悄悄多看景九好几眼,可惜他依旧认真捣鼓药草未曾发觉。

  “刚刚收到的消息,大伯去请刘大夫了。”

  景九这才微微抬眸笑得幸灾乐祸:“终于发作了。”

  :。:

看过《但是相思不相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