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但是相思不相负 > 第两百四十九章小城翻篇

第两百四十九章小城翻篇

  苏相思站在窗口看聂永利落处理好鱼,动作娴熟又好看,不由得轻啧出声。

  聂永这才发现苏相思站在那:“厨房油烟大,小姐还是别靠近。”

  “今晚少做一道荤菜。”

  “为何?小姐可是肠胃不合?”聂永才来没几天还是能知道苏相思的胃口,菜量少样式多,基本还是能吃个八分。

  苏相思欲哭无泪吐出三个字:“我胖了。”

  聂永强压着笑意,嘴角忍不住上扬,但是眼里的笑意实在明显。

  结果晚饭时候还是把整条鱼给吃赶紧了。这不现在她扶着腰在院子里逛了好几圈消食,嘴里一直嘟囔。

  “今天不该吃这么多的,点心吃了,晚饭还吃这么多。”

  “小姐只是最近休息好了,气色看起来红润些罢了。”柳絮也觉得好笑,今早穿衣时候明明腰封还松了些。

  “小姐这样刚好,之前太瘦了反而没有美感。”宁婷婷都不得不承认苏相思确实美,是越看越让人心动的那种美。

  话是这么说,苏相思自认为不是贪吃的人,怎的快变成杨艺了。

  “今日给大姐姐送果酒,她可为难你了?”

  这话是对宁婷婷说的,好几个呼吸了才反应过来是和她说话,忙应道:“大小姐是收下了,倒也没说什么。”

  苏相思若有所思点点头,也不求苏晴能对她感恩戴德。

  今天出门放松了整天,现在回到屋子里面对几分情报要看完,心里有些些不开心,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宫里有消息了吗?”

  “午时刚送到。”

  接过来反复看了好几次,心里不得不惋惜又一条生命就这么没了。黎煜文登基这么久,宫里是有喜事,可从未有妃嫔能生下皇子。

  三个月前。

  云贵人是宫里的老人了,侍奉皇上多年。曾经也怀过身孕,不幸的是在御花园里散步意外摔倒没了孩子,把身子调养了许久,没想到又能遇喜了。

  早上众嫔妃照例到皇后宫里请安,正好皇上下了早朝。云贵人早膳就没多少胃口吃,此时脸色更是显得病态苍白,精神不济。

  大家恭维着皇后,讨好着皇上能多看自己一眼。只有她恍恍惚惚听不进大家都在聊什么。宫女换盏新茶时候,闻到茶味只觉得喉间难受想吐,也就一时没忍住,还顺带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

  身子本就虚弱,刚起身要请罪,便倒头晕了过去。这可把皇上皇后给吓住了,招呼着宫女赶紧去请太医。

  最后确诊出是喜脉,这可把皇上乐的。宫里许久没有这样的喜事。

  因为云贵人身子太弱,才怀上一个月,胎像还不算稳,还需要万分小心的调养。皇上的孩子自然很上心,内务府更是把最好的东西不断往那送。

  可见皇上有多重视此胎。甚至免了每日的请安,更不允许有人探望,只需好好养着身子。

  母凭子贵,皇上自然更喜欢多往云贵人殿里走动。加上云贵人都是温和的性子,皇上更有了抬她位份的想法。

  珍贵妃好歹也是恩宠不断,偏偏就是没有怀过一次身孕。虽说皇后娘娘也没有,但是小小的贵人接连有孕,心里实在不甘心。

  有孕的人吃穿用度都要格外的精细,伤及了胎儿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云贵人自有身孕一来,身子一直需要调养不能太过于劳累。

  三个月后太医说胎气已经稳定,偶尔还是需要外出多走动才有利。太医都这么说了,皇上又下特令。贵人每次出去都必须滴带上足够的人细心呵护着,不能出任何差错。

  出去几次都没事,反而觉得心里的郁结能舒缓不少。谁知道今日又出去的时候居然无缘无故的晕倒了,就下来便是孩子没了。

  这孩子没得蹊跷,太医还查不出原由。皇上都已经郁郁大半个月,每日除了去皇后那便是去云贵人那,其他妃嫔一律不见。孩子莫名其妙毫无征兆就这么没了,想往下查也没有什么线索,这就实在为难桂公公了。

  把伺候的丫鬟都审问了遍也没能问出有用的线索,每天顶着压力实在两头难。

  珍贵妃再气也懂得分寸,这个还是也不敢和皇上使小性子。她也半个多月没瞧见皇上了,即使去皇后那请安,皇上还避着她不见。倒是有些故意了。

  这妃嫔接一连二的不能生下孩子,宫里也有些难听的话传出来。这要是传得广,传得多了还是会毁了皇家的颜面。

  苏相思躺在床上翻了好几个身还是睡不着,云贵人小产的疑点,还有梁志义的阴谋一直在她脑子里挥散不去。

  景九只是偶然发现的异常就能牵扯出这些阴诡的事情,也不知道其他小城是否也有这样的情况。

  这样隐晦的事情他都能知道,那么他身后到底还有多少人?势力又是如何的庞大?

  最后头绪也没理清便沉沉睡去。

  小城近段时间是动荡不安,所有人提心吊胆生怕下个遭殃的人是自己。每天活在恐慌里的就是县令老爷。

  自从联系不到斌爷,他就一直心头不安,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心里的担忧果然没错,短短两天就遇刺三次,每次都是险象环生。

  联系不上斌爷,暗中盯着他的人居然也不见了。自己很有可能看不到第二天太阳,这么想着就偷偷收拾了银票,想要丢妻弃子保命要紧。

  逃出城外眼看就要能天高海阔任鸟飞,下一秒胸口传来痛感,一支羽箭已经扎进他胸口。有人摁住他的身子,还能感觉到匕首划过他的脖子。

  第二日训练队交接,看到县令尸体悬挂在城墙上,惊得说不出话。居然有人胆大包天把县令谋杀了。

  百姓倒是暗自高兴,这个狗贼县令总算遭到报应。在其位不谋其事,处处压榨百姓不说,还判怨案。早就盼着此人能下来,把县令位置让给副使。

  副使坐上县令位置之后雷厉风行,在面馆里搜出打包毒药,以谋害人命为由扣押掌柜,查封面馆。甚至推翻了几庄冤案。

  巡逻队更是把里外的人都换了一批人,夜里巡逻更尽职。也开始有了夜宵摊出来营业。

  更神奇的是,晚上再也没有听见有女子呼叫求救声。这一切进行的快很准,顺利得不可思议。

  丫鬟把小城里的事一一说给迎夏听,她打量着自己新染的嫣红指甲,不以为然道:“先让他得意几天。”

  :。:

看过《但是相思不相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