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但是相思不相负 > 第七十三章瞒着她

第七十三章瞒着她

  苏相思刚拔出银针,本该昏迷的李念年猛的睁开眼,一掌就把苏相思打飞撞到墙上。苏相思感觉到肋骨已经断了,一口鲜血喷出染红胸口的衣襟。李念年眼眸猩红发狠,指甲突然疯狂生长,癫狂仰头嘶吼。季温试图飞针控制住他,也被他一掌挥飞打翻到底昏迷不醒。

  只要一动身体,苏相思就会痛苦倒地,能清晰感受到身体每一寸疼痛。只能眼睁睁看着发狂的李念年逼近。

  李念年站在她跟前,毫不犹豫用尖锐发黑的指甲穿插进她的胸口。苏相思痛彻闷哼一声,身子瘫软,生命迹象开始流失,瞳孔放大。

  就在李念年要把她的四肢卸下时候,苏相思惊醒猛地坐起微微喘气,身上全是冷汗,环顾四周还是在山洞里,她在奶妈的床上,八面纯色屏风隔开。

  “怎么了?做噩梦了?”慕锦尘听见细小的动静,进来看到她没回魂的样子,擦干她额头的汗。

  苏相思摇头顺势靠在他肩头:“无厘头的梦罢了,我怎么睡在这?”

  “才睡了一个半时辰,继续睡会?”奶妈起得早,慕锦尘怕她睡得不安稳便抱回床上。

  苏相思扁扁嘴巴,肚子传来不和谐的声响。

  慕锦尘闷笑出声:“起来吧,桃桃煮好海鲜粥了。”

  这时候她才闻到空中一股鲜味,肠胃反应更明显,心里又开始琢磨,要不把桃桃安排进锦绣。

  先给沉睡的李念年的把过脉观察一番,一整夜轮流施针保住筋脉,只是这皮肤……还黑得跟煤炭一样。

  用过鲜味十足的海鲜粥,在床边对着李念年嘟嘟囔囔把桃桃夸了一番才到小厨房里和季温配药。

  四个小炉上的药罐子咕噜咕噜冒泡,一旁摆四碗熬好的药汁,还有一碗从李念年身上新取的鲜血。

  把血液分四份各自倒进四碗药汁里,苏相思取过银针轻轻搅拌,让两种液体融合。不到半盏茶时间就发生变化,腥臭,黑红,失败了。

  季温淡定把四碗药倒掉,重新拿干净的小碗,把炉上的四种新药倒出来,苏相思正要把血液倒进去,被季温挡下。

  “出去,这个药毒性强,闻多了生不出孩子。”扬扬下颚让她出去。

  苏相思不甘,出去了就不能看到师傅怎么调解药,这些东西总是要瞒着她:“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慕锦车搂腰带出小隔间。

  挣扎无果,老实给李念年换银针。从第一次给李念年把脉开始,季温就瞒着她,中的什么毒,该如何解,会有什么现象都在隐瞒,连简单的试药都要避开她。

  绞尽了脑汁也没头绪为何季温这样做,说的不想让她接触毒医完全说不过去。

  “叶公子,念年身体是不是很糟糕?”

  桃桃声音拉回苏相思的神游,桃桃心里担心着病情,一整晚也没睡得多安稳。现在人又昏迷不醒,桃桃脸色已经疲倦不已。

  把情况告诉她只能多增烦恼,万一桃桃也倒下了又要多耗费精力。思忖了会轻声安慰她道:“别担心,师傅说没事,已经开始调解药了。你千万不能倒下,他还需要你照顾。”

  顿了顿,苏相思语调一转:“我的任务就是帮他解毒,可没有打算照顾他到痊愈。你要是也出了问题,就葬一起吧。”

  桃桃被苏相思调笑嗤笑一声,擦掉眼角泛出的泪花,重重点头。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难熬,一整天除了要给李念年换银针保住筋脉,苏相思把锦绣楼暗中是送来的杂症医书从头到尾认真看一遍还是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季温一直泡在小厨房里试药,光是血液就取了三次,匆匆用过晚饭又一头扎在小厨房里。季温在里边呆得越久,外边的人心里越不安。苏相思折扇有一下没一下轻扇也没能把沉闷的空气散走,精神上开始疲惫,就是睡不着。

  一夜过去了,季温终于出来。桃桃的心不由得跟着提起,一整晚的等待才配出来的解药。

  “这碗刚调好……不确定是否真的有效,但是他的情况已经拖不下去了,你们决定。”

  “用!”李随情不犹豫很干脆应道。不用就没有一线生机,用了还有可能。

  桃桃眼神坚定看向这碗药,心里已经祈祷千万遍。

  季温掰开他的下巴,一滴不漏全灌进喉间,至于有没有效果就看老天能不能开一次眼。

  药是喝进去了,等了一个时辰体内没有反应。

  等了三个时辰也没有反应。

  天色又渐黑了,李念年还是安静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反应,期间把过几次脉还是没有任何异象。季温也跟着沉下心,眼眸里闪烁不明的情绪,起身又回到小厨房里调配新的解药。等待了一天无果,大家都以为没用。

  因为李随情一直被瑜王监视不能待到他彻底解完毒,夜色黑下来也赶着回府。一切都放心交给季温。

  奶妈心疼他们,把铁栏里的石床收拾干净铺上被子让他们轮流休息。苏相思把完最后一次脉打算小睡一个时辰,头才刚沾到枕头就听见桃桃惊呼。

  “年念的皮肤慢慢褪下去了。”

  苏相思一个利索翻身下床,季温也从小隔间里出来,果然看到李念年炭黑的皮肤慢慢褪下。季温把过脉眼里划过一丝松懈:“暂时没用性命之忧,我重新开副药一个时辰让他喝一次。”

  确认无碍苏相思总算睡了个安稳觉,现在就差李念年能尽快清醒过来。

  李念年感觉躺了很久,全身发麻不舒服。想动动手臂有东西压住,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桃桃趴在床边的侧颜,眼下全是乌青。

  抽出自己的手想扶上她的脸颊,动作太大不小心把桃桃动醒。

  “念年,你总算醒了。哎——”桃桃模糊睁开眼看到李念年醒过来,太高兴忘记自己还半趴在床边还麻着半边身子,一起身就瘫软扑在他身上。

  李念年借机搂住桃桃的腰身:“小心。”

  “快松手,你还病着。”桃桃脸颊上飞起两抹可以的绯红,不敢直视李念年眼里浅浅的笑意。

  “刚醒就有时间打情骂俏,看来身体是没什么问题了。”

  听见季温戏谑声音,桃桃用力推开李念年脸上红透和烫熟的虾子小跑进小隔间里。看到苏相思在里面摇着扇子熬药,更不敢看苏相思半分。

  就连苏相思和她唠家常,支支吾吾回到得心不在焉,眼神还一直往外飘。

  苏相思抿嘴轻笑,恋爱中的人啊,自个也忍不住看一眼气度不凡的慕锦尘。

  ‘怎么了?’慕锦尘扬眉。

  ‘无事。’苏相思嘴角上翘。

  :。:

看过《但是相思不相负》的书友还喜欢